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成长的挣扎

2016-04-10 23:58:13   阅读:110次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事奉的挣扎

  记得我在1987年神学毕业,开始踏足事奉工场。心内充满兴奋,也充满挣扎。兴奋的是终于可以结束神学生的生活,真正作一个传道人来事奉主。挣扎的是担心自己能否真正胜任,尤其是面对种种人的问题,自己成熟程度的问题,能否好好与人相处等问题。最后,我的选择是先往机构事奉,好让自己能吸收多些经验,实践自己的长处,也学习怎样与同工建立团队事奉,学习顺服与尽责等。结果,这两年的事奉带给我很多认同和肯定,由于同工大多数是姊妹,有时候她们都把我当作姊妹般来分享心事。另外,我也较清楚了解我的恩赐和长处是在教导方面,而弱点就是比较单纯和害怕面对冲突。而人际关系上,一向我都觉得不错。事实上,我与人的相处是不差的,我有很多朋友,也有不少要好的朋友,同工关系也很好。不过,可能就是自己一向以为强的地方,反而成为最大的盲点。

  不知道问题是什么

  1989年,我开始踏足牧会的行列。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教会种种人的问题。会众与会众,会众与传道人,会众与执事,以及传道人与执事之间的相处等,都需要很多的学习。在我牧会的阶段中,会众得到一定的喂养,人数也有增长。我以为牧会就是这样了,却忘记了自己成长的需要。起初,我开始听到一些会友对我有些微言,我有些不以为然,以为总会有些人不大喜欢你,任由他们讲罢。及后,这些声音开始越来越大,令我为之侧目,但当时我却不大接受这些说话,认为都是有些人的偏见。如有人会说:“叶先生,你好像有些主观……你不大接纳人家的意见……你不要走得这么快,恐怕教会追不上……事奉不可以心急,我觉得你很急进……你是不懂得听人说话的……”面对这些说话,实在有点儿难听进去。心中的挣扎是,我真是一个如他们所说的人吗?我想,我的问题是不知道自己的问题是什么。有时候,传道人会有些错误的超然自尊心。如:“我是神的仆人,神的仆人怎容许你随便批评?我只会向神交代,不必向你交代……”这就是我当时的心声,其实只是自己内心由于缺乏安全感的抗拒心理。事实上,我心中知道是有这些问题的。

  知道问题又如何

  在教会的第三年,心中产生了很大的无助感。虽然教会的事奉一直有明显的成绩,如会众的心火热为主,人数持续增长等。论牧会的表现,表面上是不错的,但却抹不去我心中的茫然感受。这时。我刻意寻找一些课程,想更深认识人的成长,想了解当中有什么创伤,会使人的心理停滞不前?我更想了解的就是,我可以做什么来使自己离开这种无助的光景?一般来说,男性都不懂也不想面对挫败,这样的人都是容易受伤的人,这时在我身上都可以找到这些影子。我心中很矛盾,想到知道了自己的问题又可以怎样?有什么出路?感谢主,当时有一位辅导员成为我很大的帮助。纵使他也觉得我不大愿意接受辅导,却是我人生成长路的转捩点。这时,不知怎样的产生了一个自我改变的强大动力。我不断地寻找一些有关自我改变的书籍、课程和材料,因为不想长期在成长中原地踏步,直到我找到一个进修的机会。

  真正的转变

  “我进修心理辅导,不是想辅导他人,而是想进一步认识自己,辅导自己,使自己成长。因为我觉得我有一些问题,不知道如何面对……我想,一个辅导员应该先让人辅导,是吗?”可能就是在面试时的这一番话,使我在1994年获得神学院的取录,得以进修辅导心理学,使我的生命产生重大的改变。这些改变不单是在知识上的,而是一种扎实的生活体验。要面对繁忙而沉重的功课,同时又要面对辅导实习及被专业的辅导员处理自己的生命,包括我的成长、家庭、性格及生活模式(Life Pattern)。对我而言,我发现原来影响自己最深的是我的生活模式。我的自我中心倾向原来是习惯把事情个人化(Personalized),就是把问题都自然的归到自己身上;或是自卑感导致一种莫名的自大心理。加上身为教牧同工,更有一种理应受到尊重和顺服的心态,忘记了属灵权柄是要建立在自己的谦卑服事上。我一向以为自己已经够谦卑,其实不是真正的谦卑。我一向以为己经够随和,但内心仍有很强的自我。可以说,经过这两年的学习,我认识自己的层次深入了很多,也更加有胆量去对付自己的缺点,甚至自己以为的长处。后来,我有机会全时间当心理辅导员。有不少受助者也是与我以往的问题相似,我便透过辅导对方的同时,更深的提醒自己,使自己继续成长。现在重返牧会的工场,回望自初出道至今已有十二年。我感恩的是有主不断的保守,在经历困难挫败时,不致全然跌倒,及有勇气迎向前面更丰盛的日子。

  总结

  男性的成长路是不易走的,作为传道人会更容易加上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自尊心。我们要了解的是这若是出于自己的自卑感,或是对牧会的恐惧和无助,便要快快面对,不可拖延,否则问题只会更趋严重及带来不必要的伤害。主永远会有恩典,让勇敢寻求祂及面对自己的人,不会空手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