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为我们预备的婚姻

2016-03-07 23:49:46   阅读:37次   作者:进进/锦云   来源:进进/锦云

锦云姊妹:

2014年1月4号在上帝的见证下,我们在主里成为一体,结为夫妻。神是我们的媒人,因我们本是过去截然不同的两个人,远远的地运行在各自生命的轨迹上,但神将我们连结在一起,我想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进进弟兄:

婚姻是神赐给人的祝福,圣经上旧约和新约多次提到“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二人成为一体”。神最能知道我们心里的需求,神能体会我们的孤独。所以祂看两个人比一个人好,于是亚当失去了自己的肋骨,但是换来了自己终生的伴侣。

一、恋爱前的婚姻观

进进:

我从小就受到了基督婚姻的教导。婚姻是两人在神面前立下的神圣、庄严的约定,所以基督徒的婚姻一辈子只能有一次。这是很好也是很正确的教导,但是却给我的心里留下了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一生中只能有一次,婚姻不是走路,走错了还能再回来,万一哪天我不小心选错了,那么我岂不痛苦一辈子。很多时候曾经想过,神是“耶和华以勒”的神,那么我的人生伴侣早已在祂手中。也多次憧憬与另一半相遇的情景,想到韩剧里的那些巧合与浪漫,时常把我自己也放到了韩剧那些情节里。但是理性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那么上帝给我预备的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如果是平平淡淡认识,迫不得已结婚,那肯定不是我想要的,也害怕这样的婚姻毁我一生。因此,“惧婚”的心理从那时候就开始了。虽然聚会的时候我口口声声跟别人讲自己的婚姻观,但是自己心理总是不敢去触碰“恋爱”这个东西,更不用说结婚。

锦云:

我出生在湖南农村的一个大家族,家里兄弟姐妹共四个,还有年迈的奶奶。爸妈都是农民,靠种田卖菜为生,一家人生活得非常窘迫,我从小成为家里的主要劳动力。由于自己过早地承担家里的重担,遭到了邻居和同龄人讥笑,从那时候心里开始非常地自卑。后来读完中专就出来打工,更是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价值,没有意义,没有方向的。我不知道我活着是为了什么。如果只是结婚生子再生老病死,我想那还不如不活。我总在想是不是我哪天死了会有人关注我一下,我发现我内心非常消极幽暗。所以从外出工作以来,我都是抱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在过我的所谓的人生。既然已经这么烂,就让它一直继续下去吧。以前的我,用好姐妹的话来说,我就是一个小太妹。各种吃喝玩乐,一到晚上就去各大KTV、酒吧、夜店活动,一晚上可以往返于三个酒吧,每晚至凌晨两三点才回家,过着堕落空虚的生活。我谈恋爱不是为了结婚,只是想填满自己内心的空虚。我不看重感情,也不看重身体的圣洁,放纵堕落。我以前觉得如果有一天我结了婚,对方出轨我能接受,我不相信爱情,是因为身边乱七八糟的各种情感堕落的事太多,见多了就对婚姻没有任何盼望。

认识上帝之后,我才明白我以前的生活是多么得罪神。林前3:16节:岂不知你们是神的殿,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吗?在我第一次尝试祷告的时候,圣灵光照我,让我看到我的污秽,看到我以前生活是如此堕落。就在那天晚上,我跪下来在神面前流泪认罪祷告,求主赦免我淫乱的罪,骄傲的罪,不认识神的罪。当我认罪祷告完之后,仿佛身上背负的千斤重担离开我,一下子我的心就释放了,那时候我才明白什么叫“罪得赦免”,才相信和明白约翰一书1:9节: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特别是后来听到牧师讲到福音书中行淫被捉的女人,我就明白自己得了多么大的赦罪之恩。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我铭记着主的话“从此不要再犯罪了”,开始了新的生命。

二、恋爱中心力交瘁,为婚姻受尽逼迫

进进:

2011年,我快要毕业了,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孤独,羡慕学校里走在一起的情侣们。我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我要自己主动去找人生的伴侣。但是,就像亚伯拉罕刚出本族本家一样,我不知道从何找起,而且“惧爱”的心理也一直敲打着我:万一不是上帝预备的怎么办?于是,在2011年大年初一的祷告中,我开始迫切向上帝祈求,并跟上帝提出了自己的“择偶标准”:1、有丰盛生命的基督徒;2、身高不低于1米65;3、长相良好。

有了这三个准则,我就开始了自己寻觅的过程。

2011年3月的时候,我就认识了一个女孩,她身高170,长相良好,但是她不是基督徒。去她家见过一面,第二天聊过一次,第三天她来找我一次,第四天表白,第五天升温,第六天热恋,第七天分手。分手的决定也是我痛苦地下了决心,因为她不是基督徒,而且她不愿意跟我信主。

2011年4月底,我认识了第二个女孩。这次我学乖了,接触了2个月确立了关系。她是基督徒,生命挺好,长相也可以,但是身高只有1米63。后来我发现这也不是神的预备,我们都很想继续地维持这段感情,但是总感觉越来越累,完全没有了恋爱中的甜蜜,后来也分手了。

经历了上面两段感情,我心理里很痛,但是心里越来越清晰,上面两段感情就像是神在磨练我一样,我要持守自己几个准则,并且不住地向神祈求。

2012年4月,我接触了第三个女孩,这是家里人给介绍的。她是跟我一个县城的,出身基督徒世家,身高170,双方父母都大力支持我们交往。但是我总觉得怪怪的,而且觉得她不是我的菜。就这样子草草了了我们聊个几个月,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经过了三次失败,我真的累了,而且我的父母也很着急了。有一次我相亲失败的路上,正好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给我下了最后通牒——年底必须找到女朋友,不然就完全听她安排。如果听她安排,我可能要辞去工作回老家。如果我回老家我能做什么工作呢?如果让我随便去个公司打杂,我真的找不到自己理想的工作,为了婚姻,放弃了事业,我的一辈子生活会怎样呢?每天晚上我都向主苦苦诉求:我相信你,而且我的所求看似也不是妄求,但是怎么总是不能找到自己的真爱的。心里总是有种感动,自己的准则不能变,哪怕再等几年,也不能放弃。

锦云:

我是我们家族的第一个基督徒。当家人听到我信耶稣了,他们第一反应是我在练FLG,说我走火入魔,用各种方法拦阻我,不让我信主。动员所有的亲戚朋友来劝我,父母甚至是哭着求我要我不要信主,也威胁我要跟我断绝关系,总之是软硬兼施。那时总是瞒着家人去教会聚会,害怕被他们撞见,从不在家人面前提我的基督信仰。回想起来,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走过来的。虽然家人是这样的阻拦,但我从未因为家人的阻拦而缺过聚会。神真是知道我的软弱,不知有多少次流泪为家人祷告,我常常跟神说:主啊,要是哪一天我的家人不再反对我信主该多好,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想肯定是神迹。

就这样信主二年后,到了2011年,我父母就疯狂地催逼我结婚。虽然我年纪不是很大,但因为农村结婚早,在老家同龄人小孩都两三岁了,再加上父母知道我还在信主,因为从信主以来到13年初我都是单身着,他们以为信耶稣是不结婚的,害怕得不得了,怕我嫁不出去。记得在2012年大年初一的那天清晨,我还没起床,我爸来到我床边,没说两句话他就跪在地下,对我说:我这一辈都没跟谁下跪过,我就给你下跪了。他求我要我赶快结婚,不要再信耶稣了。爸爸告诉我,我妈为我的事都要疯了,如果我还不结婚就要跟我同归于尽。当时我一句话都没说,因为说了他们也没办法明白,其实我在等待上帝为我安排一位弟兄。接着我妈妈疯狂地给我安排相亲,那时只要见一个不成,马上就有下一个。一两年下来,怕是相了十几二十个。其实我可以拒绝相亲,但我怕我爸妈受不了,我就答应相亲,但每一次相亲都是抓住机会向对方传福音。

在痛苦中,我只能祷告,跟主说:主啊,求你不要给我过于我所能承担的担子。在我担不起的时候,求你为我预备一位弟兄,不是我等待不了,而是我真的担心我父母,看到他们如此难过,我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有动摇过,是不是找一个非基督徒结婚、再把他发展成基督徒呢?但发现上帝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从试探中提拔出来。我觉得还可以的,对我不怎么来电;对我来电的,我不怎么喜欢;彼此有好感的,接触几天后发现价值观太不一样。这就是上帝的恩典。

三、迷惘中开道路,沙漠中开江河

进进:

就在2012年7月,我找到了恩光教会,找到了青年团契,看到了教会里这么多漂亮的姊妹,心力顿时充满了希望。但是刚到团契,对教会里姊妹不熟,而且自己也很内向,不知道怎么跟姊妹交流。如果行动太快,会不会被被人误认为“来团契动机不纯”;如果无动于衷,会不会“过了这村,没了这店”。

就在进退两难的时候,一天晚上收到了一个姊妹的群发短信,是一节经文。顿时感觉机会来了,于是赶紧回短信聊了几句。可惜那时候在加班,不能聊很多,但是感谢主,已经打开了“破口”。后来有一次周六下午,看到QQ群里的李巍弟兄发消息组织去爬山,但是没有告诉时间和集合地点。说来也怪,我那天真的好想爬山,但是找不到人,好想去,但是没有李巍弟兄的电话,不知道怎么加入“组织”。情急之下,想到锦云肯定有李巍弟兄的联系方式,可以通过它联系一下李巍。没想到锦云回复说她也去爬山,让我到了打她电话就可以了。面对这个意外收获,心里很激动。在爬山的过程中,跟锦云聊了一下,感觉她还不错。后来我又要去北京出差,正好有大把时间跟锦云聊天。于是,在这段时间跟她聊了很多,我们的关系就这样很平缓地开始了。

聊了二个月以后,我觉得应该进一步深入了。因此想进一步敞开,那天晚上聊到好晚,她也很真诚,把她那些她自己都觉得很羞辱的历史告诉了我,我顿时感觉心里很疼,原来她以前是这个样子。完全超出了我对她的想象,她说给我几天时间让我慎重选择,但是她会祷告,不强求我做什么事情。但是我无法释怀,她的过去是我最讨厌的女生的样子,那些坏毛病,在她身上通通都有。那几天晚上整夜做噩梦,我心里充满了挣扎,如果不接纳她,我心里很痛;接纳她,我心里也很痛。感谢主,透过流泪祷告,神让我看到了自己内心的骄傲。神让我看到我自己也仅仅是个罪人而已,总觉得自己各方面不错,所以就不能接纳别人不好的过去。神开始让我放下自己,单单仰望主。三天后,我拨通了她的电话……

过年回家,虽然那时候还没有跟她确立关系,但是心里很平安。我给了父母一个完美的答卷。给父母看了一下她的照片,父母很满意。在过年以后,2月23日,我跟她表白了。

锦云:

当我觉得实在没有太多盼望时,为自己这个身高苦恼时,上帝却将远在北方的一位弟兄空降到了恩光教会。(其实当时内心有一个祷告,希望上帝为我预备的那位弟兄愿意全然地接纳我,最好是胖一点的,北方的,我不喜欢南方的男生。)进进弟兄是12年7月来到青年团契,当时他实在是太内向,我也没有注意到他,只觉得这个弟兄好朴实。真正聊上是因为我在群发主内短信分享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回复了我。后来一起去爬岳麓山,才对他产生了好感。过不久他正好要出差去北京,在那半个月的时间里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聊天,就主动跟我聊QQ,然后就开始聊彼此的人生观、价值观,等等。在这种沟通中更加了解对方,欣赏对方,更重要的是跟他相处我内心非常的平安,没有任何的遐想和猜疑,就是以一种对待普通弟兄姊妹的心态去认识对方。

当时有几个姊妹知道我和进进在彼此了解中,她们就不断地为我们守望祷告。当我们这样了解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后,我们彼此心里都有一个感动,觉得到了要点破的时候了,不能这么暧昧下去。正当我在祷告的时候,进进就发来信息说:我们聊得也差不多了,到了要做决定的时候了,如果可以我们可以更深一些的了解。

于是在那天晚上我把我的过去全部告诉了他。我没有想到我会有那样的勇气,但上帝就这样奇妙地带领我。我也想过,如果我把我那些自己都觉得很羞辱的事告诉了他,他还会愿意接纳我吗?我有过害怕、担忧、无助。在我预备要把我的过去告诉他以先,其实我就已经多次跟主祷告,我哭着跟主说:主啊,如果我在基督里还不能得自由,那我没有地方可以得自由。如果我选择告诉进进,而进进不愿意接纳我,我也依然愿意这样做,因为这是上帝所喜悦的。我更相信如果这位弟兄真是上帝你为我预备的,无论怎样他都会在原处等待我;如果不是,即使我没有这样的过去,他也不会接纳我。

那天晚上我们聊到凌晨三点,他是一个很单纯的弟兄,的确当他听到我过去的一些经历时,他一下子接受不了,他又难过又疼,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说:我给他几天时间的安静,让他一个人好好想想。我们有三天的时间没有联系。在那几天里,上帝给我超乎想象的平安,我内心没有任何的不安、恐慌、担忧、猜疑,心里一个劲的赞美上帝。在那第二天的时候我下班走在道路上,我流着泪赞美上帝,心里有一个感动就觉得我跟进进是否能在一起,已经不再重要。在我赞美的时候,我瞬间感受到我跟耶稣的关系,是那样的甘甜、美妙,我内心满满的喜乐。

后来他跟我联系,也没有说愿意接纳我,而是说他愿意改变自己,请我为他祷告。我们又365体育官方一些深入的了解,了解到很多我那些不好的一面。比如说我的理财非常弱,甚至是一塌糊涂,还有我父母是近亲结婚,还有我的学历等等,这些都是他没有想到的。又籍着更深入的一些沟通,我看到进进真的是不看重我的外在,而是看重我在主里的重生和宝贵,在2月23日的时候,他跟我表白,他说他愿意全然地接纳我。

四、恋爱中互相搀扶,共同走向婚姻的殿堂

进进弟兄:

2013年4月,我们正式确立了关系不久,就在这时,公司突然派我驻外,驻外的地点暂定西安。我心里也很苦闷,好不容易找到个女朋友,难道又要分开?我们两个一次次地在神面前祷告,寻求神的旨意。我不想驻外,但是又不想离开公司,而且如果我派驻西安,一年只能回来2-3次。刚确立的关系马上要面对考验。最后,感谢主,神奇妙的安排让我去了广州,而且几乎每个月都能回长沙一次。

刚刚驻外,从技术的工作转为营销类的工作,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陌生的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多少次的挫折,多少次的失败,让我一个人难以承受,这时候我才体会到“妻子是丈夫的帮助者”。她电话中安慰我,鼓励我,让我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她。而且也改变了我很多的观念,我觉得自己成熟了很多,进步了很多。

在这一年里,我们经历了很多:去她家,我的父母来长沙,去她家办酒席,拍婚纱照,领结婚证,买房子、筹办长沙的婚礼等,没有一样不是上帝的看顾。我虽然不经常在长沙,看似没什么时间,但是每次都是神奇妙的安排,让我有事的时候正好因为工作的正当理由回到长沙。当一路走来,我才发现,上帝让我们分开是有道理的,神要通过驻外来改变我内向的性格,提高我做事的能力。如果我不离开长沙,一直在技术部那个封闭的环境,我不会成熟,不敢做决定。这么多的事情或许会使我茫然不知所措,而且天天封闭性的工作也不会让我有那么多时间来做这么多事情。比如12月下半月,公司派我到长沙代理商定点跟踪,不用去公司上班,天天在家几个电话搞定工作,因此我有很多地时间准备自己的婚礼。通过驻外,神让我有胆量、有能力去与她的家人沟通,神也让我更有时间来完成那么多的事情,真是神奇妙的大能。

锦云姊妹:

2013年3月份,我们在小羊团契宣布我们恋爱了,我们成为了恩光教会青年团契里内部消化的第一对恋人。刚恋爱进进就接到公司通知,要外派他一年去到外地。虽然很不舍,但我们也相信上帝的安排会是最好的。果不其然,后来进进安排在中南片区,回长沙的机会还蛮多。在分开的这段时间里,我真实地感到自己的自怜、猜疑、敏感、没有安全感、想掌控等等,这些罪让我痛苦不已。我总想让进进按着我的要求来对待我,当他达不到我想要的那个样子时,我就开始自怜,想掌控他,总觉得他没有给我足够的安全感。当我越是想要他按着我的方式来对待我的时候,我发现他偏偏跟我对着干。后来我明白神给我的一个功课是,让我自己先悔改而不去要求他。当我悔改后,我发现我不说他就突然变得非常爱我。上帝提醒我,没有谁可以满足谁的内心,唯有耶稣,永是耶稣。上帝调整我让我不要把进进当作我的偶像,要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学习无条件地爱他、信任他。感谢主的是进进他在情感上很有界限,他从不会纵容我的无理要求,而是帮助我走出来,我们也常常彼此代祷。

2013年11月份的时候我们决定2014年1月4号在恩光教会举行婚礼。在即将举行婚礼的前几天我觉得很大的争战,其中有一件最让我意想不到的事也发生了。举行婚礼前的几天时间里,进进的爸妈都来长沙,进进妈妈来到长沙后一直眉头紧锁,闷闷不乐。我问她什么原因,她也不愿意敞开,直到衡阳的阿姨(教会姊妹的妈妈)来到我们家,她才愿意跟阿姨敞开。到第二天吃中午的时候,进进妈妈说:锦云我要跟你敞开一件事。我说:没事,你说。妈妈说:

“其实我一直都对你不满意,从第一次来长沙下火车看到你的一剎那,我就心里一直不甘心。我不甘心我的儿子娶一个这样的媳妇,无论在任何一方面来说,我都觉得你配不上进进。你没有正式工作,没有学历,长得也不好看,除了身高好像没有什么令我满意的了。”

妈妈说:她知道她自己这样不对,但是她胜不过,她也非常的难受。当时对于我来说这真像是晴天霹雳,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进进妈妈晚上又聊了很多,说怕我以后去山东,山东的亲戚朋友会说闲话,会让他的家人没有面子。那天其实我也崩溃了。我趴在床上一直哭,我觉得自己好委屈,本来好不容易在上帝里面重新被建立的自信,突然一下被撒但的谎言所击倒。感谢上帝的是借着亲爱的姊妹们来帮助我陪伴我为我祷告,进进也是一直安慰我。

但在另外一边,我的家人却因为进进的出现,因为梦想看到我嫁人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所以他们答应我们在教会举行婚礼,也开始不再抵挡信仰。我在家人面前再聊起基督信仰时,他们第一次不再反对我信主了。

1月4号我们在恩光教会举行婚礼。婚礼全都是由弟兄姊妹一起帮助策划完成的,也是有许许多多的弟兄姊妹的祷告托起的。婚礼那天我们感觉到圣灵充满整个会堂,每个环节都有上帝的祝福和带领。婚礼结束后的几天里,一直陪伴进进妈妈的阿姨告诉我,妈妈说:她在婚礼上看到上帝的大能和上帝在我身上的作为;当她愿意真正地接纳我的时候,她看我无论哪个方面都非常好。年底回到山东,看到进进爸妈是这样地爱我,也从心里接纳了我。我心里充满感恩,上帝是何等奇妙,想到当初刘阿姨安慰我时所说的一句话,她说:“宝贝,上帝不会无缘无故给你这样的担子担,上帝知道你能挑这样的担子才给你。”更是想到如果是一个不信主的妈妈可怎么办,那她岂不是不满意我,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告诉我。想想何等大的恩典临到了我。

五、何等信实的主

“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二9)

进进弟兄:

一路走来,看到了神的大能。我也逐渐体会到神的真实和祂的信实。为了让雅各成熟,神把他放到舅舅家十几年;为了让约瑟担当大任,神让他经历了几年的奴隶生活;为了让摩西能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神让他旷野中牧羊40年。为了让我收获幸福的婚姻,神也让我在婚恋过程中经历神、亲近神,与神建立更美好的关系。也许神为我们预备的并不是我们自己所想象的那样,但却是最适合我们的,因为神的意念远远高过我们的意念。未婚的弟兄姊妹,真爱需要等待,我们一定要相信祂,依靠祂,向祂祈求,相信大家都能收获神所预备的另一半。

锦云姊妹:

现在回想上帝带领我走过的日子,我真的何等不配拥有一位这么好的弟兄。感谢上帝在这个时候给我婚姻,我知道早一点都不行,晚一点也不行。很多时候我们会问上帝,为什么还没遇到那位弟兄,但是上帝的意念真的高过我们的意念,上帝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最合适进入婚姻。有时真爱来的时候,并不是像我们想象得那么轰轰烈烈,而是那么的真实且满满的平安。当我们还在纠结是谁是谁的时候,也许他就在你的身边,并且比你自己所想要的更适合你。一位牧师说:婚姻不是从此以后白雪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浪漫的生活,而是“我”要死掉,“他”也要死掉。感谢上帝,靠着主,我们的老我一点一点地死,神的爱365体育官方地在我们中间彰显。也正因着彼此生命有棱角,我们可以365体育官方地来效法耶稣。我常常跟身边的朋友说:没有耶稣,我真的没法想象现在我会在哪里。感谢主医治了我,感谢主带领我进入婚姻。信实的主真的让我明白在人不行的,在神凡事都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