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医院拒绝以后

2016-04-23 11:29:09   阅读:679次   作者:易得金   来源:旷野呼声

一、无情的宣判

  2011年7月26日,我怀着极大的希望住进肺科医院,预备接受新方案的第三次化疗。27日做CT检查,结果显示,肿瘤又有生长,说明新方案治疗失败,必须重新调整。就在唐突不安的等待中,28日下午医生将我叫进办公室,向我宣布:用于医治小细胞肺癌的药已经用尽,唯一还可以使用的方法就是放疗,并征求我的意见。他还说,不过放疗也是一种姑息性治疗,只能起到暂时控制的作用,并不能彻底治愈。然而,据我所知,它对身体的伤害远远大于化疗。我曾经遇到过两个因放疗引起放射性肺炎的病友,他们肺的包膜被烧化,鲜嫩的肉裸露在外,放疗被迫停止,连化疗也不能进行,真是太可怕了。记得去年曾先后两次向我提出要放疗,结果都被放射科退回。我还为此作见证,感谢神对放疗的拦阻,在关键时刻保护了我的肺。如今虽然是唯一可选的方案,我也一口加以拒绝。被神否定过的方案,我为什么还要采用呢?如此一来,医院只好劝我回去休养,并且一粒药也不带,医生说:既然化疗都无效了,吃什么药还能起作用呢?

  就这样,医院的大门终于向我关闭,我在完全无助和无望的心情下回到家里。生的希望渐渐淡去,死的召唤在耳边响起。尤其目前我还处于活蹦乱跳的状态,却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躺在病榻上痛苦地呻吟,最后变成一具冰冷冷的尸体,这是多么可怕、又多么残酷的事情啊!

  但是,我并没有被恐惧击倒,也没有感到巨大的哀愁。“我是一名基督徒,我是神的儿女,世上的死亡规律对我不适用,”当晚,我在祷告中向神倾诉:

  “神啊,我是你的儿女。世上的医药将我拒绝,但是你不会拒绝我的对吗?虽然世界将我抛弃,你也不会抛弃我的对吗?因为我主基督耶稣在复活升天的时候说过: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

  “神啊,记得我在住院前曾向你祷告,求你按你自己的旨意为我安排好一切。现在你安排了,我却害怕了,这岂不和“叶公好龙”一样吗?这岂不是法利赛人的做法吗?如今我身处绝境,如果你不伸手医治,我就没有活下去的指望。主啊,你关闭了我属世的医治,你就一定要打开属天的医治,亲自来医治我。除你以外,我再无出路。我将自己完全交托给你,单单地仰望你。

  “主啊,我牢牢记着你的应许。你说,‘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你还说,‘我必使你痊愈,医好你的伤痕’。这金石一般的声音给了我无穷的安慰,我相信,你一定会将我从死亡的阴影下搭救出来,我一定还能在你的翅膀荫下活下去。。。”

  祷告完毕,心里似乎很平静,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可是,内心的感觉却是空落落的,好像在梦幻里,灵魂飘浮在空气中。没有悲伤,也没有欢乐,脑子仿佛已不会转动。只是呆呆地坐在窗前,好像傻了。这是为什么呢?

  二、寻找根源

  我清楚自己,我并没有得胜。外表虽然平静,里面却是暗流涌动。这种感觉,过去没有,因为总觉得还有药物将它控制。因此,每当下一次化疗时间已到,人还没有住进医院时,心里就会发慌。但只要一踏进病房,一颗悬着的心立时安定下来,再也不用害怕肿瘤又会长大。而现在,医院的拒绝使我永远失去治疗,那么,我的生命究竟还能维持多久呢?既然看不见明天,心里又怎能敞亮呢?

  我却偏偏忘了圣经揭示的一条基本真理:天地万物都是神所创造,也都掌控在神的手里。我们的生命也由神掌管,没有人能将它改变。神安排你何时生、何时死,你一天也不能拖延;而不到预定的时间,谁也不能将你夺去。别以为过去是药物在医治你,如果到了生命终结的时间,就是全世界最高明的医生也留不住你;如果不到这一天,即便想死也是死不掉的。否则,神的预定就会落空,神的计划就得改变。神的话不能兑现,他也不再是神了。圣经说:“天地要废去,但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我的慈爱必不离开你,我平安的约也不迁移”。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还要忧虑不安呢?

  这就暴露了一个信心问题。圣经所揭示的这些真理我都信,尤其在劝勉别人时,讲起来振振有词。可是现在轮到自己了,在生死攸关的认识面前,在疼痛催逼的苦难面前,你还能有清醒的认识吗?你能真正接受命运的挑战吗?这真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你完全相信,就应当有喜乐;既然开心不起来,说明你还有怀疑。“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虽然你未曾看见,就像已经看见一样;既然已经看见,就有了确实的凭据。这凭据就是我已经得了医治,肿瘤也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我既然得到痊愈,还有什么可忧虑呢?为什么不能平安快乐呢?

  所以,我现在要祈求的,首先不是医治,而是信心。求神加添我的信心,求圣灵带领我走信心之路。因为有了信心,就有了一切;没有信心,就生活在黑暗中,就会有无穷的愁苦与忧虑。

  三、数算恩典

  我有一项重要的工作要做,就是数算神的恩典。诗篇103篇这样写:“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典。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以仁爱和慈悲为你的冠冕。”

  我一生受他的恩典无数。他拯救了我的全家:我的妻子,我的四个孩子,女婿以及外孙,母亲以及妹妹,这在教会中也是很少的。我患病到现在,一次次显示神迹表明他与我同在,并籍此来安慰我;保守我身体免受化疗药物的伤害,使我平安地度过了艰难的十个月。好在每次我都写有见证,使我常常温故而知新。每当重温这些记忆,就会感到无比亲切,无比温暖,得着安慰,加添力量,增强了信心。现在,正是我软弱的时候,更需要神恩的激励,我要细细地数算神的恩典。

  记得这次住院,在一次大查房中,主任说:这位病人七十多岁高龄,得了这样严重的疾病,仍然红光满面,精神十足,走到街上,谁能看出他是个重病人呢。尤其每当传福音,说到耶稣,更是浑身有劲,连续讲两三个小时而不见累,曾感染了许多人。这与我的病情确实极不相称,我也不止一次地感谢主。这难道不是神的恩典么?

  就在我上一次化疗到来之前,我突患冠心病。胸口绞痛了两个月,苦不堪言,可是就查不出病因。五官科看了,胃镜做了,最后怀疑到肺上,认为是肺癌引起的疼痛,这就毫无办法了。不知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心脏。一直到最后,突然想起应该给我认识的一位医生打个电话。她在电话中说:不可能是肺癌疼痛,倒像是心脏引起,让我赶紧去做一个冠脉CT。第二天我就去医院,当真查出冠状动脉堵塞85%,差一点引发心肌梗死。医生说,你真的太危险了。因此,当场安排了住院,第二天就手术。安装了一个心脏支架,40分钟手术顺利结束,我得救了。我不能不相信这是神的提醒,是神的医治;疼了两个月,该是结束这一场磨难了。而且出院后只调养了两天,立即又进肺科医院化疗,全无不良反应。

  现在我想,神为什么要救我?如果我的寿命已到,藉着心肌梗死将我接回天家岂不更好,为什么还要救我呢?既然他医治了我的心脏,就不会不管我的肺;总不然刚从心脏病中救出,又任凭我死在肺上,那样的医治又有什么意义呢?神做事不会前后矛盾,神做事永远不会错,神作现在这样的安排,必定有他的道理。

  神还有一个奇妙的作为。在我做胃镜时,发现胃壁有许多小结节,当初就怀疑是肺癌转移。后来做了切片,结论是炎症性结节,将一块悬着的石头放了下来。胃镜还看到,腹部有一个肿块,将胃壁向内压迫,形成一个巨大型的凸起。为了查明这个肿块究竟在哪里,又做了一个上腹部的增强CT。报告显示:肝胆脾胰肾全部正常,也未见肿块,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现在不去探究是什么将胃向里挤压,既然什么也没有,就是让你放心。直到三天后医院向我“宣判”不治,才意识到这是神的奇妙作为,为的是安慰我。虽然被医院拒绝,但尚未转移。除肺以外,一切正常,无需加添额外的心理负担。

  种种迹象表明,神与我同在,一分钟也没有离开过,我一定会得到他的医治。他要试炼我的信心和忍耐,而我,应该经得起试炼,因为试炼过后,才能成为精金。

  四、真情的安慰

  就在我情绪起伏,心中忧虑时,主内陈姐妹前来探望我。因为陈姐妹得的也是癌症,而且带癌生存已经10年。如今复发,已有多处转移。据她自己说,肺上有多处斑点,几乎布满全肺;骨头里也有三处转移,医院认为再进行化疗已没有任何意义。她同样被医院拒绝,不再作任何治疗。医院要她两个月去复查一次,现在过去了四个月,她还没有去。她说,复查有用吗?即使查出来有365体育官方的转移,又能怎样呢?她说,我完全交给神了,自己不再考虑。神保守我活一天,我感恩;神明天接我去,我也感恩。我的生命完全掌握在神的手里,与世上的医药真是没有直接关系的。我们依靠医生依靠惯了,好像医生说没治了就只能等死。岂不知医药的作用有限,许多病都是无药可医;医生也有治不好自己病的时候,为什么要迷信他们的话呢?

  我看她确实情绪饱满,讲起神来神采飞扬。她说:她也经历过软弱,医院拒绝后在神面前痛哭了一场。慢慢地悟出一个道理:神在天上,要抬头看天。看神的作为,越看越有盼望,越看越有信心;如果低头看自己,越看越自怜,越看越软弱。我们信心不足,是因为没有把神看作是神。他是神,就无所不能;既然万事都能,你依靠他,还有什么可以惧怕呢?可是实际上,我们往往只相信自己眼所见的。你与医生面对面,有问题可以问他,采用什么方案他也征求你意见。可是你看不见神,他也不会直接回答你的问话,暂时不医治也不告诉你原因,更不知道他下一步的计划。因此,完全交给他就感到不放心,不踏实,尽量还要寻求世上看得见的医生,求得双保险,将好处占尽。其实,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找个对象还不能脚踩两头船呢,你怎么可以既信神却又不把他当神来信呢?

  她还说,耶稣在十字架上,最后的一句话是“成了”。什么是成了呢?就是我们的罪孽得到赦免,我们的疾病得了医治,我们成了神的儿女,天父的救赎计划成了。这一切既然成了,他得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我们只要凭信心到他那里去领受,我们所求所想也都是成了。就像圣经应许的:“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甚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

  她是刚强的。她说,虽然她也是被医院拒绝,但是从来没有把自己看成是一个病人,更没有自哀自怜。她相信自己已经得到医治,在她的意念中,只有神,没有自己;只有感恩,没有怨言;只有顺服,不依靠自己的聪明。这是何等忠诚的感情,又是何等坚定的信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又是何等的难啊!

  感谢主!在我软弱的时候,差遣她来劝勉,用神的话语加添我力量。这是来自天上的安慰,在地上将我抛弃的时候,神用真情安慰我。感谢神,相信神一定会按照自己的应许使我痊愈,愿主的旨意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