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哲学和婚姻哲学

2016-04-11 00:04:29   阅读:21次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在座的各位,都是有一段辉煌的历史而来到Stanford(斯坦福大学)。Stanford又是各位更辉煌的人生下一段的起点。我同各位在某些方面类似,也是学业及其优异进大学,我去的是北大文科的状元系——国际经济。毕业后在联想计算机公司工作的时候,也有机会独当一面,收入也很不错。后来辞了职,用四个月时间准备出国,居然也就来到了Stanford。

  然而,我一直有两个问题始终不能得到答案:我要追求怎样的人生?婚姻对我的意义是什么?中国人常讲:修身,立命。又讲,成家,立业,治国,平天下。虽然这主要是对男性而言,我却也深浸于其中的教导。我成年后的经历可以说清晰地反映了对这两个问题答案的追寻。

  第一个问题:“要追求怎样一个人生呢?”因为自小学业优秀,所以一直认为事业成功是人生最重要的部份。大学以前认为应当认真学习,做个好学生;上了大学以后,发现要事业成功需要有更重要的训练,见识,礼仪,以及生活常识。工作以后,又发现为人处事,人际关系实在很要紧。因以前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和训练,有时在工作中与同事不能相处得很愉快,甚至有一次在办公室与人面对面地争吵起来。当时虽有一千个以为正确的理由,而且大部份同事表示同情支持,经理也没有责怪我,但有一点很清楚,我自己心里极为难过和尴尬。我当时问自己:“我一直认真勤奋、真心希望做好工作,但为什么和同事的合作如此困难呢?”我当时认为自己很倒霉,才会碰到那样的同事。

  在公司,在商界呆了三年,我自己分析形势,我认为商界中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涉及到人的直接利益:工作内容轻松与否,奖金,提升等等。人因此便不再有“温情脉脉的面纱”。同时,目睹92-94年间中国经济发展时出现的暴富者,我有一种特别的恐惧。我看到商界中金钱诱惑的可怕,当面对巨大数额的金钱的时候,我体会到“要不要损人利己、要不要钻空子”的选择,仿佛不再是理所当然、斩钉截铁的“不”,而只是一念之间。这样的分析后,我想我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改变自己,成为一个冷血、投机、金钱至上的人,以得成功,而且要学得越来越精明,以免成为利益之争的牺牲品;一是小心做人,持守一些基本原则,但求一份生活的保障,不再求什么事业成功。但我又发现,两条路我都不愿走,也不认为有可能把自己改变为这两种人中的任何一种。这也就是说,我发现事业的成功不能与人格理想相冲突。这是我1994年辞职的最根本原因。

  选择来美国很容易理解,选择念教育则是意外却又自然。首先,我本科念经济,但实际工作的体验让我无法对经济学理论研究产生热情。再者,我认为学校会是一个比商界要纯洁的地方,可以容我追求人格的理想和事业的成功。并且,我自己所经历的人际关系的挫败,我所看到周围朋友中人生原则和个人性格方面的问题以及对其生活造成的巨大影响,我认为在青年人形成其人生观的大学期间,大学教育应起到合适的作用。不仅让青年人学到知识和技能,而且更应该帮助青年人形成健康的人生观和为人处事的态度。我在申请Stanford的personal Statement中这样写:我追求成功的人生。一方面我尽我最大的努力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个具有优秀品格和杰出能力的人,另一方面我要帮助他人。

  成功的人有两类:杰出的领袖和学者。发展他们的潜力,贡献于这个社会知识的进步、和平、有建设意义的生活方式,普通民众致力于为他人带来生活的方便和愉快,尽力完成每日的工作,给家人、朋友、邻舍提供物质保障和精神快乐,过着平常的生活,但身体和思想都健康愉快。于是我来到Stanford——世界最好的教育研究院之一。

  然而过去的两年多却是一个及其挣扎的历程。我怀着理想来念教育,但我刚来就有这样的压力:教育学院的研究生(以及大多数人文科学)的工资比工科学生的工资要低相当数字,而且资助并无长期保障。虽然我直到去年一直有保障,我知道资助成为很多同学的巨大压力。而且,不断面临这样的问题:毕业后好找工作吗?薪水如何呢?更有劝告不断:你需及早申请绿卡,现在需要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这对我造成很大的困扰,我甚至考虑是否要去念商学院并回商界。我又问自己出国的选择,如果只是为金钱的保障和绿卡,我为何要来美国念书呢?我为何不留在国内赚钱然后移民来美国呢?我的人格理想呢?我的人生理想呢?我没有答案。于是同时进修经济学硕士,一方面是需要,另一方面也是拿来做万一之备,还可退回商界。似乎我兜了一个大圈子,又回到了原地,甚至更后退了。

  毕业一天天走近,我有极大的疑惑和恐慌。因为该拿的学位要拿到了,工作要找也可以找到,但是我却不知我到底要做什么?而且,更可怕的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追求事业的成功,成功的定义究竟是什么?名声吗?可是我看到太多的名人风光于人前,背后却是破碎的家庭,忙碌的日程和说不出的寂寞;金钱吗?在商界的经历让我得以结识很富有的人,似乎没有谁就因此满足快乐的。所以在我认识神、认识主耶稣以前,我一直不能找到自己人生的真正意义何在。

  感谢主,他用特别的方式带领我认识他,而这个特别的方式是藉着对我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婚姻对我的意义是什么?对我而言,婚姻的至美境界是:一对老年夫妇,白发苍苍,手挽手一起散步在黄昏的夕阳里。在他们身上,我看到的是一生的风雨与共,对彼此无法替代的相濡以沫的感情,安祥,温馨,实在。我看到的是“终身相托”的真实体现。然而,我一直不明白这背后的原因。爱情?但爱情是什么?这是一个谜,没有人给我一个完全的答案。因为没有答案,我没有信心交托自己到一个婚姻中,而且日渐发生的离婚、婚外情的泛滥更是让我怀疑婚姻的意义和一生承诺的美满婚姻的存在的可能性。于是,我选择了一条相反的路:我把自己的事业追求放在首位,我追求实现自己。然后我问,我能从婚姻中得到什么?我去选择怎样一个丈夫?商业的才能?智慧的头脑?风花雪月的情调?对我的执迷?然而,我却无法逃避一个问题,为什么他愿意同我在一起?我对于他的意义在哪里?我自己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答案让我自己意识到我的价值。然后我发现,在我要得到的时候,我并不快乐;而在我未得而失去的时候,我也不遗憾。而整个经历却是一个及其痛苦的折磨。因为要得到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个装饰豪华的“围城”,同时也看到一个理想的永久破灭;而在失去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生承诺竟会如此轻易来而又去,同时,寻找理想的机会却也失而复得。#p#分页标题#e#

  我意外地体会到两件事:一、我所经历的不快乐,在我自己这方面的原因恰恰是我不愿意交托自己,我抓住自己,生怕失掉;二、一个人会爱另一个人,是因为另一个人先爱。我模糊地,却也震惊地发现了一个悖论:要得便先付出,不付出不可能得着。这个悖论的发现震动了我对婚姻的根本看法,也震动了我为人处事的基本原则。我模糊地认识到,我需要对人生的意义、态度重新认识。我的寻求在耶稣里找到了全部的答案。我对于婚姻问题做过很长时间的思考,我也询问我所相识的已婚的好朋友的体会,我得到的都只是我早已明白的道理,比如尊重、容忍等等。我一个好朋友告诉我她对她丈夫的感情:她看到他痛苦的时候,她宁愿自己去担当那份痛苦。我非常受震动。但没有人能给我一个答案,告诉我婚姻的真正意义。直到我和一位牧师咨询婚姻问题之时,我不仅受到震动,而且找到了我一直所有的问题的答案。

  牧师告诉我,幸福婚姻的至美境界是婚姻中的双方能够将彼此生命中最美好的部份带出来并且成长,爱情是在婚姻中成长结果的。选择丈夫不是看他有多爱我,而是看他有多爱耶稣。我问:非基督徒中幸福的婚姻岂不是存在吗?牧师答道:很少。即使有,也是遵循基督徒婚姻原则的。而大多数的婚姻要么处在破碎的边缘,要么只是因为习惯和孩子的缘故而维持。我看着牧师夫妇的时候,我看到了我婚姻理想中的情景:白发的夫妇携手同行,温暖甜蜜。那不是能伪装的。这时候,我意识到,我对基督教以前的了解基本等于零。而我刚刚了解的点滴却与我一直的婚姻理想如此密合。我经历那么多挫折、痛苦所明白的悖论,神老早讲明白了。神对我来说似乎很陌生,但同时又如此熟悉,他老早明白我一直有的问题,而且他给我清楚的答案。正如罗马书1:19,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显明。创1:27说,神就照自己的形象造人。

  那我就从另一角度明白,为什么神对我其实如此熟悉?看到这样一丝亮光,感受到这种既熟悉又陌生的认识,我开始进一步了解神。在主内姊妹的鼓励下,我开始祷告,请求神,如果他愿意我认识他,请他带领。我重新参加团契活动,开始去教会。今年七月,我去了San Diego的退休会。我的第一个问题在耶稣里得到了完全的答案。我想做一个好人,如同大家一样。但我无法否认我身上太多的不完全:骄傲、嫉妒、不耐烦、缺乏同情心和怜悯心……我读到罗马书3:23:“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虽然我不喜欢“罪”这个字,但我无法否认自己的不完全。加拉太书5:22: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读到这里,我感慨,这真是我人格追求的具体描写,这真是一个完全的好人的状态。我真是很渴慕。

  然而,更进一步,极其抽象的爱的概念这样的被说明。罗马书5:8:唯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而且,耶稣用看似极软弱的方式来救赎我,在我还做罪人之时为我而死。我又一次震惊了。孔子尚且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自己曾清楚地这样写“应当以尊重和容忍的态度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然而神说要爱你的敌人,我以为这是不可能的,只有神才能做这样的事。保罗在罗马书7:18说: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7:21: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在我读这话的时候,我说这不正是在讲我吗?也在这个时候,我深刻明白自己的有限性,我深刻明白了一个字“救赎”。因为我自己不能够,我需要一个帮助,帮助我脱离嫉妒、骄傲,脱离我的不完全。在这个时候,我说,感谢神,耶稣已为我的罪而死,我可以靠他脱离罪和死的律。耶稣给了我一条路让我能够达到完全。

  神的话这样地指向我的内心,又指明我应当有的处事为人、婚姻的原则。我所追求的人格理想、婚姻理想与神要我们所做的人、要有的婚姻如此一致。我所经历极其痛苦、挫折而得到的点滴悖论,神早已讲明。林前1:25: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这时候,我对自己说,我不愿意再用一个七年的时间去学会又一条教训,因为我的生命没有多少个七年。我愿意让神作为人生的指引,因为他是真的道理。箴言1:7: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我于是信主。然后读经、祷告,参加查经班,教会活动,神对我两个问题的答案越来越清晰、完全。这是一个一生追求的过程,我现在有了引导。我愿意在这里与大家分享我现在对这两个问题的认识。圣经给了我清楚的答案。

  第一个问题: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耶和华是良善正直的,所以他必指引罪人走正路(诗篇25:8);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5:21);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拉太书2:20)。

  第二个问题:婚姻是神设立的圣洁制度。婚姻,人人都当尊重。我们在建立家庭中学习体会神的爱(希13:4);我们要将耶和华的美德和他的能力,并他奇妙的作为,述说给后代听(诗篇78:4);最基本原则,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变化,察验何为神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马书12:2)。而且很宝贵的是,我知道今后凡事主与我一同担当,一生承诺的婚姻和丰富成功的人生都在他的保守中。而且,罗8:37说,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得胜有余了。因为约16:33耶稣说,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

  感谢赞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