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与大事

2016-06-25 14:59:51   阅读:317次   作者:王明道   来源:王明道文库精选

 “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路十六章十节)。

  在一般人心中有一个极普遍的错误观念,就是他们认为只要大事作得好,小事是否作得好,并没有什么大关系。他们又认为只要不作大恶,有些小事虽然作得不很合理,并没有什么大害处。这种错误的观念实在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损害。因为一切的事都是由小事积累而成的。小事作不好的人决不会把大事作到好处。在小事上苟且不义的人,将来遇到适宜的机会,一定会作出大恶来。小事就是构成大事的材料,大事就是小事集合而成的。没有小事就没有大事。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建筑物,是由千万块微小的木材石块砖瓦合成。若没有那些微小的材料,就决不会有那一座雄壮伟大的建筑物。照样,一件大事的成功也是由于许多琐碎的小事集合而成,如果一个人在那些小事上都作得不好,如何能希望他成大事呢?成大事的种种资格都是由于小事上学习锻链出来的。一个人必须在小事上学会了忠心、殷勤、精细认真、坚忍、有恒、不因循敷衍、不有始无终、不见异思迁、不遇难而退,到了大事当前的时候,他才可以有一副好身手,好筋骨,去应付它们。我们的主所说的话真确极了,他说,“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任何人不能改变这个真理。

  从不好的一方面说,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人在小事上习惯了说谎欺骗,你能希望他在大事上诚实正直么?如果一个人在小事上习惯了苟且贪污,你能希望他在大事上清白廉洁么?在小事上喜爱占便宜取巧的人,有了机会作大事,必定舞弊营私。在同学当中总喜欢打别人一拳,踢别人一脚的学生,一旦成了人,一定会横行乡里,鱼肉四邻。在家庭中对父亲不孝的人,到社会里对朋友一定不义。结婚以前喜好玩弄异性的人,结婚以后对配偶一定不忠。在小事上虚伪,自私、贪婪、强暴、淫乱、放浪的人,在大事上一定不会诚实、慈受、清廉、温和、圣洁、端庄。要知道一个人的品格,只要留心他那微小的举止、动作、言谈、表情,对这个人便可以认识到八九成。主耶稣早就告诉了我们这个真理,“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

  一个敬虔有好品格的信徒从好的地步堕落下去,也是从小事上开始。他只要犯了一样小罪,如果不及早认罪悔改,不久他便逐渐的向罪恶里陷落下去。魔鬼不怕信徒不犯大罪,他只怕他们不犯小罪。他只要能诱惑他们去犯小罪,便不愁他们不犯大罪。很敬虔的圣徒只要发生一点疑惑、不信、贪心、淫念、嫉妒、仇恨、骄傲、诡诈,若不从速认罪悔改,不久他的心就越来越邪恶刚硬,他所犯的罪越来越增加,他与神也越来越疏远,他也越来越不愿意亲近敬畏神的人,至终他会完全离弃了神,去犯他以前决不信他能去犯的大罪。以色列人的第一个王扫罗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他在被神选立为王的时候是那样好,是那样具有多种美德。我们细读撒母耳上九章到十一章,便可以看见他是那样谦卑、顺命、忠于小事、勤苦耐劳、作事有恒、体念父母、心宽量大,以德报怨。他在那时真是一个标准的贤王。过了一些年以后,他因为犯了一两样罪,不急速悔改,反倒掩饰遮盖,便一直堕落下去,至终弄得妒贤嫉能,以怨报德,残害忠良,屠杀祭司,最后竟作了一件在神眼中大逆不道的事,去求交鬼的妇人为他招死人上来,结果不但丧命疆场,而且尸身被非利士人搜获,头被割下,尸首被钉在伯珊的城墙上。遭了最大的祸患,受了最大的羞辱。

  在夏天山洪暴发河水陡涨的时候,靠着两岸所筑的堤防,河水便不至泛滥为灾。但堤防上面偶然破了一个小孔,有少量的河水从孔中流出,乍看似乎没有多大的关系,过一两小时以后成为一个大的决口,已经不是人力所能防堵的。再过几个小时,滚滚的洪流都从河里流到地面,淹没了千万顷的良田,毁灭了无数量的财产。酿成这种大灾祸的起原,不过是一个极微小的决口。小事不是可怕的么?

  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在工作的时候偶不小心,擦伤了手上的一块皮肉,岂不是很平常的事么?但如果不立时涂上一些消毒剂,便会染上毒,以致到一个时候竟不得不割去一部分肢体,有时候竟会危害了性命。谁说小事没有大关系呢?

  我们常常看见可怕的火灾,几十甚至几百间房屋,在半日之内变成了废墟,巨万的财产顷刻之间化为灰烬,被灾及的居民丧失了他们一切所有的,过着极凄惨的生活。追溯这一场悲剧的发生,不过是一个人吸完了纸烟,把一个剩下的纸烟头随手一掷,正好落在几张烂纸上面,火燃着了烂纸接连着又燃着了别的东西,几个小时之间就成了不可扑灭的烈火。

  我们还常听见两族的械斗,几千个人加入了战争,死伤的数目到几百甚至几千。事过以后,详细调查一下启事的原因,不过是两个小孩子为一件玩物争吵,或是两个人为几句话冲突所引起。那件事的本身本来小得不值一提,可是双方因为一时的意气都不肯让步,结果竟演出死伤千百个人的悲剧。没有那一次小的争吵,就决不会有这次大的斗殴。小事岂可以忽略呢?

  再往大处说,就是两个国家两个民族中间的战争,也常是由于一件极小的误会或争端而引起的。结果不只两方的战争经年,兵连祸结,甚至许多的国家与民族都卷入了漩涡,弄得多少健儿曝骨沙场,多少有用的人成了残废,多少女子成为寡妇,多少孩童成为孤儿,多少财物化为灰烬,多少房屋变成废墟。如果事端才发生的时候,有一方面肯认错,肯退让,肯忍耐,又何至演出这样悲惨的结局呢?

  无论是个人,是家庭,是社会,是国家,是民族,一切的罪恶,灾祸,战争,冲突,都是从小事酿成大事,从极小不幸的开端,酿成极悲惨苦痛的结局。小的罪恶是多么可怕呀!只有明智的人能在祸患起始的时候便看出远处的那可怕的结局,因此战兢恐惧的设法消弥,大多数的人却都亳不在意,以为小事无关紧要。及至大错铸成,大祸临近的时候,想要挽救却已经来不及了。

  明白了这个真理,我们便应当每日每时存着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心情度生活,不敢在意念言语行为生活上有丝亳的错误过失。有时不幸犯了罪,就应当像堵河堤的决口那样紧急,像扑灭燃烧的房屋那样迫切,不容稍有迟缓的去应付它们,去消灭它们。不要存一点恶念,不要说一句不义的话语,不要作一件不合理的事,不要取一文不义的钱财,不要去一次不该去的地方,不要弄一次诡诈,不要带一次假面,不要行一次欺骗,不要施一次强暴,不要作一件不敢见神不敢见人的事,不要在别人心中留下一点不良的印象,不要使别人因你受一点亏损。我们应当怕犯小罪如同怕犯大罪一样,应当谨防小危险如同谨防大祸患一般。只有不犯小罪的人才能不犯大罪,只有谨防小危险的人才能不陷入大祸患。

  同时我们也不可忽略小本分,小工作,小善行。最小的工作也要殷勤尽忠,作得尽美尽善,像作一件最大的工作一样。有机会能为别人作一点小事,使别人得一点帮助,一点安慰,就要抓住这个机会,万不可轻易放过。世上的人注意我们所作的大事,所行的大善,但我们的主却注意我们所作的小事,所行的小善。我们的肉体总愿意作大事,被许多人看见,行大善,受许多人称赞,但我们的主却只看我们在小事上是否忠心。我们只要在小事上忠心,无论是否有机会能作大事,都必得他的称赞。但如果我们在小事上不忠心,无论我们在人面前有多么大的成就,在他面前我们仍不免受他的斥责。他的话实在说得清楚无比,“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将来在主的国里得大赏赐的人中间,一定有许多是我们决不会料到的人。他们在世上的时候是那样卑微、渺小、无才、少能,是那样不足引起人的注意和尊敬,但他们在主面前却实实在在的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和忠诚,把他们所领受的那一点恩赐都用上,把他们所能作的那一点事工都作成。他们的主要对他们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同时一定也有许多在教会中最露头角,最被众人尊敬推崇,被一般信徒看作“教会柱石”“天国伟人”的大人物,在主的面前不但得不着赏赐,而且要受他的责备。因为他们在世上所作的那一切事工并非出于忠诚和爱心, 乃是要藉此得人的称赞誉扬。人所要的是“大”,神所要的是“真”。

  我们并不反对圣徒为主作大事。我们的主曾对门徒说,“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十四章十二节)。如果我们忠心于小事,主到了他的时候给我们大事去作,我们应当欢喜着去领受,而且我们也必定作得好。但如果有人不忠心去作小事,只一心盼望去作大事,我们便不能不为他们担忧惧怕了。

  若要作一个在主面前蒙悦纳的人,就当存着忠心,去作一切摆在面前的本分和事工,不论是否有人知道,也不论是否能得人的酬报和称赞,更不要分析那件事工是大是小,是高是低。有本分就尽,有事工就作。肯负责任,肯出力气。为主的缘故去作一切别人不肯作不屑于作的小本分,小事工,这种人决不会不得主的尊重和称赞。

  神常常考验他所要重用的人。在他未曾交付他们大事以前,先把一些极微小,极卑贱,而且没有酬报的事工,放在他们面前。有些人眼中就未曾看见这些小事,还有些人不屑于作这种小事,他们希望作大事。还有些人懒惰不愿意多屈几次身。另外有些人想白白替别人劳苦费力,自己却什么报答也得不着,又何必费这种力呢?只有几少数的人不忽略小事,存心谦卑,不辞辛劳,也不问是否有酬报,看见有当作的事工,便肯屈身劳苦,殷勤去作,这种人便被神注意,被神验中,神也渐渐把大事托付他们。到了最后,神还要高举他们,使他们与基督一同施行审判,一同在他的国里掌权。至于那些不肯谦卑,不肯勤劳,作一点事就希望得酬报,一心希望为神作大事的人们,神就只好让他们作大梦了。

  美国一个伟大的黑人华盛顿卜克Booker T. Washington青年的时候,到一所大学校去,请求入学。同他会见的是一位校中的女职员,因为看见他的衣服褴褛,不肯收他。他独自坐在那里几个小时之久。那位女职员看见很感觉希奇,便告诉他说校中有一间屋子,需要人洗刷,问他能否作这件事。卜克喜欢极了。他殷勤洗濯地板,擦拭桌椅,把那间屋子清理得没有一点尘垢。过了一些时候,那位职员来到这间屋子里,拿出雪白的手帕擦拭桌椅,白手帕上竟没有一点污秽,便允许卜克入校读书。卜克看这件事为他一生中的快事。那个职员就是要藉着这件微小的工作试验一下华盛顿卜克的人品,看看他是否谦卑,是否殷勤,是否忠心于小事。如果他想“能否被收留还没有把握,谁甘心先作这种义务的苦工呢?”因此不肯打扫这间屋子,或是虽然打扫,却是草草了事,并不打扫得清清洁洁,请想那个职员能否收留他呢?这个在小事上忠心的青年人后来果真成就了大事,兴办了黑人的教育事业,不只得了千万黑人的爱戴,而且受到千万白人的尊敬。当他打扫那间会客室的时候,何尝想到那一件小的工作与他的前途有这样大的关系呢?

  神也是屡屡这样试验他的孩子们。他们请求入神的学校,受神的造就,希望将来为神作大事。神却叫他们去作那些最微小,最琐碎,最卑贱的事。可惜他们中间大多数的人都不肯去作这些最小的事工,因此也就不能被神收录,不能受神的造就,当然也就不能被神使用了。我国先哲的教训说,“行远必自迩,登高必自卑。”西方的俗语说,“不轻小事而后能成大事”。这些话都与主耶稣所给我们的教训互相契合。在这门宝贵的功课未曾学会以前,我们总不会在神面前有什么伟大成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