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命与十字架

2016-07-16 20:21:03   阅读:1023次   作者:王恩   来源:生命季刊32期

我出生在一个四代基督徒的家庭。我的祖母、父母以及姑母,都十分虔诚爱主、敬畏主。

我母亲和姑母早年是在家乡十二间排聚会处开始聚会,并蒙恩得救。十二间排聚会处随着人数的增加,以后分为球场后聚会处和仓前山聚会处。她们就一直在球场后聚会处聚会。聚会处的信仰是十分保守的。

我记得母亲讲过一句虽然很普通却对我有极大帮助的话,我记得从前我很不在乎地和世人一样,称呼弟兄姐妹的孩子为‘小鬼’(那时我还小,有弟兄姐妹也叫我‘小鬼’)。妈妈对我说:“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应该和世人有分别,不要叫孩子‘小鬼’。”这话虽然简单,对我说来非常受用。

祖母经常给我们讲到她得救的经过和她一生依靠主的见证。

祖母生长在一个虔诚拜佛的家庭。她父亲,也就是我外曾祖父经营一个家具店。外曾祖母生有十个孩子,我祖母是最小的一个。按理说这应该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但不幸的是,祖母的哥哥姐姐们一个一个莫名其妙地相继去世。有的是好好地在玩,忽然倒在地上死去;有的到水里去玩,莫名其妙地被什么拖下水去死了。邻里告诉我外曾祖母说,这是鬼在作怪。我外曾祖母很害怕,她比以前更格外虔诚地拜佛。到了祖母三岁时,我外曾祖父也过世了。剩下外曾祖母和祖母两人相依为命。外曾祖母怕我祖母也会死,就找了算命的来为祖母算命。算命的告诉我外曾祖母说我的祖母只能活到十二岁,并劝外曾祖母将我的祖母过继给菩萨,好让菩萨保佑她,或许可以多活几年。我外曾祖母就照做。祖母告诉我们,她母亲经常带她到菩萨庙去烧香拜佛。祖母说,她小的时候很调皮。每逢到菩萨庙,她就在菩萨面前作怪脸,玩耍,很不恭敬。每次回到家,晚上总要肚子痛或发烧。但因为她成了独养女儿,所以外曾祖母也不敢多说什么,天天都是过著提心吊胆的生活。

祖母十二岁时,基督的福音传到她的家乡。祖母听见教会学校里的学生唱歌,很好听,她也要去学校。但由于当时封建社会,女孩子安静在家是美德。她母亲不让她去。她就天天和母亲吵着要去。祖母回忆这段历史时,总欢喜感叹地说:“那时我什么都不懂,只会耍无赖。感谢主,我不断耍无赖,母亲终于答应让我到教会办的学校去听道理和唱歌,而且中午还在学校吃饭。今天说起来,你们很难明白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在封建社会,一个有教养的母亲怎么能让孩子到外面去听洋道,去唱歌?对当时的社会来说,这是违背常情、大逆不道的事情。但这完全是神迹,是神的恩典。回想起来,连我耍无赖都是神的怜悯和恩典。”

祖母天天到学校去。在学校里,听到了耶稣基督的福音。学校的老师对学生们讲:“宇宙中只有一位独一真神,只有信靠主耶稣,我们才能得永生,成为神的儿女。你们中间有谁愿意信耶稣,就请举手。”祖母告诉我们说:“我第一个将手举得高高的。”老师接着又说:“我们所信的神是宇宙中独一的真神。任何偶像都是假神。如果我们真正相信真神,就要与偶像一刀两断。要除去我们家中一切的偶像。”祖母家里有很多不同的偶像。有泥塑的,有木雕的。当天下课回家,祖母趁着外曾祖母正好不在家,她拿起斧头,将泥塑的偶像垛碎,将木雕的偶像砍断,丢在火里烧。外曾祖母回来看见这种光景,大为惧怕。她想:祖母在菩萨庙里每有不恭的态度,回来就要肚子痛,或发烧,现在偶像都被祖母打倒了,那怎么办呢?那天晚上,外曾祖母一夜都没有睡。她坐在祖母的床边,一面摸摸祖母的额头,看看有没有发烧,一面听听祖母有没有肚子痛;另一面不断虔诚地祈求:“我女儿所信的耶稣啊,求求你看顾我的女儿……”一夜过去,祖母睡得香甜,平安无事。

第二天,祖母上学去,将除偶像的情况告诉老师。并且告诉老师,在她家屋顶还有一个偶像窝,里面有一根鸡毛,是最大的偶像,名为泰山爷。老师告诉她:“任何偶像和与偶像相关的东西都要除得干干净净,丝毫都不能留。”祖母回去就照做,从此家里没有任何偶像以及和与偶像相关的东西。我们能想像她母亲的心情。外曾祖母那天晚上,比前一天晚上更害怕。因为菩萨的窝没有了。她和前一天晚上一样坐在女儿的床前,摸摸,听听。但她祈求得更虔诚,可以说是拼死命地祈求:“我女儿所信的神哪,耶稣啊,到底你大,还是菩萨大?耶稣啊,你大的话一定要救我的女儿,我就一定不再相信菩萨,而来相信你。”一夜过来,女儿平安无事。祖母告诉我们说:“外曾祖母思想很简单,她没有什么文化,她也不懂什么道理。但是就凭着这个事实:女儿因信真神将偶像打倒,偶像不能伤害女儿。女儿平安无事,所以她确定女儿所信的神是真神。真神耶稣是比偶像大。她当时就反过来要坚信真神,坚信耶稣,接受耶稣基督为她个人的救主。

外曾祖母信主以后,对神、对主耶稣非常虔诚。她说:“我过去对假神那么虔诚,现在真正得到宇宙中独一的真神是我的天父,岂不当更虔诚?”

有一个星期天,外曾祖母生疟疾病。她对祖母说:“我今天不去礼拜了。因为疟疾病忽冷忽热,影响别人,也很难看。”祖母对她的母亲说:“妈妈,你去,你去礼拜。不要紧的。圣经里耶稣医好许多人的疾病,或许他也医治你的病。若不然,你发病我就带你回来。”祖母告诉我们说:“神喜悦小孩子的简单信心。外曾祖母的疟疾病就此好了。”

祖母十六岁时,有一天,她母亲发高烧。发烧的第二天,她将祖母叫到身边,对祖母说,神今天要接她回天家去了。随即交待了后事。祖母当时很难过,对她的母亲说:“你将我抚养到今天,我都没有机会孝顺你。”外曾祖母对她说:“你不要难过,你给我的是最大的孝顺,因为你带领了我信了耶稣,找到了真神,得到了永生。”外曾祖母一面对祖母讲这些话;一面又对祖母说:“听啊,许多天使在唱诗;看哪,房间里有许多天使来迎接我回天家。你有没有看见?”外曾祖母在天使的歌声中回天家了。祖母三岁失去父亲,十六岁母亲被主接回天家。

祖母给我们讲过一件有趣的事:“感谢神拯救了我。我做孩子的那时代,女孩子以缠小脚为好看,为美德。一般是将脚缠成三寸长,像粽子一样。我也已缠了脚。幸亏我早信主,我缠脚还没有缠很久。信了主以后,老师们都劝我们信主女孩子将缠脚的布带放开。所以我现在的脚虽然会比正常人的脚稍稍短一些,但是走路和一般正常的人一样。神还能用我这双脚为他奔跑。真是感谢主。”

祖母和祖父结婚以后,他们带着一岁的孩子回到祖父的家乡去看望亲友。孩子发高烧抽筋,亲友们按当地的迷信风俗要帮助孩子招魂。他们叫祖母拿孩子的衣服给他们去招魂,祖母坚决不肯。

亲友们说:“你如果不肯让我们去招魂,你的儿子就要死。”祖母说:“我信天上独一真神,决不做任何违背独一真神的事,决不做任何迷信的事。如果为了不肯迷信,我儿子要死就死了吧!我绝对不肯得罪独一真神。”

亲友们对这个第一次回乡探亲的“媳妇”,感到十分不满:莫名其妙信什么洋教,信到我们素来所拜的佛都不认了,儿子的性命都不管了。奇妙的是,当祖母刚把话讲出口,她儿子的烧,立刻就退了,而且要喝东西了。祖母的这个儿子就是我的父亲。祖母确信:神爱世人,甚至于爱到不惜将他的独生儿子为我们舍了,我们绝对不能得罪神。

祖父多年在外经商,祖母在一个农村任小学校长三十年。同时她常出门到山区巡回传道。我还记得小时候,常听见乡亲们说祖母是非常有威信的。当时农村和山区常有土匪出入,祖母十分勇敢、机智和镇静。不可思议的是,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山区,土匪碰见她就会必恭必敬,听见她的名字就会害怕逃跑。她的秘诀是什么呢?只有一句话:时时刻刻靠主,专心爱主,靠主,敬畏主。有主什么就都不怕。

我小时候,祖母就常给我们讲圣经故事,并教导我们基督徒应有的行为。每天晚上祷告时总要叫我一起跪下,各自祷告,每次至少都要跪半小时以上。她常常要拉长耳朵听我有没有在祷告。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好祷告那么久,所以为了应付祖母,我只好将主祷文从头背到末了,一遍又一遍地背。有时都睡著了,常常醒过来时,祖母已经走开了。

家中的长辈,祖母、父母、姑母等,一生都是省吃俭用,刻苦耐劳,但不是守财奴。祖母对什一奉献的教导,我尤其记忆深刻。她讲什一奉献,不要以为是我们对神有什么功劳,这本来就是神的,是我们将神的钱奉还给神。我小的时候,家中每逢有特别的事情,如生日、考试,或是病得医治等,祖母总要带领我们感恩聚会,并教我们另外献上感恩奉献。小孩子没有钱,她就将自己的钱拿出来替我们奉献,并且再三叮嘱我们对神所赐的恩典要常常感恩,既存感恩的心就该奉献。

我父亲是一位著名胸外科医生。父亲十分敬畏神,事事处处都以神为第一。他确信他一切的成就完全是神的恩典,深知自己只不过是神的管道,是神手中的器皿,离开了神,他不能做什么,而且也失去了生活的意义和价值。每次他进手术室前,他一定要跪下祷告。他不但自己祷告,而且还要请家人也为他、为病人以及为整个手术过程祷告。

父亲在祖母、母亲帮助下,和姑母一起创立了以传福音为目的的福音医院。在这医院里,有传道人给病人传福音,带领院内同工聚会;祖母、父亲、姑母也都常给病人传福音,为病人祷告,安慰他们和他们的家属。许多病人不但身体得医治,而且灵魂得到拯救,心灵得到归宿。神不但借着医生的手医治病人,也借着同心的祷告拯救那些患了不治之症的人。有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史悠扬先生,在福音医院信了主。有一天昏迷了。他昏迷了三天,三天醒过来以后兴奋地告诉家人:“我是从天堂回来的。几天以前,我看见自己从身体飞出去。在宇宙中飞来飞去。宇宙是如此浩瀚,太伟大了,太奇妙了。有一位天使带我飞到天上,我看见主耶稣。我无法形容他是怎样荣耀和慈爱。看见他,我有说不出来的感受。我感到说不出的满足、喜乐、安慰……我不愿离开他,他用手抚摸着我,对我说:××,你现在暂时要回去两星期,你家里人还没有信主,你要将福音传给他们。你将家事安排妥当,然后回到我这里来……”两星期后,这位病人弟兄带领全家都信了主,将家事安排妥善后,他欢欢喜喜地回天家。

每个星期日,我都跟着大人们去教会做礼拜。我记忆犹新,我的祖母总是教导我:到圣殿敬拜神,一定要恭恭敬敬;坐着听道,人要挺直;两条腿、两只脚要并拢。做完礼拜就是上主日学。老师给我们小朋友讲很多圣经故事。我非常熟悉四福音中的故事。耶稣基督降生的故事,耶稣用五饼二鱼使五千人吃饱啊,平静风和浪啊……等等。我也会讲:我们都是罪人,耶稣为我们的罪钉在十字架上流血舍身,流出宝血洗乾净我们一切的罪;只要我们信耶稣,我们就可以上天堂。

我就是在这样一个敬虔的基督化家庭中长大的。浓郁的基督信仰的教育和熏陶,成为我信仰的苗圃,如今回想起来何等感恩。

但那时我对基督耶稣认识有多少呢?我想:我父母是信耶稣的,而且他们十分敬虔。我自己呢,每个星期都风雨无阻跟着大人去做礼拜。只要我将耶稣的故事都记住了,上主日学做个好学生就行了。至于罪,人人都有罪,那当然我也是罪人。骄傲、妒嫉、贪心、恨人,谁没有?我就承认自己是罪人好了。这样如果有上帝的话,上帝一定可以让我上天堂;如果没有上帝,我也不吃亏。因为我很欢喜主日学的一些活动,特别喜欢复活节和圣诞节。因为复活节可以玩“画鸡蛋的卡片”游戏,将所找到的卡片可以换巧克力蛋来吃,很好玩啊。圣诞节可以看表演,看人扮演马利亚、约瑟、婴孩耶稣,还有牧羊人啊,博士啊等等,化装得很有趣,好开心啊。在那时,别人看我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我也以为自己是一个好基督徒。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神?为什么要信耶稣?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成为真正的基督徒?

我在初三上生物课的时候,老师上课提问我:“你说说看,人是猴子变的,还是神创造的?”我当时在犹豫。我想:我如果说人是上帝创造的,我还不知道有没有神呢!但如果我说人是猴子变的,一方面我不相信,另一方面,我怕父母会说我的。所以最后我还是回答老师说:“人是上帝创造的。”老师给我零分。

这一个零分给得好!这个零分成为我一生的转折点。从那时起,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放不下的意念:到底有没有神?到哪里去问呢?当时很多人都知道我们的家是一个很虔诚的家庭,而且也知道我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我怎么可以去问别人到底有没有神呢?这岂不是拆我们家庭的台吗?那么,我可以问父母吗?想想不行,我怕他们难过,他们会以为我放弃信仰了(其实我从来根本没有真正的信仰)。问祖母吧,我还没有开口,祖母就说(大概她看见我的悖逆相):“孩子啊,千万不可悖逆。”我刚要说的话,就收了回去。

“到底有没有神?”这强烈的意念一直萦绕在我心中。我真是痛苦。我只有祷告说:“主啊,到底有没有你?如果有你,我就相信,而且相信到底。如果没有神,我就不信耶稣了。”有时我在走路时这样祷告,有时在睡觉时这样祷告,有时我莫名其妙地跪在地上祷告。在这段时期内,一方面,我仍是“虔诚的基督徒”,继续做礼拜,参加青年团契;另一方面,我内心不断呼求,在与神的关系中挣扎。也就是说,你若说我是信的,我好像不能确信神的存在和救恩;你若说我干脆不要信,我又放不掉。这样情况大约过了半年时间。

1952年年终,教会青年团契有一个除旧迎新联欢会。会上,做一个游戏时,主持人有一个问题要大家回答。那就是:你有没有得救?你怎么知道自己已得救,你有什么凭据?当主席问到一位弟兄时,这位弟兄回答不出。当时我心中很着急,因为我怕主持人会问我,因为我给人有着虔诚的假象。我一急,就拼命地诚心诚意地呼叫“主啊,主啊!”不叫则已,一呼叫主,奇迹发生了。忽然在我面前好像放电影似的,呈现一幅幅画面,将我从懂事以来所犯的一些罪呈现出来:说谎、妒忌、骄傲、偷吃东西、考试作弊、说人坏话。当我看到这些罪时,我满脸通红,我看看前后左右,生怕有人看见。当时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我,我从心里自然地呼求主说:“主啊,我是罪人!求你用你的宝血来洗净我的罪。”我这样诚心呼求时,顿时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平安和喜乐。我在心中呼喊:“有神有神!我已经和神接上了。我得救了!我现在真正是神的儿女了。”

回头来看我这整个重生的过程,完全是主的带领,完全是圣灵的工作。神带领每一个人得救的方法都不一样。我们不需要去仿效别人的过程。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不管神是如何一步一步带领,最终,圣灵一定会带领你诚心诚意从心里承认自己是罪人,接受耶稣基督为你个人的救主,耶稣的血洗干净你的罪。你必定得到平安和喜乐。

重生以后,我心中真是快乐。主耶稣这样爱我,我何等渴慕要做一个好基督徒,要讨神的喜悦。除了读经祷告以外,我竭力参加教会的不同聚会和事奉,尽力传福音。我常常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哥林多前书15:58)这节经文来勉励自己。

在神的恩典和怜悯中,我因为坚持信仰,坚持圣经真理,并且带领人信主、带领聚会,曾在肉身上、精神上、物质上、地位上等方面受过试炼,和众圣徒一起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了分。感谢主,靠著主的恩典都带领过去了。在试炼中所经历的,正如诗歌所写:

试炼中有丰盛恩惠,
赐灵食充我饥肠。
虽我脚步有时倾跌,
我心灵干渴难名。
在我前磐石涌活泉,
喜乐如水常丰盈。

也实在体验了大卫的心情:“你是我藏身之处,你必保佑我脱离苦难,以得救的乐歌四面环绕我。”也真正经历了这段经文的信实:“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哥林多前书10:13)感谢主,因他有说不尽的恩典。经过试炼,我的信心慢慢成长。

我以为信耶稣得永生的意思是:一方面我们可以上天堂;另一方面,耶稣会帮助改良好我们的旧生命。我以为多作主工,就是爱主、改良旧生命的方法。但是随著我信主的年日增加,我发现这样的事实:虽然我经过了一些试炼,虽然我努力为神工作,确实除去了一些旧习惯,旧性情,但365体育官方的旧性情却无法除去。旧性情的根源——自我中心——是我内在的坚固堡垒,动都不能动。经过试炼和承担许多的事奉,并不意味着我的生命一定成长了,我可以变成完全人了。不,绝对不是。众多的事奉、试炼和改变我的旧性情并不能等同。

我结婚以后,常常和我的丈夫争论。经过的试炼和事奉的内容,成为我包装旧性情的属灵外衣,成为我和丈夫争论的资本。在神的光照下,我实在看见自己是一个个性十分暴躁、说话尖刻的人。在我败坏的本性里,主观独断、自以为是、争竞嫉妒、贪心、恨人、骄傲等等是应有尽有的。时时处处都想赢过别人,我总要讲最后一句话。我为了想要做一个好基督徒,不但在外面是拼命事奉,在对付我的旧性情方面,是拼命地苦待己身,尽最大的努力去克制自己,结果只是陷在痛苦的挣扎之中。我十分感激一位亲密的同工,他曾对我说过很中肯的话:“就算你有许多事奉,你一发脾气,就前功尽弃。”是啊,我确是如此。但我又怎么办呢?我不是不想改,而是改不来。不要发脾气,偏偏发脾气;当面不发,背后发;外面不发,家里发。不要争竞,偏偏争竞;就算克制不争,背后气个半死。我真的百分之百地与保罗共鸣说:“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如何从罗马书第七章的“我真是苦啊”,达到第八章被释放了的“生命平安”呢?我久久找不到门路。时常哀叹,祈求主耶稣:“主啊,难道这就是‘天父的儿子叫你自由,你就真自由’了么?主啊,我要去掉我的旧性情,但是没有路啊!”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应付外来的难处时,心中有平安、喜乐;尤其是越大难处越有平安、越有喜乐。但是,在应付自身如何“脱去旧人,穿上新人”时,我反而满了捆绑,失去了喜乐。我哪里是自由的人?我有发泄暴露败坏本性、软弱失败的自由,却没有不软弱、不失败的自由。我叹息说:“主啊,你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你这里来,你就使我们得安息。主啊,我信了耶稣,我确有安息。我确有进入你国度的把握。但是主啊,我在要脱去旧性情、在与败坏本性的苦斗中没有安息。我明知一个人,信耶稣以后,一定应该除去旧性情的,但不知道除去的路在哪里?主啊,求你将你的自由与安息之路指示我!将如何脱去旧人、穿上新人的路指示我!”

感谢父神在我心中不断工作,使我专心呼求、寻找生命成长的路。圣灵借着书籍、讲道劝勉我。有三位主内长者的话对我有决定性的帮助:一是,在许多试炼中,神以得救的乐歌四面环绕我们,这是神的恩典,但并不等于我们生命长大。生命长大的关键乃是:“为主失去生命反而得到生命”;二是,信了主以后,我们不但是改变了事奉的目标,而且也要改变我们这事奉的“人”,即要改变我们事奉神的源头;三是,慕安得烈说到,人往往有一个错误的思想,把自己估计得太高或太厉害。他们不断用自己全部力量,加上神的帮助去胜过。其实他们不知道自己在神面前是一无所有的。你以为你有些力量,只要神再加一点给你,你便会变成很刚强。这是大错特错。

这些教导,再加上“靠己失败,靠神得胜”的经验使我开始明白:在众多的试炼和事奉中,如果我们靠主、高举主走十字架的道路,我们就能脱去旧性情;但如果我们靠自己的能力,高举自己的意思时,对脱去旧性情是没有功效的。我开始明白赐生命圣灵的律和十字架的道路的关系;信耶稣不是旧生命的改良,乃是得到新生命;旧生命和新生命根本是两件事。基督徒的好行为不是做出来的,乃是由生命长出来的。“若不死就不生”,不经过十字架的死,不可能有新生命的成长。神的儿女不是去追求靠自己的努力做出来的好行为,乃是追求生命成长的新行为。我们并非靠圣灵入门、却又靠肉身成全,乃是靠圣灵入门、也要靠圣灵成全。只有圣灵才能引导我们走在失去生命而得到生命的十字架道路上。

于是,我开始追求走“要靠圣灵而行,顺圣灵而行”的路,走“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的路。我的旧性情,不管是外在的或内在的,渐渐地,一点一点地开始脱去。俗语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要说,在赐生命圣灵律的引导下本性完全可以改!哈利路亚。这并不是说,我已经得著了,已经完全了,我知道还差得太远,我乃是竭力追求。

奇妙的是,开始走上了这条生命的路,我的家庭生活逐渐在更新;在教会中的服事也在更新;与人相处也开始改变;心中有了平安与喜乐。赞美主!走上了这条路,我似乎感觉自己渐渐在脱去了一层壳,我能尝到一点主耶稣所说的“担子轻省,轭是容易”的味道。走这条生命的道路真轻松!正如一首短歌所说:

欢乐歌唱走生命路,赞美救主。

欢乐歌唱走生命路,因主耶稣,奇妙救赎。

亲爱的弟兄姐妹,你已经信了主。你已经得到了生命。你有平安喜乐。但是,在生命成长的过程中,你我都是何等渴慕要做一个好基督徒,要讨神的喜悦。所以虽然我们是有平安,但每每因为你的旧性情久久无法去掉,使你挣扎痛苦,以致于没有喜乐。信主三十多年以后,经过了多少无谓的痛苦和挣扎,因著主的恩典和怜悯,神开了我的眼睛,领我开始走上了这条生命的路——这条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早已完成的,又新又活的路,实在轻省和容易。这条路使我们的新生命健康成长。

40年代,在我们的家乡,我看见一件很残忍的事:一个人为了赚钱,将一个大约一岁的孩子放在一个坛里(淹咸菜的口小肚大的坛)给众人观看。将坛的两边各开一个洞,让孩子的两个手伸出坛外。在坛底下,开一个洞,使孩子可以大小便。孩子就一直在里面。这孩子无法正常长大,长来长去就是坛那么大。只有将坛打破,孩子才会成长。因此我想到,一个基督徒,虽然已经得救重生,得到了生命,但如果他以为通过克制、自我约束,尽量做好,能使自己生命成长的话,那只不过是如同将孩子放在坛中一样,反而被约束不得成长。只有打破这坛,孩子才得健康成长。让我们打破坛,也就是停止自我挣扎,自我捆绑。

是的,神说:“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诗篇46:10)。“因为那进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神歇了他的工一样”(希伯来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