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公平的教训

2016-08-06 18:00:03   阅读:118次   作者:王明道   来源:王明道文库精选

  “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然而你们各人都当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一样,妻子也当敬重她的丈夫。”(以弗所书五章22节-33节)

  “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以弗所书六章1节-4节)

  “你们作仆人的,要惧怕战兢,用诚实的心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好像听从基督一般。不要只在眼前事奉,象是讨人喜欢的,要像基督的仆人,从心里遵行神的旨意,甘心侍奉,好像服侍主,不像服事人。因为晓得各人所行的善事,不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赏赐。你们作主人的待仆人也是一理,不要威吓他们,因为知道他们和你们同有一位主在天上,他并不偏待人。”(以弗所书六章5节-9节)

  读了以上所引的一段经文,我们可以看见圣经中所讲的教训真是十分的公平。因为它教导妻子如何待丈夫,也教导丈夫如何待妻子;教导子女如何待父母,也教导父母如何待子女;教导仆人如何待主人,也教导主人如何待仆人。人的教训常是只讲一方面。我们常听见的教训总是说,妻子应当顺服丈夫,儿女应当孝敬父母,仆人应当忠心侍奉主人。至于丈夫应当怎样疼爱妻子,父母应当怎样教育子女,主人应当怎样体恤仆人,便很少有人过问了。这样的教训太不公平,因为它把权利给了一方面,把义务给了另一方面。一方面只有得,没有给;另一方面只有给,没有得。那样的教训完全是袒护一方面,委屈另一方面。神是公平的神,他绝不作这样的事。他要两方面都尽义务,也都享权利;他要两方面都得,也要两方面都给。从这一点上,我们更看出来,圣经真是神所默示的。世上的书大多数都是男人写的,所以他们只教导女子顺服男子。“在家从父,出外从夫,无夫从子。”所谓“三从”的,完全是女子服从男子。他们却不好好讲一讲男子应当如何爱护女子。世上的书大多数都是成了年,作了父亲的人写的,所以他们只教训儿女孝敬父母,却不好好讲一讲,作父母的应当如何按着正道教养子女。世上的书大半都是作主人的人写的。所以他们只教训仆人应当怎样对主人忠心,却不好好讲一讲作主人的应当如何体恤仆人。不过我们也不能单单责备这些人不好。如果女子写书,她们也会同样的只提到男子应当尽的本分,却忽略了她们自己的本分。如果小孩子们书,他们一定只提到作父母的应当如何待儿女,却不提儿女应当如何待父母。如果作仆人的写书,他们一定只说主人应当体恤仆人,却不说仆人应当如何殷勤忠心为主人作工。人的常情都是只愿意别人好待自己,却不想到自己应当好待别人。他们的心既是这样想,当然他们所说的话和他们所讲的道理也是这样。虽然人的教训有时也略略提一点作丈夫的,作父母的,和作主人的,应当尽的本分,但不过是轻描淡写的提上几句,总不及教训妻子儿女和仆人的话那样多,那样有力。就因为这种只讲一面的教训普遍在各地,所以作妻子的,作儿女的,作仆人的,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受了多少痛苦,遭了多少压迫。神的教训便不是这样了。他教训两方面都应当尽自己的本分。自然两方面因为所站的地位不同,所以两方面当尽的责任不同,当作的事也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他们都应当用爱心待对方,都应当为对方设想,都应当为对方谋利益。神教训“作妻子的,应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这两句话似乎把妻子的地位降得很低,把妻子的权利剥夺净尽,但你再往下读的时候,你便看见丈夫的本分。“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这两句话使我们又看见丈夫应当给妻子的是怎样多。他们应当爱妻子如同基督爱教会。

  基督把自己的身体性命都为教会舍了,丈夫也应当爱妻子到这种地步。读过这句话,我们才晓得妻子的权利不但没有被剥夺净尽,而且她们实在得了最大的享受。妻子有妻子的本分,丈夫也有丈夫的本分。丈夫有丈夫的享受,妻子也有妻子的享受。神的教训最公平不过。他绝不偏袒任何一方面。他教训“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同时,他也教训“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这种教训真公平到极点。儿女诚然应当听从父母,孝敬父母,但父母也不可用不正当的态度待儿女,以致惹他们的气。许多作父母的对子女一味的高压,自己不高兴的时候,便拿子女作泄忿的工具,这是神所不许可的。神要责备惩治那些不孝父母的儿女,神也要责备惩治那些不按真理教养儿女的父母。他教训“作仆人的,要惧怕战兢,用诚实的心听从肉身的主人;”同时,他也教训“作主人的待仆人也是一理,不要威吓他们,因知道他们和你们同有一位主在天上,他并不偏待人。”这也是和上面同样公平的教训。仆人应当听从主人,忠心为主人作工,但主人也应当善待仆人,不可威吓他们,虐待他们。接着他又说明,在地上虽然有主仆的分别,在主面前大家却同是他的仆人;他是仆人的主,也是主人的主。人和人同处,如果都能照着这些教训去行,家庭中和社会里还能有什么纠纷和冲突?还能有什么争吵和战斗?还能有什么冤屈和不平?还能有什么反抗和报复?还能有什么离婚的案件?还能有什么流血的惨剧?可惜!可惜!人们不听从神的教训,以致本来可以像乐园一样的世界,竟被人弄得像苦海火坑一般!人们是多么愚昧阿!

  圣经中的教训是这样公平,是这样全备,是这样崇高,是这样佳美,不料竟会有人攻击圣经,和那些笃信圣经尊重圣经的人,说,“圣经是统治阶级和侵略者的工具。这般人利用圣经中的话,来欺骗那些弱小者和愚昧的人。他们利用圣经中的话,教训那些穷苦的人,应当忍耐,不可求出路,又教训那些受压迫的人,应当逆来顺受。”我见过一册刊物里,登载一篇攻击基督教的文字,里面就引用了这一段教训仆人的话。它说,“资本家利用圣经上的话,教训那些工人惧怕战兢,用诚实的心听从他们的主人,像听从基督一般。工人们受了这种欺骗,便一心一意的为资本家作牛马,不敢有丝毫的反抗。这足可以证明基督教是富人用以榨取穷人的工具。”真希奇!写那篇文字的人看圣经的时候不知道是怎样看的,不知道他是只看了一段教训仆人的话,没有再往下看那一段教训主人的话呢?还是他看了下面的话,却故意不提?如果他没有再往下看,只凭着他所看的两三句经文,便来反对圣经,他根本就不配引用圣经,更不配反对圣经。如果他看过了下面的那一段,却故意不提,单提出那段教训仆人的话来,藉此攻击圣经和信圣经的人,他便是存心不良,蓄意捣乱。这样公平的教训还有人出来攻击反对,究竟谁是欺骗人的?不用解说,便可以明白了。

  许多信徒在读这段经训的时候,有一个极大的错误,就是他们不注重神教训他们自己的那些话,却注重神教训对方的话。作妻子的不注重自己应当如何顺服丈夫,却注重丈夫应当如何爱妻子;作丈夫的也不注重自己应当如何爱妻子,却注重作妻子的应当如何顺服丈夫。作儿女的忽略了自己应当听从父母,孝敬父母,只知道要父母按着神的旨意待他们;作父母的忽略了自己应当作的事,一味的责备儿女,要他们服从,要他们孝敬。作仆人的不忠心工作,却对主人说,“我们两个人同有一位主在天上,你必须待我好;”作主人的不体恤仆人,却对仆人说,“你必须听从我,好像听从基督一般。你在我面前只有绝对的顺服。”每一个人都不尽自己的本分,却要求对方尽他的本分,结果必定要互相责难,互相攻击,互相指斥,互相怨恨,两方面中间于是弄出许多纠纷,许多冲突,再没有平安的日子了。神要我们读这段经训,不是这样读法。他要我们注重我们自己所应当作的那些事,对方应当作的事,留给对方去注重。作妻子的不必要求丈夫爱她,只要自己好好的顺服丈夫;作丈夫的也不必要求妻子顺服,只要自己好好的爱妻子;作儿女的只要自己尽孝,不必去过问父母待自己好不好;作父母的先按着神的旨意教养子女,以后再教训子女听命尽孝;仆人不必向主人有所希望,只要存心诚实,殷勤作工;作主人的先对仆人存怜悯体恤的心,顾念他们,爱护他们。如果大家都这样作,你必定会看见丈夫和妻子中间,父母与子女中间,主人和仆人中间,和和睦睦,泄泄融融,彼此相爱,彼此体恤,一同过着极快乐平安的日子。我国古人的教训也是说,“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己而后非诸人。”那就是说,自己先作好,再去希望别人作好,自己先没有错处,再去责备别人的错处。如果你还没有作好,却先希望别人作好,别人一定要质问你说,“你要我们作,你怎么不自己先作呢?”如果你还有错处,却去责备别人的错处,别人一定要讥诮你说,“你自己也有错处,还有脸面来责备我们么?你先去责备一下你自己罢!”一个人如果管理不了自己,他绝不会有权柄管理别人。你自己先作得好,先尽了自己的本分,就是不说什么话,你自己的榜样感动了别人,别人也会听你的话。如果你自己没有作好,没有尽你自己的本分,就是你说了再说,别人因为不佩服你,无论如何也不会听你的话;正如古人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每一个人最先应当注意的,不是教别人怎样去行,乃是教自己怎样去行。忽略了这一步,别的什么也不用希望了。那些不顺服丈夫,只要求丈夫的爱的妻子们,根本就不配得丈夫的爱。那些不爱妻子,只希望妻子顺服的丈夫们,根本就不配有顺服的妻子。那些不孝父母的儿女们,就不配有好父母。那些不按正道教养子女的父母们,就不配得儿女的孝敬。懒惰不诚实的仆人,就不配遇见慈爱的主人。不怜爱仆人的主人,就不配使用诚实尽忠的仆人。

  在教会中我们最常看见的一种情形,就是一个基督徒到另外一个基督徒家中去作仆人,他总是希望他的主人待他像自己的兄弟一样。在不信的人家中他倒肯殷勤作工,一到了信主的人家中,他便不这样了。他心里想,“主人是基督徒,我也是基督徒,我们两个人是弟兄。洗衣服的时候他应当帮助我洗,扫地的时候他应当帮助我扫,吃饭的时候我应当同他在一处吃,享受的时候我应当和他一同享受。他不这样作,便是没有爱弟兄的心,便不是好基督徒。”他却不想想,如果主人有时间去作这些事,何必再找他来,既给他饭吃,还给他工资呢?不错,信主的人在不信的人家中作工,你殷勤尽力,在信主的人家中作工,你应当更加殷勤尽力。我知道许多基督徒家中找工人的时候,不肯找信主的人,因为他们吃过这种苦。找来信主的人作工,不但事情没有作好,反倒常发怨言,到处述说他们的主人怎样没有爱心,怎样不像基督徒。请想谁肯花钱找这种麻烦呢?当然有许多作主人的基督徒对待仆人确是太缺少爱心,太不像基督徒的样式,这种人同样需要悔改。作主人的基督徒对待仆人,无论他们是否信主的,都应当宽大,都应当体恤,不要尽力使用他们,像使用机器一样。总要使他们有充足的休息,总要使他们吃得饱,穿得暖,使他们有些快乐,有些享受,使他们在主人的家里,好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这样的主人才配用好仆人,才能用得着好仆人。不过在基督徒主仆之间常弄出许多纠纷,说公道话,还是仆人方面的错处多。因为信主的主人待遇信主的仆人,绝不会比待遇不信主的仆人更严厉,更残忍,但信主的仆人在信主的主人家中作工,却常不如在不信主的人家里作得好。这就是因为他们先存了一个错误的思想,认为他们到了信主的人家中就应当多多享受,少作工。这种错误的思想是必须彻底改正的。

  圣经中的教训实在是最公平的教训,但读圣经的人的心若是不公平,这最公平的教训又有什么用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