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奔天程

2016-03-06 16:26:30   阅读:140次   作者:多力   来源:生命季刊

 每一个基督徒在得救以后,按着神的救赎计划,就开始迈入了成圣的路程。从恩门起点,进入荣耀的实际,不是一蹴而就的,是要经过一段艰难的道路,这个道路,就是十字架窄路。主自己给我们树立了榜样,“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希伯来书12:2)。祂是由死亡得生命,由十架登宝座,由羞辱得荣耀的,这是神自己所定的属灵规律。主明说:“仆人不能大于主人,学生不能高过先生。(约13:16)”这成为牢不可破的属灵定律。

所有蒙恩人必须步主的脚踪行,神要按着每个圣徒行路的态度与果效,来论功过行奖惩。因此,每一个圣徒,都应当如同参加竞赛那样,力争上游,竭尽全力地奔跑前程。

“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斗拳,不像打空气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哥林多前书9:24-27)。”

“凡在军中当兵的,不将世务缠身,好叫那招他当兵的人喜悦。人若在场上比武,非按规矩,就不能得冠冕。(提摩太后书2:4-5)”

“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所以我们中间,凡是完全人总要存这样的心;若在什么事上存别样的心,神也必以此指示你们。(腓立比书3:13-15)”

可以从以上三处经文看出,使徒保罗奔跑天路的心志、态度与秘诀,这里归纳出几个方面的要点,愿训慰师亲自开启我们的眼睛,使我们从这些话语中,有所学习,有所领受。

一、争胜的心志

“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著奖赏。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哥林多前书9:24-26)。”

这几句话里面,闪烁着一种耀目的光芒。争胜的愿望是保罗奔跑天路的心志,他并以此劝勉众教会、众圣徒,应当同有这样的心志。这种心志是根源于因信而有的盼望。

哥林多前书15章是保罗有关复活的论述,那实在是一幅极美的图画,展示着无穷生命之异彩,使读者每读到这里,都被带入佳美的境界,如果不是出于天上的启示,谁能写出这样光辉的篇章?保罗之所以有那样坚强的心志,完全是由于他里面信心的眼睛,被圣灵开启了,使他凭信,看见了那复活荣耀的前景。这个前景,是圣灵以真确的异象启示出来的;这个异象,绝不是凭着肉眼能见到的海市蜃楼。“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能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林前2:11-12)

众所周知,人要成就任何一事,“心志”是首要的,它是取胜的重要动力,在天国的路途上,神虽然以白白之恩,为信祂的人开辟了恩典之路,但是从这个起点,通向得荣得赏这段路程,是须蒙恩者自己走的。当然,在行路中,神有祂的恩惠慈爱扶持,但行路者本身最起码必须有一个“心志”。可是这个“心志”未必是每个蒙恩者都有的。

我们曾听到过这一类的话:“我不指望头戴什么金冠冕,只要能在天堂看看门,也就可以了……”甚至有的信徒,在他们的眼中,神的应许,似乎都很渺茫,对“来世权能”毫无觉悟。竟有称为神名下的人,会有这样的想法:“来世的事,还无人看见,唯有现实是最有说服力的。”他们的眼睛,只注视到今生的事物,无怪乎世界与罪恶,对于他们,仍然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以致生活上和世人毫无二致,更无什么见证可言了。岂不知“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林前15:19)”

以上这些情形,虽说是心志问题,其根源,却在于信心。“因为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5:7); “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罗1:17)开始蒙恩得重生,是因着信;以后走上成圣之路,能得胜,以致得荣得赏,还得靠着信。信,是信神一切的话语和应许是真实可信的。唯有这样信的人,才谈得到“盼望”,由此才能构成取胜者所必有的“心志”。

“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林后4:16-18)

这段经文,显示出一个“觉悟来世权能者”心灵深处所涌出的美词,字字句句都充满复活生命的能力,这里反映出坚定的信心、盼望、勇敢和乐观,这就是保罗的人生观,也可以说就是他奔走天路心志的来由。原来他对比并权衡了“至暂至轻”与“极重无比”、“永远”这两者之间悬殊的价值,他昂然地宣告:“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啊!今生的一切,不过是至暂至轻的,荣与辱,得与失,在那“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的光中都显得黯然失色了!凡有这样觉悟的,还能无志于走上十字架的道路吗?

反过来说,救恩之路,果真有仅在天堂上“混得一席看门之地就够了”的可能吗?

请看主耶稣是怎样说的: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唯有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7:21)

“因为你们确实地知道,无论是淫乱的,是污秽的,是有贪心的,在基督和神的国里,都是无分的。”(弗5:5)

“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启3:15,16)

“因为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太22:14)

何等严肃的话语!看来只有两条路,不是得胜就是失败,得胜者得荣,失败者受损,失败者纵然不经地狱之火焚烧,也难免在黑暗中哀哭切齿,这是主亲口说的。哦!弟兄姐妹,当我们在路上心怀二意,徘徊顾盼的时候,就已经有失败的危险了。因为我们的仇敌魔鬼,常藉着体贴肉体、贪爱世界向我们进攻。那么,使我们胜过这些的,究竟是什么呢?

“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约一5:4)

由此看到,圣徒取胜的“心志”是取决于取胜的“信心”,正如迦勒与约书亚一样,当以色列民在旷野的路上,满怀疑虑埋怨、退后的时候,他们却因信“另有一个心志”,使他们迥别于那个悖逆世代的人,终得进入应许美地。

二、明确的目标与方向

“我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斗拳,不像打空气的。”“我只有一件事……向着标竿直跑。”

众所周知,无论是赛跑,是竞技,是行路,方向与目标必须明确,不能无的放矢;否则就不能达到目的。神让祂的得赎之民,在天路的跑道上,向着标竿前进。我们的标竿,是神应许的话,就是神的道,也是基督自己,因祂已经为我们从死里复活,升上高天,胜过了撒但、死亡和阴间,得着了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无不向祂屈膝。就是这位得胜了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做了教会的头,教会成了祂的身体,祂又是教会所等候的良人;有朝一日,祂将回来,迎娶祂的新娘。祂是众教会向往的目标,是众童女爱的中心,祂吸引着众人的脚步,向祂奔跑。

“愿你吸引我,我们就快跑跟随你。”(雅歌1:4)

这美丽的诗句,说出了爱慕良人的童女,何等渴慕追求她的“良人”,而且她懂得,要能快跑跟得上良人,力量还得来自良人自己的吸引;“良人”是她唯一的目标,祂全然可爱,且极富有吸引力。

基督是教会的唯一目标,是信徒路上的吸引力,若不是仰望主自己,行路难免失去方向;若不是靠主的灵扶持与吸引,也无人能走得上这条道路。由此可以看出“目标”的专一性、纯洁性,是十分重要的。旧约律法,虽有千条万句,律法的“总结”却是基督(参见罗10:4),“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是基督。”(西2:17)所以教会的主题,应只有一个,那就是基督,福音的中心也应只有一个,那就是基督,祂是神的代表,因为“神的奥秘,就是基督。”(西2:2)神愿意叫我们知道,“这奥秘……就是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西1:27)哦!这是那标竿的奇妙作用,基督要在我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祂不仅是客观的基督,祂也成了我们主观的生命与盼望。历世历代的得胜者,有谁不是靠着基督──我们“荣耀的盼望”而奔跑才不困倦、行走才不疲乏呢?

今日的教会中,人的倾向太多了,自己立的“标竿”太多了。多少人爱慕恩赐,胜过赐恩的主;多少人背离了真道,另传一个福音;多少人随着私意和偏见,在“生命之道”以外另生枝节,别有侧重与强调,用以代替“神的道理”(参见西1:25)去教导人;更有些人,在解经时,欢喜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凡此种种在这末世的时候,实在不能不发人深省。亲爱的弟兄姐妹,神为着祂的教会,在这条天路上,只树立一个标竿,那就是基督,祂等待着“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4:13)

三、十架窄路的内容与要求

在前面三段经文里,虽未明文提到“十字架”和“窄路”等字样,但实际上却十分具体地说明,主耶稣对门徒所说的那一项明白无误的要求:“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这里主说出了一条道路是他自己要走,而且跟从他的人也要走的,就是“十字架道路”。在这段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词,可以说是“十字架路”的内容、要求与关键,那就是“舍己”。

主是以毫不含糊、毫无通融的语气说的:“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意思就是说:要么不跟从我,要跟从我走这十架道路的就当舍己。“舍己”是背负十架的先决条件,没有讨价的余地。“舍己”顾名思义,就是舍弃自己,也可以说是拒绝自己,否定自己。不能舍己的,就谈不到背负十架。主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太7:13-14)”不肯舍己的人,也必走不上这条窄路。这条通向永生的窄路,也就是保罗勉励众教会,所应当竭力奔跑的那一条路。保罗著重提出几项奔跑争胜的要求与条件,这些要求总结起来,仍不过是“舍己”之涵义中的几个具体的方面而已。

1、不将世务缠身

“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凡在军中当兵的,不将世务缠身,好叫那招他当兵的人喜悦。人若在场上比武,非按规矩就不能得冠冕。(提摩太后书2:4-5)”

选民在神面前的地位,除了蒙召作子民外,又是耶和华的军队(参见出12:17)。旧约时代的选民,是今日教会的预表,我们这些本来不是子民的,因着耶稣基督的救赎,成了神的子民;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同时也是神的军队,元帅乃是基督,召我们当兵的就是祂。保罗勉励提摩太,让他知道自己不但是基督的一个士兵,而且要作一个精兵。“精兵”不是混在军中滥竽充数的,而是优秀的战士。当兵的怎样不将世务缠身,叫那召他当兵的人喜悦,我们在凡事上也当讨主的喜悦。因此,作为一个精兵,首先的一个要求,就是“不将世务缠身”。

一个士兵入伍,必须离开家庭和他一切的事务,来投入集体的军队生活,受着严格的训练,同时,也不能依己之所好,随心之所欲,必须严守军纪。所以保罗接着又用比喻说:“人在场上比武,非按规矩就不能得冠冕。”“规矩”就是法则,新约时代的教会,虽然在基督里已从旧约的律法中,得到了释放与自由,但是基督的律法(加6:2),这个重在精义的生命之法则,是更加坚强有力的,显示出神的真理、权能与永恒性,仍然要求着一切信从他的人,谨守遵行。

主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太6:24)曾有一个少年人来求问主,当作什么才能得永生的时候,主命他遵守诫命,他说:这些他都已遵守了,主说:“你若愿意作完全人,可去变卖你所有的……你还要来跟从我。(太19:16-21)”

有位弟兄说,“变卖所有”的意思,并非必须将身家财产和一切养生之物全部弄光,彻底破产,才配作个基督徒,从精意上理解,应是除去一切在主以外,会缠累我们心的东西,“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4:23)。我们应当承认,属地的吸引,对每个亚当的后裔来说,有着多么自然的权势。且不说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与今生的骄傲等等的诱惑,即使是最合法的人伦关系和情爱,在一定的情况下,都会占据我们的心,并从我们的心中夺去了主的地位。主说: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参见太10:37)。

或有人要问,主既然命令门徒要彼此相爱,“爱”是律法的总纲,又是主的命令;那么爱父母、爱儿女、爱人是人情、伦理之常,主命令我们孝敬父母,主岂能自相矛盾呢?不,决不。请注意这里两个字:“过于”。主乃是说,爱父母、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另一处记载主说:“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生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26,27) “你们无论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33)看见么?爱父母爱儿女爱……这都是最基本最合法的爱,但不能过于对主的爱;反之,主要求我们爱主,却当“胜过”这一切。

哦!祂实在是配得这样的爱。因为祂先爱我们,且为我们舍命!主对那少年人说:“你若愿意作完全人”,这是进一步要求。作为一个精兵必须不将世务缠身,好叫那召他当兵的人喜悦。一切合法的世务若在我们的心中高过了主的地位,构成了心中的缠累,就都会成了灵命的亏损和天路的障碍。“你还要来跟从我”,这是一条十架窄路,主呼唤着爱祂的人,跟从祂走。

2、攻克己身,叫身服我

“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哥林多前书9:25)

作为优秀的运动员,他们的身体,就是争取优胜的本钱,所以非常重视保养、锻炼,因此在生活上诸事都有节制,在功夫上勤学苦练,这一切都围绕著一个目标──争胜。

“诸事都有节制”谈何容易,必须恒常不懈地约束自己。他不仅在比赛前,起居饮食严加检点,即或平时,凡是有碍于身体、影响取胜的一切生活、饮食习惯都在禁戒之列。早年我认识一位老拳师的徒弟,他说他的师傅真了不起,数十年如一日,生活一贯是那么严谨,甚至每顿茶饭都有严格定量,无论食欲好坏、菜肴可口与否,都不能使他改变这个定量,他也很少参加宴会应酬,即或偶尔有之,当人劝他加餐时,他总是婉词拒绝。另外,每日练功则刻苦认真,无一间断。保罗说,这些人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争胜者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在日常的生活中节制与操练,是必须恒常付出代价;而我们却是得不能坏的冠冕。在属灵的生活中,节制也是圣灵的果子(参见加5:22,23),一个生活在新造里的人,应当有这方面的见证。而节制本身是一种操练,“攻克己身”乃是说明著一种属灵的操练。

“己身”即旧人肉体的代称,是与神为仇的,必须攻克它,攻克的秘诀在于舍己,而十字架是治死“己身”的有效兵器。凡是“原味尚存、香气未变”的人(参见耶48:11),是未曾经过十字架处理的。有位年长的弟兄说:“凡属于诱发肉体肥大的东西,你不能依从它,你越是依从它,它越是增生肥大,当你一再拒绝它时,它将如绝了生机的落叶渐渐地枯萎下去。”

是的,这条十架道路,实在是窄的,窄到一个地步,甚至于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要受到圣灵的管制,如此生活在圣灵管制里的人,必定是活在基督里、与神同行的得胜者。哦!世上的争胜者,无非是得那能坏的冠冕,而我们却是要得那不能坏的冠冕。十架道路虽窄,却是通向永生与荣耀的!哈利路亚!

四 奔走天路的态度与秘诀

1、虚心与努力

主耶稣在登山宝训的八福中,一开始便说:“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这不仅是代表着父神的爱子耶稣基督所发出的教训,同时也是祂宣布的一个应许。“虚心”是进入天国的一个重要条件,经上多处有骄傲与谦卑对比的警诫,然而骄傲往往以另一种形式来试探信徒,常被人忽略,那就是属灵的自得。

人往往会为自己曾经有过某种蒙恩的经历或者几次得胜的经历,做工的果效、亮光的领受等等而沾沾自喜,怡然自得,认为自己已经是很属灵、很完全了,因此就沉浸在自我欣赏中,以致灵程停滞不前,竟忘记了这一切蒙恩的经历,都是出于赐恩的神。

论到灵程与经历,保罗蒙恩堪称达到了高超的境界。他是神所特派的使徒,是划时代的先驱,按照神的计划,使福音传入外邦。他不但有过极不平凡的大马色经历,他更有过三层天的超然经历。可是他却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以得着我的。”这是保罗对自己的评价,也是他奔走天路的态度。他不认为自己是已经得着了,完全了,他没有“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罗12:3)。

弟兄姐妹,骄傲不仅使我们错误地“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而且还会欺骗我们到一个地步,“无有自己还以为有”(加6:3)。什么时候我们陷入了这种情形,什么时候就在天路的竞赛中,丧失了取胜的力量。请看保罗的态度,他说:“我乃是竭力追求。”是的,做一个得胜者进入荣耀的实际,绝非轻而易举的事,是需要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太11:12)而这个代价,既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也不是几次美好的经历就可以达到的,乃是要像保罗那样,恒常不懈地“竭力追求”直到路终为止。当他晚年自知将要被浇奠离世的日子到了,那时,他才坦然地唱出了胜利的凯歌:“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提后4:7-8)

2、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

“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著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这是保罗奔跑天路的秘诀。这个秘诀非常宝贵,是众信徒所应当效法的。愿训慰师解开祂话语,使我们更深地认识祂的旨意。现就几个方面来领会它的含义。

(1)向既往的世界与珍爱告别

“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着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3:7-8)

凡是留恋埃及的口味,回顾所多玛的家园,满足于肉体一切享乐的人,在天路的跑道上,都是抬不起脚步和踟蹰不前的。主耶稣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路9:62)早年一位神的老仆人,每当人们当着他的面提起他过去的地位和荣华富贵时,他那冷淡的反应,充分地表明他是一个与世界分别、被基督得着的人,显示出扶犁者勇往直前所特有的那种超脱形象。诚然,凡是觉悟了来世权能、以基督为至宝的人,埃及的味道,既往的矜夸,再也不能吸引他回头。

(2)忘记背后的失败,拒绝撒但的控告

当圣徒偶然被过犯所胜的时候,应当顺应里面恩膏的教训,圣灵的光照,及时悔改,再次靠主宝血洗净。圣徒对于罪,不能稍有半点容让。但即使如此,有时撒但仍然会来欺骗和控告我们。有位姐妹在她年轻时,撒但常抓住她一点失败的把柄来控告她,诸如一句错话,一个意念或态度说:“你如此软弱,走不上这条得胜之路了,你祷告认罪也是枉然的,神不会再悦纳你了。”致使她常在灰心丧志的光景中。但是她不甘心于这种光景,一再地挣扎。有一天圣灵在她里面,极其清晰柔和地向她解释这段经文:“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圣灵使她突然领悟了一个真理:“失败”已成了既往的事实,即使是前一分钟的,也已被时间的轮子推到背后去了!罪既已经过诚心悔改与对付,主宝血必定涂抹,因为“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一1:9)。感谢主,藉着这位慈悲忠信的大祭司,我们应当及时地恢复与神生命的联合。“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哦!我们如今仍然在基督里,在新造里活着,“失败”已成旧事,它完全与新造无关,旧事已过,已经过去了,已成了背后的了,一切背后的东西,尽管是前一分钟的失败,都不能阻碍此时此刻在基督里前进的脚步,“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你的眼目,要向前正看;你的眼睛,当向前直观。”(箴4:25)

赛场上运动员的眼目,既不能左顾右盼,更不能回首后看,即使地上有什么东西触痛了他的脚,也不容他停留下来去察寻,他的视线只有紧盯住前面的标竿,他的脚步只许一直奔前,此时他除了一个专一的目的之外,绝对无暇他顾。我们也当为“要得着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而奋力奔跑。

有人说:“在事奉的路上,追求得奖赏、得荣耀,属灵的境界未免太低了。”说这样话的人,属灵的境界似乎是很高,甚至比保罗还要高超。但是,弟兄姐妹,愿圣灵开启我们的心眼,使我们明白,这并不是保罗的境界问题。获得奖赏是神的心愿,是祂交付保罗宣扬的一个重要信息,其重要程度可以从下文看出,求神使我们领悟神的心意:“所以我们中间,凡是完全人总要存这样的心;若在什么事上存别样的心,神也必以此指示你们。”

“完全人”是神对祂选民一贯的要求,从第一代选民先祖亚伯拉罕开始。亚伯拉罕九十九岁的时候,耶和华向他显现,对他说:“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创17:1)到了选民出了埃及,将进迦南之前,神又藉着祂的仆人摩西,再次重申:“你要在耶和华你的神面前作完全人。”(申18:13)等到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来到地上的时候,祂又亲口告诫我们说:“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太5:48)

或有人觉得保罗说的“所以我们中间,凡是完全人”,似乎与前文有矛盾,因为他前面明明地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而这里怎么又说“我们中间凡是完全人”呢?实则并非矛盾。原来完全人是新造之人的形象,这个形象有神那样的完美,因“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4:24),凡是认识神的人,当承认在我们旧造的肉体中没有良善(罗7:18),因此,在亚当的生命中,就不可能有一个“完全人”。

然而要做完全人,是新人的意志,这个意志永远是与神的心意相一致的,也可以说,新人的意志,就是神的意志,因为神的生命,是在新人里面。没有一个经历重生得神生命的人不愿意做完全人的。不管他是多么软弱,他里面的那个新人,都有一个愿望要做完全人。所以使徒约翰说:“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因为他是由神生的”(约一3:9),这就是指“新造”的特性与意志说的。当我们在新造的光中自审的时候,我们能和大卫一同说:“我向你犯罪,唯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诗51:4)里面的人,是那样地甘心接受神的责备,服从神的判断,如此便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至得救”(林后7:10)。

“完全人”是良人的意中人,贞洁童女完美的形象(参见歌4:7,9),是教会应有的见证,是得胜者的指标,是每一个奔走天路者所当“竭力”追求的。到那日,这个完美的形象,必将在父神荣耀宝座前显露出来(参见启14:1-5,19:7,8)。为此保罗在这里说:“你们中间,凡是完全人,总要存这样的心。”意思就是说,凡是奔走天路、愿做夺取冠冕的得胜者,总要存这样的心。

“存这样的心”实在说来,乃是一个秘诀,取胜的秘诀。经中“凡是”、“总要”字样何等扎实毫不含糊,指明一切天路客都必须抓住这个秘诀,这个秘诀如同一个永恒不变的指南针,指引着航行者的方向。每当我们遇事“存别样的心”──或留连回顾,或贪恋世俗,或犹疑恐惧,或灰心丧志的时候,神都要以“这样的心”作为指针来指正我们,祂的指针总是指着一个方向──“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

原来“得奖赏”并不是我们这方面主动的,而是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们来得的,是神所命定的意旨,也是祂恳切的心愿。

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可曾在祂的恩光中,感受到祂是何等迫切地愿意我们得着祂所要我们得着的?祂那全备的救恩,不是只能救我们到一个仅仅得救的地步,祂为我们所存留的,乃是荣耀无比、全美的基业,祂愿意我们丰丰富富地进入祂的国!

我们的父神,在今天以百般的慈爱与忍耐,教导并扶持我们,除了慈悲忠信的大祭司基督坐在父的右边,为我们代求以外,并有圣灵住在我们里面,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祈祷,祂愿我们重看祂所要赐给我们“那上好的福份”。趁着今生,在这段一决胜负的路程上,竭力追求。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可曾想过,如果有人像以扫那样地说:“这长子的名分于我有什么益处呢?”(创25:32)那将是多么辜负主的爱、伤了神的心!

“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

“唯有那以力量束我的腰,使我行为完全的,祂是神”(诗1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