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与喜乐来自于祷告

2016-04-10 23:25:40   阅读:32次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主恩园地》的王玉莲姐妹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能为《主恩园地》投稿,其主题即祷告的震撼。说实话,这个主题对我来讲太大了,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写,况且我也确实不知道怎样算是震撼,因此我想我在这儿不谈什么震撼不震撼,我只就我个人在祷告中所得到的一些个感受与体会写个小小的见证。

  我与主耶稣无话不谈 他是我最亲密的朋友

  我今年46岁了,来自于中国大陆西安,1997年7月20日在主恩堂受洗归于主基督。凡是来自大陆像我这个年龄或年长的人都知道,什么是“早请示晚汇报”。说真的,当我成为基督徒后,对于天天要祷告要读经,是非常的不习惯,在我看来这就跟当年大陆文革时期的天天学毛选,向毛主席请示汇报一样。特别是大家在一起时的祷告,我不敢说别人是否出自真心的虔诚,但我自知我不是发自内心的虔诚,所以每当不得不开口祷告时就觉得特别的别扭,祷告时也语无伦次,也不知道应如何替自己祷告或替别人代祷,因此,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从不祷告,对于读经也是有一天没一天的。我对我自己这样说,只要我从心里真正信主耶稣就行了,不在乎形式,所以我只是在一些我自认为比较重大的事情上向主作祷告,但其祷告词也是极其简单。有时听人家的见证时,不仅没从中得到任何的启发,反而在心里不断地去论断别人,猜度人家是否是真实的。

  我这种心态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有一次因一件小事又跟先生闹矛盾了,事情的起因我已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当时我的态度很凶,以往我和先生吵嘴,总是先生让着我,连哄带劝,我也就气消了。这一次可不同,先生不仅没劝我,反而说我是小心眼,为一句话,一件小事就大动肝火,连儿子都批评说是我的不是。特别是先生的一句话:“你就这样做基督徒的吗?”噎得我半天无话可说。先生的这句话让我思考了好些日子:“做个基督徒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子?”这次我完完全全的来到主的面前,我跪在那里向主求问,一连几天我反反复复就问一句话,“我到底如何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不再是一碰就火冒三丈?我如何才能做个象样的基督徒,让他看见做基督徒的快乐及做基督徒后的改变呢?”当时我并没有得到任何答案,于是我又向主祷告求问说:“做基督徒就不能有喜怒哀乐吗?做基督徒就非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吗?甚至我是占理的,也不能发脾气吗?”我的这些疑问依然没有答案。

  虽然如此,我却变得很愿意来到主的面前,向祂祷告,向祂诉说我心中的一切烦恼,忧愁,当然也会将我心中的快乐之事告诉主耶稣。就这样主耶稣成了我个人的忠实听众,我常常向祂倾吐我所想的,并且无话不谈,不管有无答复,祂成了我心中最亲密的朋友。我的这种祷告有时是不拘形式的,而且是随时随地的,不过我那时候的祷告多数是“为什么?”而少之感谢与求帮助。总之,我开始喜欢祷告了,不再觉得是一种负担了,也不再认为这是一种形式了。慢慢地我发现我自己在改变,变得宽容了,变得不再一触即发了。虽然改变是缓慢的,是在不知不觉当中,特别是在祷告和每次与主耶稣的交流之后,是在主耶稣爱的环绕之中。虽然偶然地过去的“我”还会表现出来,但是主耶稣让我自己看见自己,从而使我在主面前谦卑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我的祷告也不再是以“为什么”为主题了,而是求主帮助改变我,主耶稣让我自己从祷告中找到了答案。那就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戒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爱人如己。这两条戒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马太福音22:37-40)。

  平安与喜乐来自于祷告

  2000年9月,我觅得一份工作,这是我来美国后的第一份工作,以前都因身份未解决而无法工作,可想而知当我获得这份工作后的心情,当时别提有多高兴了。然而此时病魔也同时向我袭来,当时主内有一些姐妹劝我放弃这份工作安心求医,但我不舍得放弃这样的机会,另一个原因就是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确诊是什么病。我祷告求神让我去工作,就这样我大约工作了半年左右。

  2001年的4月,我的病情突然恶化,致使我的两手手指不能自由屈伸,此时医生诊断说是硬皮病(Scleroderma)一种自免疫系统的疾病,目前医学尚且无能为力医治此病。当我从医学字典中得知此病的中文含意时,我就如五雷轰顶,我的情绪从巅峰落入谷底,我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就是求问神这是为什么?这种事为什么要轮到我身上?这时候我就觉得神好像离我而去,于是我决定回中国寻求祖国中医的医治。教会里众弟兄姐妹和牧师听到我的情况的都在为我祷告求主的医治。我在中国的半年里,病情在继续的恶化,很快硬化的皮肤上升到两臂和面部及大腿处,那时候别提我有多灰心丧气了。我的祷告变得更软弱无力,信心也不知跑到哪儿去了,总之我好像是彻底的被绊倒了。

  在中国待了半年,因我又是过敏体质,中医不仅也无法医治我,还常常使我因药物过敏而全身起疹子。从中国回来后,我一度不祷告不去教会也不读经,真有些心灰意冷,我在心里不停的与神抗议。主内的姐妹们对我很关心,特别是恩珠姐妹、岑袆姐妹、叶芳、邱叶、林芯、姚桂芝、露西(Lucy Chuo)等姐妹们时常来看我,打电话问候我,为我祷告,同时在生活上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主内许多弟兄姐妹也不断地为我祷告。主耶稣的爱通过弟兄姐妹们的祷告再一次的环绕着我,也再一次将我从深深的谷底引往那光明灿烂的原野。我又从新回到主的面前,并祷告求主在我软弱时赦免我,在我缺乏力气时加增力量给我。主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约翰福音15:5)基督是身体,我们是肢体,肢体一旦离开了身体就无用了,就废了就死了。

  祷告让我认识到,我不能离开主,我要回到主的身边去。就这样我又回到了教会,回到了主的事奉之工作中。主垂听了我的祷告,在诗班的练唱时间或星期天的献诗时候,我都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支撑着我,使我每每沉浸在那妙不可言的旋律当中,那赞美歌颂的诗句表达着我的心声,这不仅仅是我用口来颂赞我们的主,也是主用音乐在医治我。约伯说得好:“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我们往往在顺境中喜欢祷告赞美耶和华,但要在逆境中也能祷告赞美耶和华就不那么容易了。约伯的话让我再一次地看到我自己的骄傲和自私。现在我不再与主争辩,我真心诚意地顺服下来,虽然我不能明白主的全部意图及主要在我身上完成一个什么样的计划,但我已经不再有惧怕和抱怨,如果这就是主要我背的十字架,那么我愿意来为主背起这十字架。因此每次的祷告都让我从心底里感到从未有过的平安,每日的喜乐也源自于祷告当中。现在无论我做任何事情,我都求主加增力量给我,由于双手不便,特别是儿子去年上了大学,离家远,使我少了一个做家事及煮饭的帮手,自己又时常是力不从心,但我不再气馁,也不再消沉,因为主与我同在,祂给我平安和喜乐。#p#分页标题#e#

  例如在做每天的晚餐之前,我总是祷告求主帮助我能顺顺利利的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让我的先生回到家就有热饭菜能吃,当听到先生称赞饭菜香甜可口时,我就在心里感谢主所赐予的力量和技能。因为我们都是罪人,所以偶然地,过去的、旧的“我”还会回来捣乱,但靠着主的力量,我不再那么容易被打倒了。感谢主的恩惠与慈爱扶持着我。我也特别要感谢主恩堂的众弟兄姐妹为我在主前的代祷,感谢主的垂听。我在这里还要特别提出的就是感谢主赐我一个好丈夫,感谢丈夫对我的关爱与照顾。也求主能在不久的将来,使丈夫和我一起走主的路。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