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苦境的甘甜与感恩

2016-04-14 16:44:27   阅读:154次   作者:李蕙   来源:李蕙

我叫李蕙,我先生李顺山,两个孩子静远静嘉。我要分享的是我生命中的一段经历。2008年10月我被诊断为癌症,从那时到2009年末,先后动了几次手术,做了化疗和生物治疗,目前只要在家每天吃药吃几年,每两个月看一次医生就行了。

在我刚得知生病不久的第一次分享曾经提过:当你突遇苦难,不要去问神为什么,更不能埋怨神。就像大卫所说的,“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语。”神对我一生的美好计划,是要我自己去经历的。记得第一次去医院化疗,刚上高速公路不久,惊见一道彩虹挂在天上。我立刻想起神与挪亚所立的彩虹之约:他不再用洪水惩罚人类。那天早上也好像神借着彩虹对我说话:孩子,不要害怕,你会好的,今后,我将不再用化疗来对待你。美丽的彩虹,让我从一开始就看见神的恩典。

化疗本身对身体伤害很大,它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把好细胞也杀死了,这就是为什么化疗病人会出现各种症状,比如脱发,失去味觉,元气大伤,失去疾病抵抗力。

有一段时间我们家菜咸的要命而我毫无知觉,我才知道我没有味觉了。另外,几年前我面对面地接触过一个正在吸毒的老美,等我自己虚弱无力的时候,想起就跟那个人的情形差不多。可是主说,“你从水中经过,水必不漫过你;你从火中行过,必不被烧。”漫长的化疗过程中,每一天都感谢神给我一天够用的恩典;每过一天就意味着离化疗结束和恢复健康又近了一天。

化疗开始时,医生让我了解每一种药可能引起的副作用。当我看见最后一个副作用是体重增加就乐了。嘿,这个副作用我喜欢。我原来瘦瘦的,增肥都来不及呢。果真,神连给我的副作用都是最好的,等我化疗结束回到教会大家都说我胖了,可不是吗,这越化疗人越肥,可以称我为“化肥”了。

那时我听说化疗开始一两周后掉头发。那些日子我常常早上醒来之后不敢起来,因为怕看见枕头上会有一缕头发。尽管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很紧张。终于开始掉发了,每天我都和几百根头发说再见。那时我坐着的时候,都要用一张纸接头发,免得掉的到处都是。那时我家的菜里面,家人经常会找到头发,我感觉很歉意,但没办法。有几次洗完澡看见满浴缸的黑头发浮在水面,就想唱一首葬花吟倒是很应景的。头几次用吹风机时我感到很幸运,因为我还有头发可以吹;终于有一天,我不再需要吹风机了,可我还是感到很幸运,因为省事了,感觉好爽啊!孩子从小到大的头发都是我给理的,当他们头发长(zhang)长(chang)的时候,我还是心旷神怡,像以前那样给他们理发。你可以想象一幅画面:一个没有头发的妈妈,在给她头发长长的儿子剪头发。我们家本来有三个男人,我好像是住在男生寝室里,等我头发掉光的时候,那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四个男生了。尤其是我,都成美国国鸟啦。大家知道美国国鸟是什么?大秃鹰啊。

我曾看见一句话说:你从来意识不到头发对你的重要性,直到你失去的那一天。可是作为基督徒来理解不一样,我失去的东西,神拿自己来代替。神是这样爱我,爱到一个地步,他早已数过我的每一根头发,我的痛苦他感同身受,我的心思他都晓得。记得去年夏天我回到教会,头发刚刚长出来,很短很短,牧师夸我说我像个高中生一样,我心想,哪是高中生呀,我是newborn(刚出生的)。我从2008年10月至今没有去过理发店。我之所以可以很长时间不用理发师,是因为有一位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发型师在亲自为我设计头发,那是我们的神!

看看右栏的这张照片﹕五个豆腐罐子,盖子上写了菜的名字。这是一位姐妹送来的菜。我当时难以形容心中的感动,知道我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吗?我要昏倒哎,但是我还不能昏倒,我要做一件事情,就是把它拍下来,留作纪念。我把它叫做五大罐。后来等我有机会为一位姐妹送饭菜的时候,我把五大罐的精神发扬光大,做了十大罐送去。

不仅是这位姐妹,很多弟兄姐妹都很有爱心。有人送食物,多人在教会见到顺山就问我情况,祷告会为我迫切祷告,甚至有两位姐妹回中国还想到给我带药。我们原来所在的加州教会也很关心我,有几位姐妹每隔一段时间就打电话问我的情况,给我精神上很大的鼓励和安慰。所有这些,都让我很感动。我想神一定会纪念你们为我所做的事,所摆上的爱心。

我借这个机会也非常感谢我先生李顺山,在化疗的时候,我最多只有一点做饭的力气,那时候每天到了黄昏,我就像一个小孩盼父亲回来一样盼他回家,可以帮我扫扫地,倒倒垃圾,到楼上洗衣服。他几乎每天为我祷告,他曾告诉我哪怕是吵架也照样为我祷告,这点我自叹不如。09年4月,顺山做了一个很大的牺牲,他放弃去夏威夷开会的机会,为的是能照顾我。我在这里说一声谢谢了。我也谢谢我两个小孩,从小他们就是到时间了自己刷牙洗脸睡觉,在我生病的时候,他们很配合,自己管自己,省我很多心。

大约化疗做到中间疗程的时候,我的测试结果显示有三个重要的指标异常地高,是正常人的好几倍。医生直接告诉我化疗只能延期,必须停下来做检查。那是我最糟糕的一个星期:五天全有检查,四天要抽血。我问抽血的护士,我的指标要恢复是否要花几个星期,她回答我,一般要两到三个月,我心一沉。那段时间我除了拼命祷告,就是查资料找解决方案并且去做。奇迹发生,我在16天之后的化验结果显示这三个指标都回落到了正常范围的上限。恢复之快连我的医生都无法解释,他诚恳地问我,我真想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我的第一句回答脱口而出:是神做了99%的工作!我只做了1%的工作。其实99%的说法是为了容易表达。我为什么不说神做了100%呢?是因为我必须告诉医生神让我做了什么,这会对将来其他病人碰到类似情况有参考价值。

我很喜欢的一句经文是: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枉然警醒。我们以为建造房屋的是工程师,其实若不是神亲自建造,建造的人枉然劳力。同样的,我们以为医治疾病的是医生,其实若不是神亲自医治,医生只能枉费精力。唯一靠得住的,是我们的神。

感恩:生病给我很多关于苦难的功课。苦不是白白受的,我受苦是与我有益。我自己经历了苦,就更能够体会别人的辛苦,更能够帮助到在苦难中的人。我也更能了解主所受的苦。主放弃万古以前就有的高贵和荣耀,道成肉身,来到世上,又因全人类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而我却因他受的刑罚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得医治。受苦也使我的生命开始成长。有好几年我一直觉得我不配得保罗那根刺,是因为神看我的生命实在幼小和软弱,因此过着很平顺的生活。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得到了一根小小的刺,我好像听见神说,你该成长了,不能总是停留在原地。我为这根刺感谢神,没有它,我怎么能打那美好的仗呢。

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事,神都有他的主权。生有时,死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感谢神,如果不把我来拆毁,破碎,怎么能将我重新建造,重新雕刻,最终成为一个合他用的器皿?我求神不仅把我的身体拆毁和建造,也把旧我老我的生命拿走,把属于他的新生命给我。希望有一天能够像保罗那样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我是我妈妈家这边第五代基督徒,我很小就知道有神,但由于国内环境及种种原因,我的属灵生命几乎停留在婴孩阶段,即使从国内的家庭教会直到出国后去了许多地方的教会。我以前知道神爱我,但感受不深。当我经过这场病,我才真正感受到神有多爱我,神的恩典是怎样数算不尽。生病全是因为爱,我的好处不在他以外。我的每一天都是神给的,对我来说都是恩典!感谢神,经过这一场病,我终于可以像约伯所说: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感谢神,当我的治疗结束,大家看见我都不敢相信,我看起来精神很不错,加上药物副作用人也比以前胖,怎么像个大病一场的人。我的恢复确实意想不到的好。我知道,我的第一次生命已被毁坏,是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唯有神,能创造奇迹,因为他是掌管我生命的主,他是唯一答案。从那时起,我决定把我后半生的生命交给主,愿意被神来使用,成为别人的祝福。感谢神,以前我看见的是自己的需要,现在当我有服事人的意愿的时候,神给我很多的机会,我的眼睛就真的看见周围有很多的需要。为神做工,成为我最大的快乐。以后有机会,再与你们分享当我的生命被神自己来改变时享受到的为神做工的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