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爱之窝:三:家之兴亡,匹夫有责

2016-03-14 01:59:13   阅读:1101次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三:家之兴亡,匹夫有责

一、一位弟兄的见证

  我的爸爸是一个木匠,他在二十岁的时候便从南海去越南。由于他是独子,故此他在越南结婚以后,便生了十三个儿女,其中十个能成功地存活长大,而我便是其中的长子。一直以来,虽然家里很穷,但父母却很恩爱,亦让我们兄弟们上学。由于越战的缘故,我在七二年来了香港,在七年前由于自己人生的经历,加上有些基督徒向我传福音、关心我,我便信了主。

  战后,我的爸爸被拉了下监,屋亦被充公了,这是他们“打资产”的行动。他从此便失业,本来他是一家之主,却变成阶下囚,对他来说,有一定的打击。我的母亲从来也没有出外工作,战后她当起小贩,带着我的弟弟们,寻找生计。在这个转变下,我的母亲开始轻看父亲,认为他不中用,那时家里的经济也是由她负责,故此每个人就是要花一个铜钱,都须由她批准。当我的爸爸从监里出来以后,大概是受不住这些刺激。一段时间里我也曾与他分担他这方面的困难,之后他便在外面结识一些与自己年纪相约,大概是四十多,五十来岁的人,在一些横街窄巷中,喝喝咖啡喝喝茶过日子。

  在那时候,他认识了一位女士,从此他便不受我母亲的轻视及白眼,因他的脚好象已踏出家门一样。就在十四年前开始,我的家便开始破碎。母亲整天在家里唠叨,在写给我的信里含着很多苦毒与攻击;而爸爸也写信给我,投诉母亲的泼辣。信里的内容实在叫人难堪,通常我与太太把信看过后便把它们毁灭,免得让我的儿女看到那些绝情的字眼。我为此事感到非常痛心,便将此事透过教会的祷告、弟兄姊妹的祷告,也因着牧师鼓励我们祷告,求神医治我的家庭。起初我并没有充足的信心,我心想:我的家那么远,又有山海之隔,我想祈祷不一定有效。因着这个思想,我便没有祷告。

  后来,越南开放,八七年开始,我可以回家见父母。我便尝试用自己的方法,例如:劝他们、告诉他们我已信主、亦由于我有支持他们的生活,故此也想过透过经济去制裁他们的生活。然而,这些方法不收效,反而有反效果。爸爸对我说,我十八年前偷渡时的费用,现在要连本带利还给他。我若不把这七十多“两”金还给他,便和我“一刀两断”。我后来也真的把这些钱还给他,免得他再在这事上唠叨。实际上,我的爸爸后来却把这些钱给了“别人”,大家大概也可以猜想到是给了谁。

  我当时很失望,眼见父母、家庭决裂到如此地步,兄弟们也分开居住。后来,有个居住在美国的弟弟献计给我,说父母亲很重视我,我可试试回到家中轻轻的在他们面前割脉,他们必定大为紧张,说不定一看到我“流血”便会和好。我心想:弟弟就只是负责献计,但倘若我不慎割脉割得太深,我的家又怎么办呢?之后我与太太商量,太太反对我假扮割脉。于是我又跑回老家,用更重的语气对他们说话,有时说到伤心处自己也会落泪,然而他们见到我落泪也是无动于衷。我的妈妈只是说,都是爸爸不好,若他能改好,她亦可改变。而爸爸便说,母亲那样泼辣,怎能跟她相处?更劝我在家住数天便会明白了。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三年前,我便在我们的伉俪团契分享此事,大家再次鼓励我祷告。我心想:即管试试。我的太太也有感动与我一起为此事祷告,我们便在晚上就寝前,用祷告记念此事,求神软化我父母的心肠,又求神让福音早日临到他们,让他们早日归主。我有时打长途电话给他们,有时写信给他们。本身我是经商的,平常颇为忙碌。但我决意买入一百个信封。心想:当我写完这一百封家书给他们后,他们的情况必定有改善。怎料,这一百封家书寄出去了,他们的情况与之前也差别不大,效果不太显着。去年,我又买下一百个信封,大概寄出二十多封以后,开始看到果效。当我们不断以祷告交托此事,回去探望他们时不住地与他们分享福音,又与他们分享我在婚姻中所经历的种种际遇与困难,以及自己如何在婚姻中得到了医治。

  就在距离现今大约三个月前的时间,有一天,我的太太意外地收到我爸爸的来信,然后打手提电话通知我。当时,我正在车上,心里想:大概又是从前那些“吵吵闹闹”,或是“要钱”的信罢!我也习以为常了。怎料,我的太太说:这封信很不同,你的爸爸说愿意信耶稣。那时,我立刻便激动起来,连忙问她说:是真的吗?便叫她把信读给我听。那时,我驾车正在停车场中转弯,一边泊车,一边听着。我的爸爸在信中说,他现在愿意接受耶稣作他的救主,但他不懂得祷告,请我下次来信时教他祷告!在下款中签署:父字。就是这样,我的父亲一向与我说话不多,连这些都象“命令”一般。

  当我听着的时候,心里满是感激,而泪水亦立刻涌出来,就连要与太太挂断电话也忘记了。当我步行到停车场取停车证的时候,那个外籍护卫员也看了我几眼,那时我仍不停地流泪,因为我实在是很开心。我心里面不停地对主说:主耶稣呀,你真的听我们的祷告。我感受到一个很大的恩惠要临到我的家庭、我父亲、母亲身上。虽然我的车子是有车顶的,但我却好象感受到有些东西要从上面降下来一样,要看顾我的全家。我感到很开心,很感激,那种感觉,实在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

  后来当我泊好车子,把车门关好以后,我在车厢内大叫:主耶稣,感谢你,你是听祷告的!然后,我在车里出来,一边走,一边吹口哨,一个轻松得意的样子。的确,儿时的我便是个很开心的人。而当时,我就象自己十多岁时的样子,很开心。虽然,接着我要开一个很紧张,会受压力的会议,但我仍然很开心的走到那地方。同时,我有个冲动,想尽快跑回越南,拥抱爸爸,大哭一场,对他说:神的爱临到你以后,你会懂得如何爱这个家,祝福你,多谢主耶稣爱我们一家。

  结果,过了一天以后,我打电话找到他,问他说:爸爸,我们收到你的来信。他很轻声地回应:嗯!了解爸爸的我,知道这个回应已道明了一切。接着,我说:很好,你肯信耶稣,我们的家会得拯救,妈妈亦会得救,然后,你会感到很幸福的。你想祷告,我跟你一起作一个“决志”祷告,好吗?我不敢说“教”他祷告,怕这样会惹他怒气,所以很小心地选取了这个字眼。接着,我们便透过“长途电话”,我说一句,他说一句地祷告。就在这时候,我爸爸的声音,从一个严父,一个在我小时候随时会掌拍我头的人,变得很纯,就象一只羊羔似的。说完以后,我说“阿们”,他也跟着我说“阿们”。我接着又跟他说:爸爸,恭喜你,你现在肯“决志”归主,我们以后会不断“跟进”你的信仰情况,我们的家会“有救”了(我刻意地重复这句话)。事实上,当我与他一起祷告的时候,当我说到中段的时候,我也说不下去,我的眼泪直流,我的声音哽咽,我的爸爸则在那边等着,当我平静下来以后,我便与他完成那个祷告。

  这样,当爸爸决志以后,有一次,他的眼睛要做白内障手术。他那年七十三岁,我的妈妈则六十八岁,而他们这个“破坏”了的婚姻,也这样维系了十四年之久。因着这个手术,他们要到香港,亦在这段时间,我把父母亲带来教会聚会,一起敬拜神,领受神的话语。牧师十分关心我们一家,常常礼拜完毕以后,与我们一起上茶楼,大家彼此勉励。牧师又与我们分享有关人的恩怨、苦毒等问题。为什么我们在生命中存留着这么多这样的东西,乃因在未信主以前,没有得着神对我们那份爱,就是在夫妻之间,也是很难相处的。牧师又与我们分享他与他的哥哥从前很多的争执和斗争。我的妈妈听着,心中有点“软化”,亦因此,我看着她慢慢的有一些改变。爸爸因为已经归主,他听着这些,会很容易便把这些听进去。

  原本按着时间来说,他们在十二月二十三日,也就是来港一个月以后,便要回越南,而一般情况下不可延期的。那天,我心里很着急,因那是他们在香港最后的一个星期天。迟些时间,又不知会有什么样的转变。我们在离开茶楼时,我的爸爸与妈妈在一边走,牧师在他们旁边走着,我忽然有一个冲动。一直以来,我都希望爸爸与妈妈能和好,我见爸爸此时已软化下来,便跑到爸爸身边问他说:爸,你是否想牵着妈妈的手呢?爸爸望了我一眼,如往常一样,他把我望一眼我的心便会冷下去。但我想,他也没有说不肯呀!这样,我便厚着面皮,转个身问妈妈说:若果爸爸要牵你的手,你是否会让他呢?妈妈只是“嘘”了一声,意思可能表示“那么多人,怎好意思?”,或者亦是由于她心里还没有完全“顺服”下来。但她也没有说“不”呀!那时,我的心不知为什么那么坚决,忘记了身边周围有人。我踏前一步,拉着爸爸的手,把它往后拉,妈妈的个子较小,把手拉过来以后,与妈妈的手拉在一起。爸爸手拉着以后,妈妈没有把手缩回去,我的手也拉在一起。那时候,我的毛囊正在扩张,我的毛发在摇晃,我更在心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牧师此时往前走了几步,我便说:爸,妈,你们现在手牵着就好了。那时候我的眼泪亦已开始涌出来,我的心里只是说:主耶稣,你一直都在看顾我的一家,你现在将这个结果放在我们面前,他们夫妻能够和好。后来,我们走到路边,他们的手也是一直牵着。我的妈妈虽然个子不高,却看见我在流泪,便说:不要那么丢脸嘛!我心想:我也不怕丢脸,不以福音为耻,神的能力,神的爱临到我们的家,祂能把我们一个这样破碎的家医好,有什么能阻挡我们把这样的事与人分享?我没有直接回应她,只是存着一个很欣慰的心。

  接着,那天便想着他们要离开了,那时,我的妈妈还没有决志。见到今天有这样的结果,回家以后,便叫他们坐在一起拍照,是张期待已久的相片。他们真的坐在一起拍照,而且是很高兴的样子。接着,便赶去机场。本来,到机场的路,只花七八分钟便会抵达。怎知,那天,当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因为交通挤塞,前面发生了交通意外,我的车子便上不了高架桥。后来到达机场以后,因为迟了五分钟,机场职员不肯让他们登机,父母亲也就不能如期回去。若是从前,我的爸爸妈妈一定又会很不开心,抱怨为什么会弄得如此。做儿子的,此时最好有个洞,把头钻进去。但那天很特别,他们在机场只是很有耐性的在等,没有说什么不能上机的事,却在回忆他们很多从前的事,很和谐的样子,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我们便立刻回家,并将航班改在两天后。在回家途中,我想,明天教会有个叫“和好福音”的聚会,可再次邀请妈妈前来参加,作“最后一击”,希望妈妈能信主,我还勉励自己努力。那天晚上,我们全家人都出席了,妈妈坐在一边听,当中有两位姊妹分享见证,一个分享自己得了肝病,后来得医治的经历,并分享在医治其间自己的信心,当主耶稣的爱临到时人生中所经历的轻省、所得到的活力等。另一位则分享她本身经历的一个很不愉快的婚姻,她丈夫因着经营生意的缘故时常把她置之不理,她自己带着儿子,时常留在家中,生命中有很多痛苦与怨怒,对丈夫有很多的埋怨。后来,有位基督徒朋友向她传福音,她便开始参与团契。后来她决志信主,她分享到她信主后的喜悦。之后,她开始看到丈夫勤力、肯照顾家庭的地方,因而学会了对丈夫包容。而她的丈夫亦看到她的改变,亦学会彼此接纳。

  我的母亲听着这些见证,我看着她的面容,感到她被这些分享感动了。后来,当牧师呼吁哪位要决志信主时,我看看我的妈妈,然后对她说:妈,你等会儿可以举手。她听后又把我望了几眼。我见她好象有点犹豫的样子,心想:会不会她怕举手以后,别人可能会请她说话,而她会不知怎样回答呢?或是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之后,当牧师再次“呼召”的时候,我便叫她举手,对她说:没什么的,你决志以后,牧师会为你祝福,神的恩典会临到你,你以后人生的路便会容易很多,轻省很多。你看到爸爸也有很多改变。那样,她便把手举起。举手以后,陪谈员很关切地与她分享,又给了她一些资料。那晚,妈妈非常开心。她的嘴就象合不拢似的,整晚面露笑容。

  决志后一天,他们便返回越南,整个回程很平安。临离别前,我对妈妈说:你回越南以后,要把偶像拆掉。她听着,不敢怎样推辞。只是说:我拜了这些那么多时间,就是要拆掉也要选个时间,就是交个朋友的也要“好来好去”。听到她这样回答,我心里又有点惊惶,怕她对过往的信仰挥之不去。我与妻子就此事商量,妻子说:你暂时不要在此事上施压,婆婆刚刚决志,慢慢来吧!我们便为此事继续祷告。当母亲回去数天以后,我致电给她,问她在信仰方面进展如何。她回答说还不错,已有到过越南的一家教会——光中堂。我接着问:那么,那些“神位”将如何处理呢?她说过几天,做一次“酬神”仪式后,她便会把它们送到庙宇去。我说:那好了!如果你真的能这样做,那我年底时回来“剪彩”!她说:可以了,我答应你的必定能办到。这样,我便定下心来。我了解我母亲的性格,她是那种说过就办的人。

  结果,在农历年初一的日子,我们一起回到越南。在我的母亲带领之下,六个家庭,包括她的三个儿子,两个女儿的家庭,及自己本身的家庭的神位,全部被移走。感谢主!我看到她的信心,亦看到爸爸与她的和好,他们结婚以后彼此相爱的情况说之不尽。从前家里贫穷,要借钱渡日,借钱让我们能分期缴交学费等情况,他们娓娓道来。又说出爸爸从前如何勤力,不断将对方的好处说出来,而绝口不提起半点不好的地方。感谢主!看到我的家庭能有这样的结果,真的很开心。我记得圣经中有这样的说话: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必得救。这是个很好的应许,我深信不疑。透过爸爸妈妈的和好,弟弟妹妹等也随着他们到教会聚会,除了我在美国的那个弟弟。他本身是个颇横蛮的人,在越南时曾坐牢,打架等事不计其数。用小刀,用手枪,时而有之。因怕被警察找到,时常亦不能回家。到美国以后,亦曾试过想用手枪解决一些私人恩怨。是属于那不能给人欺负和很暴燥的人。但当他听说爸爸妈妈和好以后,我致电给他,他说:竟有此事发生,竟能如此?他好象不能相信的样子,只是说“很奇怪”来形容。我对他说:你信耶稣吧!我从前给你的录音带你好好的去听。他回答说他有听,听了以后也觉得不错,有点象喝“苦茶”的滋味,但过后回到厨房时,又是“火红火绿”,心情又会欠佳了。我的弟弟是厨师,在美国的费城工作。我对他说:这样听来,你有进步了,继续吧!主耶稣的爱会降临到你身上的。你看见哥哥现在好象很懂得关心你的样子,其实不是我懂得如何关心你,而是由于我曾经历主耶稣的爱,我才能够这样持久地关心你们。慢慢地,他接受下来,亦开始参加当地的华人教会。

  有一次,正与他通电话时,他说要去理发。我心想:他又故态复萌了,认为我说的不合他心意。怎知他说,他理发后要到教会去。可能由于他一向不修篇幅,那我便说:你想到要整理自己才到教会,证明你懂得尊重此地方。后来他也说:其实,很感激我这样关心他们。我其实对这个弟弟也认识很深,他离开越南十多年了,从来与他通电话也没听他说过什么关心的话,只会在经济上有困难时,问我是否肯帮忙。若说能帮还可以继续,若说不能帮,很快就会把电话挂断。一般来说对话也比较“晦气”。然而渐渐地,我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他的改变,人也变得比从前温柔了。他的身体很魁梧,练得一身肌肉,又“纹身”,脱去上衣后,他的身子可能会吓怕一些人。

  有两次他到香港来与我在街上走时,警察都会按着他,搜他身。他接着就会拿本“回美证”给人看。我便对他说:你看看,你的打扮、行为、目光是很容易惹人怀疑的。这不是做哥哥的嫌弃你,我没有,也从来不会。只是由于你心里那么多鬼诈和恶毒,你的眼神是逃不了那些警员的眼睛。起初,他还生气地说:下次我到香港来时,我要穿短袖的衣服,好让他们多查几遍。其实他也知自己不真的是坏人,那我便跟他说:这又何苦呢?何不自己收敛些,做个别人看得过去的“好人”,不更好么?现在,他真的愿意改变,感谢主!他现在肯到教会去。从电话的对话中,我知道我的弟弟会得到拯救。我在这里再重提神的话: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感谢主!

  感谢主,透过以上的见证,能够带给我们一个出路。这个出路不单是指他的家,又不只是我的家,而是我相信你们每一个家庭,你的同事,你的亲友,每一个人的家庭,同样有出路。无论他们的怨怒、缺裂有多久多深,在神之中,这些全部可以一笔勾销。一九九四年被联合国定为国际家庭年,为何要定这年为国际家庭年?有可能因为联合国看到世界各国中离婚、破裂的家庭、孤儿、问题少年等情况愈来愈严重。美国与欧洲的离婚率已经超过百分之六十。一百对夫妇结婚,超过六十对夫妇离婚。香港在过去十年来,离婚率增加了五倍。台湾与大陆,离婚率亦超过三分之一;换句话说,三对夫妇结婚,其中一对夫妇便会离婚。此问题愈来愈严重,而且,这不单是那些不信的人的问题,就是连信徒也是这样。更可悲的,就是连传道人,也不能幸免于难。一九九二年,超过二百多位美国传道人,因为他们婚姻的破裂,以致要被迫离开他们的教会,不能再担任牧职的工作。这是撒但一个很毒的招数,透过攻击人的家,令这个人不敢抬起头来。

  若我们阅读报章,几乎每一天也会读到一些家庭惨剧。上星期,在西湾河发生一宗骇人听闻的惨剧。一个婆婆用刀斩死了她的媳妇,然后自己跳楼自尽。另外有一个新闻,不知在何时发生,是“羊皮卷”的新闻,应该是在很久以前发生的。它的内容是这样:一家人,两兄弟,爸爸妈妈只有这两个孩子。结果这两个儿子,大的儿子因为弟弟受宠,较多受赞赏,看在眼里很不是味儿。后来,他找机会欺骗了他弟弟,带他去了一个荒山野岭的地方,并把他杀掉。杀了他以后便带罪潜逃。这个新闻是何时发生呢?是那份报纸的报导?是圣经。

  我们的报章刊登的其实不算是新闻,实际上是“旧闻”。而事实上,在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有关家庭的新闻,就是这宗新闻。但这宗新闻却继续不断存在于社会上,然而社会却没有一种醒觉。直至一九九四年,才把这年定为国际家庭年。实际上,若我们留心读圣经,就会发觉我们若早学会重视神所重视的事,我们今天的世界便不会弄得如此地步,今天的家庭也不会弄至如此地步。神所重视的,要你与我跟着去行。神所重视的是什么呢?第一,就是我们的信仰应放在我们的优先位置;第二,就是将我们的家庭放在我们第二的优先位置。如果我们能这样作,我们很早便能避开这一切的新闻,这些新闻根本不会存在。

  今天我们需要探讨,到底我们怎样才能避免这样的破裂境况?怎样才能帮助我们的同事、同学、亲友,让他们或许已四分五裂的家,可以重建起来?以下有两个秘诀,就是在创世记第四章1至16节所告诉我们的。这两个秘诀就是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该隐,另一个叫亚伯。


二、该隐

  第一个秘诀,就是不要做“败家仔”。败家仔是以该隐为代表。圣经中该隐这个字有两个意思。在希伯来文字根之中,第一个意思是“得”,亦可解作“抓”、“扫荡”。总而言之,就是叫自己得好处。换句话说,该隐,他表达自己名字的意思,就是什么也要得到,什么也要抓到。或许他的父母生他时,因为他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儿子,他们实在欢喜若狂,故此便为儿子改名:我得着了。父母的意思是想说:我们得着了,我们得了个儿子。但实际上,因为他们太欢喜若狂和紧张,他们把一切焦点都放在这个儿子身上。儿子要什么,便给他什么。名义上是父母得,实际上是儿子得,如此便把他宠坏了。故此,该隐,这个名字的第一个意思,名如其人,就是一个要“得着”的人。

  第二个意思就是“矛枪”。枪,是用来伤人和刺人的。换句话说,该隐不断要“得”、“得”、“得”,若他不能达到自己的欲望和期望时,便会不惜用任何手段与行动伤害人,把人刺伤,目的就是要以他的欲望、期望为依归。

  今天在我们的社会中,实在太多的“该隐”,因为有“该隐”存在于我们的家里面,令我们家不成家,亦因为有“该隐”存在于社会中,令我们的社会不能成为一个和谐的社会。为什么家庭会破裂?现在看看这个败家的儿子——该隐,怎样把家败了。


1)态度上的败家

  创世记四章五节,“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便大大的发怒,变了面色。”第一阶段的“败家仔”是态度上的败家,就是我们将我们的怨恨、恼怒、憎恨、不平带回家中。该隐就是这样一个人。圣经记载他是“大大的发怒”,连面色也变了。怎样才是大大的发怒?就是他发怒的时候,面筋暴现,眼睛好象发出“青光”似的。从前,我与爸爸单独相处的时候,当我俩四目相投,如果你在旁边你便会看见那些“凶光”,就好象是说“我要把你吃掉”,又好象那些豹在怒吼一样,你一看见就会害怕。

  这种情形为何会造成家庭破裂呢?就是因为我们在态度上,对人尖酸刻薄、小看人、鄙视人,或是不理会他人,总之对方有什么困难,都是对方的事,与自己无关。或是带着很多怒气,整辈子都是好象在恼怒他人,总是把脸拉长,面孔黑黑。

  “败家”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称为“忽略的败家”。什么叫“忽略”呢?你看见家人这么辛苦,你本应去问候,却一句也没有。例如:母亲十分忙碌,然后叫你来帮忙,你却说:“你是否搞错了,我工作得这么辛苦,你还叫我来帮忙?你自己做好了,为什么要我来做,为什么又不叫他做呢?”另外,当家人生病,你却不看一眼,就是偶尔给他一杯水,也是说:“拿着!”水也险些撒了出来。我们忽略家人的需要和感受,当他们不存在,就是“败家”的态度。


2)言语上的中伤

  当该隐看到神悦纳了亚伯和他的供物,而不悦纳自己的供物时,很不喜悦,他就用言语伤害他的弟弟。“该隐与他的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这段经文的中文翻译与原文翻译稍有不同。中文圣经记载,“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却没有提到说什么。事实上,原文是这样,该隐对他的兄弟亚伯说,即是下命令的意思:弟弟,我们往田里去。英文的翻译是“Let us go to the field”,这是他们说话的内容。

  这段经文清楚交代,该隐是有计划蓄意谋杀阿伯,他欺骗弟弟去一个荒山野岭,没有人看到,父母也不在场,就在这时候,他就把亚伯杀了。今天,这现象常常出现在我们的家庭内、每一日的生活之中,在我们的同事之间。我们曾否试过用言语辱骂别人,背地里向别人批评我们的亲人、论断他们、中伤他们、诋毁他们,或是嘲笑他们?用言语中伤他人,称之为第二阶段的败家仔。

  有一位太太,整天在一位牧师面前数说丈夫的不是,抱怨丈夫一辈子也不能买一幢物业,不及别人可以自置物业;丈夫没有能力购车子给她坐,而别人早已拥有自己的车子;别人怎样聪明,而丈夫却又蠢又钝,更说自己不幸、命苦,嫁给一个这样的人。后来,牧师与这位太太有几次谈话后,便对她说:“其实,从我与你的谈话中感到,至少有两个地方你可以向你的丈夫学习。”那位太太便叫道:“从他身上学习?他有什么优点?”接着,这位牧师便说:“我看到他有两个优点。第一,他从来没有在我的面前批评你。”意思是说她常在牧师面前批评她的丈夫。“第二,他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没有错。你的丈夫十分坦白,他承认自己有弱点。”然后那位牧师鼓励她说:“若你真的想你的家庭有改变,你应该多些鼓励你的丈夫,他稍微有些改进,便赞赏他。”

  另外,有一个十岁大的孩子,读历史科的时候有点不明白,便问他的爸爸。“爸爸,为何会有第一次世界大战?是怎样打起来的呢?”他的爸爸慢条斯理地说:“很简单,因为德国入侵比利时,跟着便开始打起来。”怎知,小孩的妈妈在旁边听着,感到很不服气,便说:“你真的搞得大错特错!孩子,不要听他胡说八道,真正的原因是比利时人杀了德国人才对。”结果,他的爸爸又不服气了,便说:“孩子是问你还是问我?你在瞎说!孩子是在问我,不是在问你,你走开好了!”那位太太便说:“但你在胡说!”接着彼此骂战,不住的说对方在胡说。最后,那个儿子说:“现在,我明白了!”接着便走开了。

  这个儿子实在聪明,“怎么会有第一次世界大战?”不用解释,他只要看着他的父母便明白了。我们很多时候带着这些“败家的病”回到家中,因为这个缘故,我们把家人伤害了。狗,不会被你的言语所伤害,就是你骂它是“不好的东西”、“蠢东西”、“跛子”,它也会给你摇尾。人却不一样。神是道,祂要将这个道赐给人,以致“说话”本身,就可以直接伤害人。我们有没有受了“一肚子”气回家后,透过言语论断、中伤、批评,甚至咒骂、嘲笑家人而令他们难受呢?


3)行动上的伤害

  该隐不单只是言语上伤害别人,他却一直往下钻,到了第三阶段的败家病。第三阶段的败家病是什么呢?就是他叫弟弟往田野去,到了田野后,他就把弟弟杀了。这个行动上的伤害,成为很多家庭破裂的主因。用手伤人、用手指着人、掌掴别人等,各式各样带伤害性的动作,都会令彼此间的裂痕深藏于人的心中,彼此不能忘怀。就是因着这个缘故,该隐的家破裂了,他的父母哀痛欲绝,而他本人又怎样呢?

  创世记四章九节,“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么?’”该隐把他的弟弟杀了,神问他弟弟在哪里,他反而说:“我怎么知道?与我何干?我又不是负责看守他的。”以这样的态度回答神,神便立刻直斥其非,说:“你还在撒谎,你把你的弟弟杀了,地底下也有声音出来,你弟弟的血也在呼唤。”随后,这个对家人不理不睬、视家人的事与己无关,就是杀了人也不肯承认的一个人,他最后的结局如何呢?创世记四章16节,“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伊甸是喜乐、开心、享受、满足的意思,该隐从一个快乐、满足、享受的家庭,要被迫去到挪得之地。挪得这个字,在希伯来文就是流浪、游荡、或是飘流的意思。本来是一个有家的人,为何会成为一个流浪客?为何成为一个飘流的人呢?归根究底,因为他是败家的儿子,他亲手拆毁了自己的家。

  我们在家庭中,是否好象一个飘泊寄居的流浪客。“家”对于你来说,是否好象旅馆?你回去只是睡一睡,整理一下衣装便离开。你完全不觉得这是你的家,你愿意委身去爱、关心和照顾她?若是这样,这是一个很可悲的现象。

  失去了一个享受的家,结果就是流浪、是飘泊。如何能避免这种事情发生?我们不单不应做败家的人,还要彻底洗掉在我们脑袋中那些态度、言语和行动上的败家表现。如何才能彻底的洗掉呢?你可请家人、同事、团友,或与你最熟悉的人帮忙。你告诉他们你是属于哪一阶段的“败家”,请他们提醒你。

  另外,还有一个方法。有一个弟兄来对我说:“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怒气,因为在公司里我受了一肚子气,回到家时,我真的要发泄,若不发泄我便会垮下,心脏病发,甚至会死亡。”我半信半疑,问他说:“真的吗?”他说:“是真的。”事实上,这位弟兄信主后,曾在我面前哭过数遍,说:“我知道我不该如此,但我却办不到,时常发了脾气,我应该怎办呢?”后来,我告诉他一个方法。我问他:“你每次从公司回家时都是一肚子怒气,对吗?”他说:“是的,那个老板的要求真的很不合理。”我说:“这样,当你满肚子是怒气的时候,不要立即回家。”“那我应该往哪里去呢?”我便说:“你应先去一个没有太多人的公园。”“去公园干嘛?”我便说:“到公园后,你找一个假想的对象,你假设他是你的老板,你便指着他不断骂,将你的所有冤情、苦情,尽量倾出。”然后,我给他读了一段经文,“神说:‘申冤在我,我必报应’”。我鼓励他要祈祷。把一切不平、不快、一切令他心里不舒服的事,一股脑儿的向神倾诉,因为神是最好的倾诉对象。 我又鼓励他:“若你感到很困倦时,你可以到咖啡室或公园,在那里小睡一会。当你小睡过后,精神恢复过来才回家。”过了两个月,他来跟我说:“牧师,你的建议颇奏效啊!”他告诉我他少了发脾气,不是完全没有,但次数却比从前少得多了。而且,上星期当他骂他的儿子时,他觉得很不自然。我便告诉他:“你成功了!若你在骂人时感到不自然,即代表你成功了!从前骂人骂得很自然便是失败的表征。这两个月因为没有‘操练’骂人,而现在骂人感到不自然,我要恭喜你。但现在你还未算完全成功,因你还有骂人。若你一开口要骂人时便感到很羞耻,然后问自己,为何会这样呢?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成功。”这位弟兄亦肯接受我的规劝。

  你是否希望脱离所有败家的病征?如果你有此希望,你可继续尝试用不同的方法提醒自己。有一对夫妇尝试将一些经文写在小卡上,如“不可含怒到日落”、“不可同时又颂赞,又诅咒,因为它们都是出自一个口”,然后贴在家里来提醒自己。他们亦实践彼此认罪,互相代求。


三、亚伯

  我们不单在消极方面不作“败家仔”,在积极方面,我们要做“兴家仔、兴家女”。怎样做个兴家的儿女呢?这便是在圣经中同一章提到的亚伯。在希伯来文中,亚伯的意思是蒸气、一口气、或是过渡者的意思。这全部的解释也是指向同一个的意思,就是短命、短暂。然而,这个名字却提醒我们,为什么亚伯能成为一个兴家子?为什么亚伯与世无争呢?那就是他认定人的一生很短暂。

  我们的一生都如一口气、如蒸气一样,我们都不过是寄居的客旅,没有东西我们可以永远抓住,所有东西终究有一天要离开我们。亚伯看着他的哥哥,他相信无论哥哥所得多少,他也要“赤身而来,赤身而去”。亚伯因为认定这件事,以致他有两个行动。这两个行动很值得我们学习,能令我们成为一个兴家子,能建立自己的家庭。


1)把最好的献给神

  第一个行动,就是将最好的东西投资在永恒上。圣经说:“亚伯将羊群中头生的并羊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亚伯和他的供物。”为什么耶和华看中他和他的供物呢?我相信并不只是因着供物的缘故,而是看中亚伯这个人。圣经说:“该隐由于行得不好所以不被看中。”而该隐献的供物也不是神所吩咐的,以致他的供物也不被看中。亚伯为何献羊呢?我相信有两个可能。第一,就是神创造了人,人离开了神后,神便杀了一只羊,将这只羊的皮用来遮盖他们的身体。但亦可能从那时开始神便吩咐亚当及夏娃,当他们献祭之时,要献羊给神。第二,就是神曾经直接吩咐该隐及亚伯,要他们每一次献祭时,都要献羊。为什么神要这样吩咐他们?当时他们也不能明白,因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是很遥远的事。从整个圣经的启示神学中,我们知道这羊有预表的意义,是预表耶稣基督来这世界,透过这只“羊”的流血、舍命,令全人类的罪可以得到赦免。

  正是这当中的预表意义,因此神命定他们要献羊为祭。亚伯是一个顺命之子,他听神的话。或者,这是父母吩咐他的,他听父母的话,所以每一次他也是献羊给神。他不单顺命,他献的更是头生的公羊,头生的羔羊。因着这个行动,可见亚伯是有理性、意志,并且有情感。他的献祭十分有心思,他不是随便拿一只羔羊献祭便了事,他是特意将头生的羔羊,就是最好的献给神。以后是否能有365体育官方羊,他不清楚,但他想既然神已将最好的给他,他也将最好的献给神。

  这是个有情感的信仰,认定人的一生是很短暂,而将短暂的东西用在神之上,以致神可以将这些东西转变,成为一些永恒的东西。

  上星期我收到戴绍曾牧师的一封家书,家书里提到他的儿子占美的婚礼,很令我感动。他的儿子与一个华裔的姊妹结婚,结婚以后与太太在美国波士顿的一间华人教会牧会。这是从戴德生开始,他们的第五代在华人教会事奉。最令我感动的,是戴绍曾牧师说到他的祖父一百岁冥寿时,他的爸爸便带着他,还有三个兄弟及他们的太太,九个孙儿并他们的太太,还有九个玄孙,一起与戴德生二世,在家中委身立志。他们的委身祷告是约书亚记廿四章15节,“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他们一家不但“必定事奉耶和华”,更特别献身给中国人,在华人中事奉耶和华。戴绍曾牧师是第五代,计算下一代在内,便是第六代。六代献身给中国人,每一代人都说流利的国语,每一代人都投身于中国人中事奉主。我深深感觉到,一个英国人,五代、六代的奉献给我们的主,我们今日身为中国人,我们又应该如何呢?我深深感觉到我对我的同胞那福音的债是义不容辞。


2)与世无争的态度

  第二方面,亚伯不但知道人生是短暂,还明白这些东西都会过去,所以他对神敬虔有情,他对这个世界持与世无争的态度。自始至终,他对那么野蛮、粗暴的哥哥,从来不还击,亦从未与他争斗,他一直顺着他的意愿与他相处,没有与他争好处,而是把他所要的让给他。有人可能会说:“这样做对自己不是很‘亏本’吗?”我相信在这个社会中,神要求我们高举真理、公义。但对我们本身的利益,我深深感觉到,特别在我们最亲的人当中,你让给他们绝对不等于你在亏本。

  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一位妈妈,当她的女儿正处昏迷状态的时候,她与丈夫一起在女儿面前哭诉。这个女儿正在念中五,妈妈很反对她结交男朋友。“读书时期,不可结交男孩子,一个也不可。”这个妈妈喜欢什么,女儿便要随着她。妈妈要她学弹钢琴,她便学钢琴。无论这位非常独断的妈妈要她做什么,她也要跟着做,这个女儿也很听妈妈的话。到中五的时候,她想结交异性,妈妈坚决反对,就连正常的交往,也不容许。结果,这个女儿被迫得自杀,从高处跳下,结束了她的生命。当这个女儿重伤昏迷躺在医院的时候,她的爸爸及妈妈来到她的床前,哭得很凄厉,这个母亲不断放声大哭,又在用力摇她的女儿,大声喊说:“你要什么我也给你了,你醒过来吧!醒过来吧!”无论她的哭声是如何凄厉、凄凉,或她再答应她的女儿什么,她的女儿也无法被救活过来,因为她已经离开人世了。今天很多时候人为了一时的意气,彼此间互相伤害,更达到一个无法转回的地步。

  曾有一个故事,两只猴子本来关系很和谐,其中猴子甲很好奇为何人类总喜欢争夺东西,说:“让我到人类的社会一星期作体验!”一星期后回来,它说:“我学到了!”然后它便返回它的同伴那里。有一天,乙猴从树上摘到一把香蕉。突然间,甲猴把香蕉抢去,然后说:“这是我的!”乙猴便很气愤,心想:我这么辛苦才把香蕉摘下来,怎会是你的?它便立刻将香蕉抢回来,又说:“是我的!”甲猴又把它抢回,如是者抢了好一会。后来,乙猴终于对甲猴说:“既然这是你的,你拿去吧!”就把香蕉给了甲猴。甲猴很好奇地问:“你为何不与我继续争下去呢?”它的同伴便说:“我很累了,所以便把它给你,你拿去吧!”甲猴突然间醒悟过来,原来一个人若不断地争持,说这东西“是我的,是我的”,便会无休止地参与在这种争斗之中。但若另一方放弃争持,说“好的,是你的,你便拿去吧”,这争斗便会停止。兴家子——亚伯,看到这个世界一切的东西都是短暂的,无需要为这些而执着,因为这些东西始终都会失去。

四、结语

  幸福,是我们选择的结果。一个家的兴亡,家中每一个人也有责任;小组、团契的兴亡,每一位成员也有责任;同事们能否和睦共处,当中每一人也有责任。如果你希望你的家被拆散、破裂,便做“败家仔”。但若你希望你的家能兴旺、快乐、享受,人与人之间能和睦共处,你便要付一些代价。

  这个代价是什么呢?不单在祷告中不断记念他们,每当有机会,便向他们传福音。如此,一个破碎的家,也可重建和睦的关系,变成一个伊甸、喜乐、享受、满足之家。

  让我们一起祷告。

  “亲爱的主耶稣,祢看见我们的心。主啊!我知道靠着那加给我们力量的,我们凡事都能作。不是靠我们自己,而是靠着祢,我们便能这样做。在过去,我们都在态度上、在言语上、甚至在行动上曾伤害我们的家人,我现在奉你的名,叫这些病与我们一刀两断。求你从我们心中,将这些东西清除,叫我们从今以后,不再被这些罪缠绕。主耶稣,求圣灵继续不断地充满我们,让我们在每一日的生活中能圣洁,又能够真正成为一个和好的使者。求祢透过我们愿意奉献给祢,祝福我们的家庭,将这个和好、伊甸的境界,带到我们的家中,又带到我们的同事、亲友的家中,让他们享受耶稣基督永恒的恩典。我们仰望祢,听我们祷告,奉靠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