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泥沼

2016-04-17 10:37:46   阅读:84次   作者:付山丁   来源:付山丁

我出生于1974年,从小热爱美术,高中毕业考上石家庄师范学院美术专科。虽然父母都是中学教师,可我偏最不喜欢当老师,加上自己的骄傲,决意考国内美术学院,但连考了两年,屡次碰壁,情绪很坏。

1996年考上了石家庄教育学院师范专科,由于在学校经常违纪,结果毕业证迟迟不给发。父母找人托关系,让我先在石家庄美术职业学校任代课老师,教高一美术课。教了一个多月,一天我带着一不听话的学生去教务处,正好我一教育学院的同学也在,刚一进门还未待我发话,那学生先反咬一口,说我对他采取暴力(我确是踢了他屁股,不过未使劲)。结果教务主任对那学生的事只字不问,当着我同学的面先把我好一顿教育。我一气之下不去学校了。

后来,被分配到一所只有十几个老师的小学,算上看门的大爷就四个男的。当时已有一女美术老师任教。正好学校体育老师怀孕休产假,我于是被吩咐去教体育课。无奈,每天打发完小孩儿们,我就在看门老头那给他画速写打发时间。上了一个多月的体育课,一天校长吩咐我说:“体育器材室要出租,里面的东西要搬到另一间屋。”还好,距离不太远,我于是每节课指挥小孩儿们来搬东西,小孩儿们可高兴了,干活儿卖力,没一个偷懒的。不几天好不容易搬完了。我正背着“使用童工”的嫌疑,生怕小孩家长来学校告状。这时,教务主任蹦出来发话说:“体育器材室又不租了,现在把东西都归回原位!”

我实在是没办法,只好找人帮忙开了个病假条,就不去学校了,在家无所事事了半个月。

这时是98年4月,当时,杭州中国美术学院(以下简称国美)招成人专升本科平面设计专业,河北有2个名额。我把作品寄去,不久考试通知就寄来了。

我去考试之前,认识了一位基督徒史老师,是我妈的同事。她1949年5月在天津基督徒圣会所受洗归主,她因支持王明道,不肯与“三自”妥协,又是天津大学学生团契的负责姊妹,所以为信仰的缘故受了很大的逼迫。“肃反”运动期间被定为反革命判刑两年。69年全家7口户口都被迫迁到了河北农村。她知道我的难处后,为我讲了她儿子考学的见证。77年大儿子赶上恢复高考,但这时全家还未回城,他没上过初高中,就自己骑自行车几个小时到市里,却只找到了一本初中化学书,但史老师是天津大学化学系毕业,又当过中学老师,就帮助儿子补习各门功课。神怜悯儿子居然考上了北京某专科大学。现在是北京某企业的重要负责人。

史老师后来又向我传福音。感谢主,主的爱临到了我,在主面前面对我的罪的时候,我痛哭悔改了。主的怜悯也临到了我。7月份我打电话询问考试结果,电脑语音提示已录取。可是,到了8月中旬还未收到录取通知!这是神要让我更深经历他的奇妙。我打电话给国美招生办,回答是:专升本科班共招收40人,现已发出39份录取通知,除我以外再没有合格的人选,但是河北的名额被考生众多的河南考生占去,国美招生办也没办法,管招生的老师电话里说,如果不能录取我就只好招39人了。国美的前身是国立杭州艺专,民国时期建校,现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齐名。史老师鼓励我说:现在只差一个名额,本可以容易找到人补上这个空缺,可偏偏没有,这是主为你存留的。我将信将疑,就决定去办名额,找河北文化厅的人与北京联系给河北拨一个名额。

8月28号下午教会有个受洗聚会,史老师问我是否受洗,并给我讲了受洗的意义。我打趣说如果录取通知书收到就去,其实我已真正悔改承认耶稣是主,但因为小信还疑惑是否能录取,怕被别人顶替。到了28号上午还没收到通知,11点多我刚从外面回来,听见敲门,一看是邻居,手里拿着封信,一般信件都是由邮递员放到楼下的信箱里,那天不知为何,让邻居拿到顺便给了我,我拆开一看,是我的录取通知!我感谢主,上学的事在我受洗当天为我成就了。

9月份主又为我行了大事,把我的工作关系由原来的小学转到石家庄美术职业学校。学校为我安排了高一的美术课,可我得去上学,就与学校签了5年的合约。

刚到杭州不久,主为我预备了一对夫妇接待家庭,在他们家有一青年团契。还有一个温州的弟兄比我大一岁与我同校,也在同一个教会。对我灵里,生活上都很大帮助,也让他们操心不少喂养我这小羊,求主记念他们的劳苦。

我信主前在石家庄教育学院交了个女朋友,是我同班同学,交往了4年多已有一定感情,与她经常有婚前的性行为,到我去杭州前,由于情欲生活加上酗酒抽烟,我身体已相当虚弱。我去杭州后经常给她写信传福音,她也有回信,我以为一切都还好。

但我走后,她所在学校的一个同事女美术老师(是我们校友,比我们高一届,我也认识她,但对她并不太了解),却带我的女友参加一种闻所未闻的污秽淫乱的所谓“聚会”,当然我女友也情愿去且与多人有性关系!后来又不知怎地,认识了一个搞音乐的,以“老师”自居。此人已婚妻子在外地,他在石与多人行奸淫,我女友偏喜欢他又与他同居,因与其行奸淫,堕了三次胎,并染上了性病。这一切的荒谬我都蒙在鼓里全然不知。直到2000年我有事回石,她才向我交代了一切,这时她已身心俱疲,且被"老师"甩了。

我一时无法面对这样的现实,对主也失去了信心,我想我天天为她祷告,求主保守她,时时惦念她,希望她信主。可她不但不信,反往罪恶死亡的深渊直奔。我劝她悔改,她好像也有所悔意,我看到了一丝希望,就带她去教会,尽量让她接触正面积极的东西,并且希望与她重归旧好。 可是她并未真正接受耶稣基督成为她的救主,每次去教会都得求她半天。一次,我偶然拿她的包找东西,却发现了整整一盒“老师”的名片。还有一次,她竟然好像炫耀似的让我看她与“老师”的淫乱合影,我还未拿到手她就收回,生怕我给撕了。我忍无可忍,因为“老师”的事和她家人大吵了一架。与她和她家彻底断绝了来往。

我在困惑中,去与杭州的陈群英老弟兄交通,他为我祷告,让我从主的角度看到是神在我生命中的工作,在我灵生命尚幼小时保守了我,使我不至被撒旦所掳,失去信心,为了我属灵生命的健康成长,给我生命动了大手术,虽然肉体疼痛,心灵却在主面前平安,有清洁的心无愧的良心和无伪的信心。

我是个陷在情欲网罗中的基督徒,每次回石仍避免不了与女友发生性关系。明知道圣经说:“苟合行淫的人主必要审判!”(希伯来书13:4)所以我心中痛苦,但又无法解脱。

2000年的春节,我为躲避她,避免犯罪,一个人在杭州所租的房子里过了一冬,南方没有暖气,冬天又湿又冷,一次我感冒发烧39度。我以受苦的心志做为兵器为要与罪断绝……可人毕竟是软弱的,撒但也知道我最薄弱的环节,所以在性方面我在她面前是注定失败。我感谢主为我的灵生命的缘故动了大工程。与女友分手时我已27岁,直到30岁主才又为我预备了一个配偶。主是信实慈爱的,他从不误事。

自从亚当夏娃犯罪后,人所走的是一条绝路,一条死路。没有盼望,没有神。自以为聪明自以为快乐,其实在“罪中之乐”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主说:这是个淫乱罪恶的世界。人在罪恶沉沦中彻底的迷失了自我。要重拾人生的方向目的,只有认识耶稣,信靠神。主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天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10:9-10)

人因着不认识神,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但神藉着耶稣基督受死代赎使人与他和好,因着信神的儿子耶稣,神已不再计算我的罪。我们的罪已得蒙赦免,主已成就了一切。主在十字架上断气的那一刻说:“成了”。我们已找着人生的目的,并且得着应许,将来可回天家。

黑夜已深,审判将至。希望每一个象我一样深陷泥沼的朋友,能够赶快回头,接受主,让他为你设计你所料想不到的美好人生。做基督徒并非像世人想像的一帆风顺,但是,主应许了每个信他的人说:“万事互相效力,叫爱他的人得益处。就是被他旨意所召的人。”(罗8:28)

我与神为我预备的配偶结婚后,我们夫妻都爱主,愿意事奉他。如经上所说,“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要事奉耶和华。”我们开放家庭,教会在我家有一个祷告聚会,晚上有小组的查经。我在教会负责刻录光盘的工作。妻子负责电子琴音乐敬拜。

可我毕业回学校刚上了一年班,就无事在家,学校只发工资不给安排工作。除了教会的事,其余的时间就不知做什么。也想过找工作,可一直不顺利,神好像把所有的门都关了。

我信主前是一个“艺术信徒”,视艺术为生命,但看到一些所谓的艺术和艺术家,加上艺术学院长期的压抑,对艺术有很大的失望与困惑。信住后,有弟兄特别提醒我,说我既然在这方面曾经视其为偶像,有捆绑,应当尽量远避,少接触,多参与教会活动。并且在石家庄这艺术家的沙漠地带,我想接触艺术也难,所以有好几年我都没有什么作品,自己的专业渐渐也荒废了,心中痛苦。妻子见我很消沉也很同情我,她白天上班,我一个人闷在家里,就同意我养了一条小狗。我们把这狗当自己的孩子养了,这带来更大的空虚。我在物质上算是很好的了,一样都不缺,并也参与教会的事奉,可教会弟兄姊妹都把我视为“老大难”,祷告会上的重点对象。

我向神祷告悔改,希望主为我开一条出路。07年6月主开路让我到了宋庄画家村,我真是如鱼得了水了。刚开始很兴奋。

后来,与卫林弟兄交通,知道主给我的艺术才华更可以拿来事奉主。在宋庄经常有艺术活动和画展,但这是世界上的艺术,主让我在宋庄是要创作出与众不同的作品,是主喜悦的,不是这世界所欢迎的。我感谢主!虽然,现在妻子怀孕,我们还有很多难处。但靠主也一无所缺,并且看到这里画家弟兄姊妹的信心,并没有被环境所压倒,对我极大的鼓励。

是主帮助我重拾艺术上的信心,开阔我的眼界,让我敢于尝试各种不同的艺术事奉。并且在事奉中为我指明了方向,不至于在这世界的艺术中迷失。

有了主,人生才有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