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母从离异到蒙恩的见证

2016-04-16 18:40:01   阅读:41次   作者:承恩   来源:承恩

现在回想起我父母得主恩典的经历,仍不禁感激涕零。

一、 世界里他们分道扬镳

父亲出身于地主,母亲出身于佃农,他们都是解放前入党的老党员。他们的婚姻真如电视剧中所描写的那样,是组织上搭配的。婚后的一段时间内,他们还挺和睦幸福,直到60年代初我父亲成为内地某地级市的商业局长后,生活便起了变化。父亲因生活作风问题被重判入狱,母亲在这十一年的岁月里含辛茹苦把我们四个孩子拉扯成人。

父亲刑满时,母亲又接纳他回到家中。按说父亲该好好和我母亲生活下去了,可是,回来一段时期后,他们矛盾就很尖锐了。父亲是个很自我的人,只顾自己,很少想到其他人,而母亲就看不惯他这样,时常指责他,但又奈何他不得。后来到了退休时,母亲是离休干部,父亲只是退休,拿很少的退休金,地位的悬殊加上父亲的自私,我母亲变得整天没有好脸色给父亲看。这样矛盾就更加激化,几乎说不到几句话就要吵架。

到了我母亲71岁(1994年)那年,父亲竟然说母亲当时有外遇,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义愤填膺,一定要和我母亲离婚。母亲气得要死,她是最在乎女人名声的,一生从未有过绯闻,在这个年龄倒被我父亲冤屈,真是恨不得寻死。我们子女竭力挽救他们的婚姻,我们都对我父亲讲,你这样荒唐,不要怪我们子女不选择你,你将孤独一人生活。父亲的心刚硬,毫无悔意,坚持己见,竟然把母亲告上法庭。我大弟上被告席替我母亲辩护,在征求了我母亲的意见后,弟弟就答应父亲的离婚要求。

那时父亲76岁,他就住在老房子里单独生活。

二、各自走向主的道路

母亲在经历了这场打击后,神思恍惚,尽管我们子女竭力劝慰她,也收效甚微,整天沉湎在对父亲的仇恨里不能自拔。这种情况下,我担心她会有精神问题,我想,应该给我妈一个精神上的依靠。

可是靠谁呢?党组织、老年大学、朋友都是靠不住的,她都羞于和人说起这事,怎么可以向那些人倾诉呢?菩萨吗?母亲是亲眼看见我奶奶信佛最后却扔掉菩萨换上毛主席像的。突然,我就想到在西方文学著作里和影视作品里看到的那位上帝!感谢主!要知道那时候我还没有信主,这完全是主的恩典啊!于是我就把母亲带到教堂,我告诉她,这位上帝会告诉你很多很多的道理,外国的元首们都相信他呢!

她似信非信,但是还是决定留下来和大家一起感受感受。一位牧师接待了我们,我把我母亲的情况向他介绍,他很热情地对我妈妈传福音,我看到母亲的眼睛立刻充满泪水。

我母亲在离休以后上了各种课程的老年大学,始终没有解决过她的心病,就是她和父亲的矛盾,有时反而加重,因为母亲的优越感会刺痛父亲。可是这次进了教堂后,她再也没有上老年大学,也不过党组织生活了。我有时回家问她:上帝好不好啊?她都很肯定地告诉我:没有谁比他再好的!然后会告诉我她的一些信仰上的改变。她渐渐学会凡事祷告,在进教堂听道一年后,就受洗了。

婚姻的打击对母亲是太大了,后来,她就渐渐患了血管性痴呆,记忆力很差。她对我说过,她不能记住圣经上的话语,老是觉得难为情,有些讲道她也听不见,听不懂。很遗憾,当时我没有和她一起信主,也不能帮助她什么。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都坚持去教堂,并且坚持什一奉献,直到她的头脑糊涂,不辨道路为止。

现在看来,母亲的灵性生命不算很丰满,她对我父亲的仇恨一直没有消除。但是感谢主!主并没有离弃她,在她晚年生活期间,虽然她头脑糊涂,也不能上教堂了,但是她的精神状态特别好,每天感觉就像过年。她老是看到我们就开心,笑着问:今天是不是过年啊?每天早晨起来,用我大弟的话说,“一脸灿烂的笑容”!感谢主!现在我知道,这是主赐给她的平安和喜乐啊!

父亲住在老房子那里,他仍然是那种只顾自己的人,并且不管别人感受如何。和我们子女也没有很深的来往,只是节假日看看他,他也尽量不麻烦我们,有小病时就找我妹妹。那时我已经举家调往省城。

终于在2005年9月他因肺部感染病倒了,弟妹们只是偷偷去看望他,天天给他送饭,但不能在他身边照顾他,一是工作忙,另外也怕我母亲知道不高兴。他非常不满意,挑剔,甚至以绝食抗议。在他病倒期间,用了各种抗菌素也不见好转,整天哮喘呼吸困难,人非常痛苦,并且焦虑和惊恐。我得知情况后,就赶回来照顾他,可是假期不能太长,我还得上班,他就不准我走,说怕得要死,怕过鬼门关。

那时我已经信主了,知道他没有基督徒病中的那份平安和坦然,知道他在被罪折磨着。我为他难过,就向上帝、向主耶稣祈祷,求主能够饶恕他的罪过。我想,既然主都可以饶恕那个强盗,我父亲如果悔改,肯定可以得到主的宽恕;再说我不想我父亲的灵魂下地狱,毕竟主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主是不愿意一人沉沦的,只要父亲能够相信主,向主认罪悔改,上帝一定会像那位父亲把浪子拥入怀中那样,把我父亲拥入怀中的!

我为父亲恳切地向上帝祈祷,求主能够悦纳我父亲的灵魂。感谢主!一定是主听到我的呼求了,一位弟兄来提醒我:可以请牧师给你父亲施洗,让天父来拯救他。当时我自己还没有受洗,还不知道可以这样。知道后我就赶紧先和我父亲谈上帝、主耶稣,谈上帝的道路,谈罪过,悔改、永生等等。

很奇妙,一定是主的恩典,是主赐给我父亲认识上帝的心!当着我小弟弟的面,父亲愿意接受,当我们听到他愿意悔改的话时,我们真是不敢相信!再次回到家乡时,我就准备请牧师给我父亲施洗。

主的恩典太奇妙了!10月3日那天,主预备的道路特别通顺。因为我不认识现在教堂的牧师,我临阵迟迟不愿去,就发短信给我好友要先和她见面谈事情,结果连发四个都失败,我知道,上帝在阻止我,我只有硬着头皮去找牧师。长假中周三牧师是休息的,但是我去的时候,牧师正好来取东西。她听了我的陈述,立刻拉我一起跪下为我父亲祷告,然后就和我来到我父亲那里,我再一次听到了我父亲的认罪悔改与接受主耶稣作他的救主的话语,我热泪盈眶,心里由衷地感谢我天上这位父亲的恩典!当下牧师就为我父亲施洗了。

接下来的变化,真令我们姊妹四人吃惊。父亲好像变了个人,他变得懂得感恩,他知道对我们的照顾由衷地说谢谢,以前总是不满足甚至挑剔。他说对不起我母亲,说到痛处就痛哭不已。他不再怕死,很平静的接受现状,并对我说:“你知道啊?我现在就在天堂!”他知道悔改了,不再以自己为中心,弟妹们去的时候总是叫他们早点走,说他们有工作、家务在身。更为令人吃惊的是,他的病情竟然奇迹般地好起来,不咳也不喘,只是体弱躺着,没有身体上的痛苦,后来竟然下床散步晒太阳了。感谢主!现在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

三、 天国里他们比翼双飞

令我们没有料到的是,10月底母亲紧接着又病倒了,食道癌和脑梗塞同时袭击了她。感谢主的浩大恩典!虽然母亲病情严重,可是她直到临终前几天都没有什么痛苦,完全没有癌症病人和中风病人常有的那种痛苦的生命挣扎。只在最后的几天里有时出现呼吸困难,需要吸痰有些痛苦。她总是静静的躺着,微笑着,感恩着,感谢所有她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吃什么都很有滋味,一直没有出现食道癌病人吞咽困难的情况。

父母亲分住在两家医院。父亲听说以后,说要来看看母亲,我们没有同意,因为他本身身体就不行,再说母亲还没有原谅他,去了以后怕母亲受到刺激。但是父亲很痛苦,有一天忽然哭着说母亲病故了,怪我们没有告诉他。我们说没有,他就坚持对我们说,如果母亲走了,他一定要为母亲带孝,他穿的5件衣服都要缝上黑布;他还欣喜地对我和小弟说,母亲已原谅他了。感谢主!这不是糊涂,这是上帝的绝大恩典啊!因为他们彼此都不能再见到,而他真诚地悔改了,上帝便宽恕了他,把被宽恕的感觉放在他心里,让他觉得心安。

其实是父亲要先走了。临终的前几天我都在他的身边,白天他很平静的昏睡,不吃不喝,也没有什么痛苦(感谢主!我妹妹就是看到父母亲在病中的那种安详和平静,才决志信主的)。昏睡中,他不时地伸出双臂向着上方抓着什么,够不着时,就轻轻一声叹息,垂下双臂。我当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常把他的手臂按下,可是刚按下他又伸出来,有好多次。后来看到一个见证才知道,那是他想抓住天使的手。

临终的前两天,早晨他一见到我就说:“女儿,我是回光返照哎!”我一听吓一跳,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夜里有个穿雪白衣服的老人告诉他的。我说,你怕吗?他说,不怕,反正是跟上帝走!我说,你到天堂的时候,托个梦给我噢!他响响亮亮地说:“我一到那里,头一个就托梦给你!”真是这样,他当时就开始喝茶水,后来就按时吃鸡汤泡饼干或鱼汤稀饭。2006年1月8日的早晨妈妈心衰抢救,我们看父亲蛮好的,就全去母亲那里,母亲刚恢复正常心跳和血压,我们就接到父亲刚刚去世的消息。护士说,他是在喝完一碗鸡汤泡饼干后,安然走的。虽然身边没有一个子女,但是我相信,他有天使一路伴随。

父亲去世前几天的一个晚上,当地电视台播出一则新闻,说有两位老年人一个用汽车把老婆撞死,另一个用砖头把老婆拍得颅内出血,都是怀疑老伴有外遇,新闻结尾播出医生的说明,这二人都是老年痴呆的病态表现。感谢主!我们姊妹四个在各自的家中都同时看到这则新闻,都忽然意识到:父亲当时对母亲的荒唐指责也许就是病态啊,我们就都从心里原谅了父亲!感谢主的恩典!这都是出于主的安排,“因为神不偏待人”(罗马书 2:11)。上帝就是这样公义信实地恩待他的儿女!

在我父亲受洗以后,我一直有个心结无法解开,那就是我父母亲都是基督徒了,但他们之间的仇恨尚未消解。我想,人的灵魂带着仇恨是不能跟上帝到天国的,可是我怎么可以帮助他们呢?父亲已经悔恨自己了,母亲能否原谅他呢?我也曾试图劝母亲原谅父亲的,可是被弟弟拦住,他怕刺激妈妈。哪知真是如圣经中所说:“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马太福音20:26)感谢主给了我父母一个最为圆满的结局!

父亲火化那天,我们都在火葬场,据护工小谭告诉我们,下午母亲突然想哭,说着就伤心地痛哭了,并且一边哭一边和小谭讲和我父亲的生活。我们听后极为诧异,因为平时母亲极少提起父亲,即使提起也是咬牙切齿的,今天我们并没有谁告诉她父亲去世,她怎么会如此伤心呢?感谢主!此时主感动了我的大弟。大弟脱口说道:“既然这样,还不如让爸妈合葬在一个墓穴里。”父亲的遗愿本来是要将骨灰撒入长江水葬的,因为他自觉无颜面对母亲。听见弟弟如此说,我以为听错了,大弟是在法庭上为我母亲辩护的,在这个问题上,他最痛恨父亲,此话由他口中吐出,怎不叫我惊诧万分呢?可是主啊,这就是你的大能!

我此时已经意识到,这是主的意思。我赶紧去我母亲那里,和母亲谈话。

“妈,爸也病倒了(没敢告诉母亲实情),你可以原谅爸吗?”

“不原谅。”妈很肯定。

“妈,你是信主的人啊,要听主的话。主教我们要宽恕人,不要恨人啊。”

“嗯……这话要听!”

“爸也是主的人了。你原谅他,你才可以轻松地跟上帝走。”

“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

“去年10月3日。你原谅他吧?”

“嗯……好吧。”母亲同样肯定地说,小弟和弟媳妇都在一边,我们对视而后大喜过望,紧接着我又问她:“妈,等你和爸百年以后,你们合葬在一个墓穴里,好吗?”

“好啊,搞一个小小的墓。”

我怕她没有听明白我的话,就又重复问她:“妈,你同意和爸合葬啦?”

“嗯。”

“那就搞一个大大的墓穴噢!”

“好噢!”妈妈说。

主啊!你所赐给我们的真是超出我们预期的,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甚至从没有为这种可能性有过期待,但是你却为我们成全了!

母亲在2006年2月25日安然去世,和我父亲相隔49天。他们都到天家了。

我们把父母合葬,墓碑前刻了红色十字架,背后刻着:“主怀安息”。

正如“奇异恩典”这首赞美诗中所唱: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使我心得安慰;

初信之时,即蒙恩惠,真是何等宝贵!”

每当我想到父母的得救经历,我总是深深感激主:我们这卑微的有罪的被造,何德何能在初信之时,就能享受主如此大的恩典,不就是一个“信”字,主就白白的赐给我们了吗?哦,我爱你,圣洁公义仁慈信实的主!

 

下一篇:登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