心里着急

2016-03-06 15:57:11   阅读:106次   作者:何卫中   来源:生命季刊

 使徒保罗第二次外出布道的时候,带着西拉和提摩太,在欧洲各地布道,成绩斐然,有许多敬虔的希利尼人和尊贵的妇女归信了主。但却遭受不信的犹太人心里忌妒,招聚了些市井匪类,搭夥成群,耸动合城的人来逼迫保罗。弟兄们为了保罗的安全的缘故,只好将他送到雅典,但西拉和提摩太仍留在庇哩亚。

保罗在雅典等候他们前来会合的时候,看见满城都是偶像,就“心里着急”。“心里着急”这个词在希腊原文圣经只用过4次∶即使徒行传15章39节译作“起了争论”;使徒行传17章16节译为“心里着急”;哥林多前书13章5节译作“发怒”;希伯来书10章24节译作“激发”。在这4次看来似乎很不同的翻译中,我们可以发现这个希腊文动词均蕴含着一股情感上深刻的感受及反应。那么保罗为何因整个雅典城充满偶像而心里着急呢?

一、因他看到神的荣耀被人手所造的木头及石像所夺取,人们将赞美及感恩转给偶像,却不认识一切美事的真正源头;神不再被视为神,得不到当得的荣耀。保罗想到神的荣耀受亏损,他的心就着急起来。今天有多少信徒关心神的荣耀呢?(大卫极关心神的荣耀。见撒母耳记上17:26-49)。

二、因他看到近百万的雅典人民,将他们的盼望寄托在人手所造的偶像身上,但等待他们却是神的审判及没有基督的永远失丧,这就激发保罗要向他们传福音的心。

三、因他看到撒旦的权势在雅典人身上的捆绑,就如他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所说∶“这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哥林多后书4:4)。保罗为撒旦的诡计忿怒,为无知的雅典人着急,因此激发起向雅典人传福音的决心。现在我们来看看雅典在当时的真相∶雅典在罗马帝国时代并不是一个重要的商业或政治中心,乃是一个著名的文化城,但其中充满偶像、神龛、祭坛。有人说,“雅典的神比人还多”,意思是说他们无所不拜、无神不拜。连不知其名的“神”,也要为他立碑、建坛,称之为“未识之神”。可见其迷信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雅典当时有两个著名的哲学派系(使徒行传17章18节),其一为依比古罗派,这一派不理会神是否存在,只关心人生如何享乐,是最现实的享乐主义者,即我们所说的“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享乐人生观,也是无神主义者。其二是斯多亚派,他们相信泛神论。凡事都有意义,因此造成什么都是神,是极端的迷信主义者,人生一切的祸福穷通全归咎于神,因此就造成无所不拜,无神不拜的地步。

雅典城中其余的人似乎都是学者,人人都有自成一派的学说,他们认为学术自由,故“将新闻说说听听”(使徒行传17:21),也可发表言论,即使是谬论,也大有人听。一个如此荒谬绝伦的城市,保罗如何不为它焦急呢?在如此情形之下,保罗传了一篇铿锵有力的信息;是在雅典著名的神庙亚略巴古当中所讲的。亚略巴古是雅典城中之一山,献与希腊神为圣地,雅典最高议会即于此举行,议会也因此山得名。保罗被带到此地要听他讲说新道(大概他们也想听听保罗这位外来的学者究竟有些什么新的学说)。保罗就趁此大好机会,也凭着极大的爱心和智慧,一针见血地指出雅典人虽满了智慧,又敬畏鬼神,但却不认识真神,他就把真神介绍给他们。他一方面指出希腊人全部哲学体系的虚空,然后从三个方面,很有把握地介绍他所认识的真神∶(一)神是万物的创造主,是万物一切的源头,不必人类给他什么,他反而将万物赏赐给人(使徒行传17:24-25)。(二)神是万物的护卫主,他创造万物,也护卫万物,我们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他手,我们不必顾虑什么(使徒行传17:26-29)。(三)神是公义的审判主,他已定了日期,要借着他所设立的人——耶稣,按公义审判天下,故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使徒行传17:30-31)。保罗并指出这样的一位神并不是空泛不可捉摸的,乃是借着他所设立的救主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给万人做了可信的凭据。

保罗这篇信息有三方面的结果∶(一)有讥诮的,即不信的(使徒行传17:32a);(二)有怀疑的——“我们再听你讲这个吧”(使徒行传17:32b);(三)有信从的——“但有几个人贴近他,信了主,其中有亚略巴古的丢尼修,并一个妇人名叫大马哩,还有别人一同信从。”(使徒行传17:34)

但愿我们有一颗爱人灵魂的心,好像保罗那般为失丧的灵魂着急!

上一篇:认识信望爱
下一篇:软弱与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