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卷 永恒的福音
    威廉布莱克着

    你眼中基督的形象,

    便是我最大敌人的形象。

    你有你的高鼻子,

    我有我的扁鼻子。

    你作你的全人类的朋友,

    我用我的寓言向盲人说话。

    你喜欢的世界就是我憎恶的世界,

    你天堂之门就是我地狱的闸口。

    苏格拉底所教的在米利都看来,

    是国中最恶毒的诅咒,

    而该亚法在他脑海中,

    是人类的施恩者。

    大家都是日日夜夜读圣经,

    但我读出来是白,你读出来是黑。

    (b)

    耶稣是很温文的吗?

    祂有甚么温文的表现吗?

    十二岁那年祂便试过出走,

    留下父母忧心忡忡。

    焦虑了三天以后找到了祂,

    祂说出的话响亮如同西乃山的号角:

    「我不承认地上的父母,

    我要做我天父的工作!

    你们不知道我说甚么,

    却对我生气,强迫我服从。」

    因为服从是一种责任,

    会博得神和人的赏赞。

    约翰在旷野中大声呼叫;

    撒旦在他的骄傲中受荣耀。

    撒旦说:「来吧,

    我要看看你会否服从!

    约翰不服从,于是便流血,

    可是你能将石头变成面包。

    上帝治下的国王和教士,

    会在你胸中栽种他们的荣誉。

    如果你服从该亚法,

    如果你给希律王以血的牺牲,

    奉上献祭,

    并俯首服从来崇拜我。」

    雷电四周响起,

    耶稣的声音在雷声中响起:

    「我要逮住灵性上的猎物,

    你这个疾病的散播者,快让开。

    我是你的王你的主,要逮着你,

    神会是个疾病的散播者吗?」

    世上之主愤怒了:

    祂把撒旦用锁链捆绑起来,

    同时发出的怒火,

    变成火焰的马车。

    行遍地上,

    并追寻疾病的源头。

    祂诅咒文士和法利赛人,

    把伪君子践踏:

    祂马车经过之处,

    死亡之门也要打开,

    每一条锁链与铁枝都被打烂,

    撒旦在他属灵的战争,

    拉着马车的车轮大呼:

    地上之主也大叫。

    马车的车轮转得声音更大,

    但祂的声音从锡安山处都能听见,

    祂手上的鞭光明灿烂;

    祂鞭打迦南的商人,

    从祂思想的圣殿出来,

    在祂身体里捆绑了,

    撒旦及所有地狱群帮;

    祂以怒气来征服,

    自然糟粕的大蟒,

    直至把牠钉上十字架。

    祂从童贞女的胎负上罪恶,

    在十字架上把它毁灭。

    祂从童贞女的胎负上罪恶,

    把它带上十字架,带入坟墓,

    然后在罗马的教堂受人崇拜。

    (c)

    耶稣是很谦卑的吗?

    祂有甚么谦卑的表现吗?

    当祂小时便试过出走,

    留下父母忧心忡忡。

    他们找了祂三天,

    祂说出了以下的话:

    「我不承认地上的父母:

    我要做我天父的工作。」

    当那些有钱有学问的法利赛人,

    暗地里来询问祂,

    祂不屑受收买,

    祂以权威说话,不像个文士。

    祂以心中的铁笔写道:

    「你们要再次出生。」

    祂以最完美的语调说道:

    「来跟从我,我的心谦卑柔顺。」

    那是唯一的方法,

    逃避吝啬者的大网,

    以及贪婪者的陷阱。

    如果一个人爱他的仇敌,恨他的朋友;

    这肯定不是耶稣希望他这样;

    祂肯定说要斯文有礼,

    祂肯定说要谦卑;

    但祂的行为却是以胜利者自居,充满骄傲,

    这便是耶稣要死的原因。

    如果祂是敌基督,卑躬屈膝的耶稣,

    祂便会做尽一切事情讨好我们:

    祂会偷偷地进入圣殿,

    亦不会将那些长老和祭司当狗看待,

    祂会像羔羊或一头驴那样谦卑,

    向该亚法服从。

    神不想人谦卑下来:

    这只是古代精灵的把戏。

    对神谦卑,对人傲慢,

    这便是耶稣掌管的一族,

    当祂向神谦卑下来,

    残酷的手杖便从天而降。

    你为何向我谦卑?

    你也是住在永恒之中。

    如果你自己谦卑下来,

    也会令我谦卑下来;

    你也会住在永恒之中。

    你是人,

    神不再是你作为人学习崇拜的对象。

    而你遥远的报复,

    会在末日审判的恐布里展现。

    神的慈悲和长期的受苦,

    只是罪人在最后审判中带来的。

    你在十字架上为他们祷告,

    并在最后的日子惩罚他们。

    凭你们的意愿去行动,

    因生命是一场虚幻,

    并且是由矛盾造成。

    (d)

    耶稣是很谦卑的吗?

    祂有甚么谦卑的表现吗?

    祂有用谦卑的语调吹嘘高尚的事物吗?

    祂会捐一块石头来作慈善吗?

    但当祂小时便试过出走,

    留下父母忧心忡忡。

    他们找了祂三天,

    祂说出了以下的话:

    「我不承认地上的父母:

    我要做我天父的工作。」

    当那些有钱有学问的法利赛人,

    暗地里来询问祂,

    祂以心中的铁笔写道:

    「你们要再次出生。」

    祂不屑受收买,

    祂以权威说话,不像个文士。

    祂以完美的语调说道:

    「来跟从我,我的心谦卑柔顺。」

    那是唯一的方法,

    逃避吝啬者的大网,

    以及贪婪者的陷阱。

    对于这些相信异教的一族,

    绝望的蠢材,能怎么办?

    耶稣死时,我站在旁边;

    我高叫谦卑,他们高叫傲慢。

    如果一个人爱他的仇敌,出卖他的朋友,

    这肯定不是耶稣希望这样的,

    那只是英雄一族的傲慢,

    以及文士和法利赛人的道德教条;

    因为祂行为诚实,带着以胜利者自居的傲慢,

    这便是耶稣要死的原因。

    祂死时没有像基督徒那样,

    向敌人乞求宽恕:

    如果祂是这样,该亚法早已将祂宽恕;

    悄悄屈服的常能偷生。

    祂只要说神是魔鬼,

    魔鬼是神,像个基督徒那样:

    温文的基督徒会向恶魔忏悔,

    曾在旷野里向他对抗了三次;

    就好像皮士利博士、培根和牛顿,

    那些可怜的灵性知识不值一粒钮扣!

    祂很快会变成嗜血的凯撒的小妖,

    而且最后会成为凯撒自身。

    牛顿先生这样反驳圣经:

    「我们只能从神的属性认识神;

    对于圣灵的降临也是一样,

    那所谓天父与基督,全是一场吹嘘,

    只是幻想中的骄傲和虚荣,

    不屑跟随这个世界的时尚。」

    教导怀疑和试验,

    这肯定不是基督的意思。

    从十二岁起到壮年,

    耶稣做的是甚么?

    祂有没有怠惰下来,

    少关心天父的工作?

    抑或是祂的智慧受到嘲弄以前,

    祂的怒气燃烧,

    像奇迹卷席大地,

    使该亚法的手也失控?

    如果祂是敌基督,卑躬屈膝的耶稣,

    祂便会做尽一切事情讨好我们:

    祂会偷偷地进入圣殿,

    亦不会将那些长老和祭司当狗看待,

    祂会像羔羊或一头驴那样谦卑,

    向该亚法服从。

    神不想人谦卑下来:

    这只是古代精灵的把戏。

    这便是耶稣掌管的一族:

    对神谦卑,对人傲慢,

    甚至站在圣殿的顶尖,

    在人民面前诅咒那些统治者;

    当祂向神谦卑下来,

    残酷的手杖便从天而降。

    「如果你自己谦卑下来,

    也会令我谦卑下来。

    你也是住在永恒之中。

    你是人,

    神不再是你作为人学习崇拜的对象,

    因那是我生命的灵。

    醒来吧,为灵性的奋斗起来吧。

    而你遥远的报复,

    会在末日审判的恐布里展现。

    神的慈悲和长期的受苦,

    只是罪人在最从审判中带来的。

    你在十字架上为他们祷告,

    并在最后的日子惩罚他们。

    因肉体的生命是一场虚幻,

    并且是由矛盾造成。

    耶稣的声音在雷声中响起:

    「我不会再为这世界祷告,

    有一次我在园中祷告,

    是为了身体能得到赦免。」

    那位由女子在

    黎明还未来到以前所生的,

    当祂的灵魂沉沉睡了,

    天使长都围着哭泣,

    而那死夜的触须,

    四周伸展对抗着光明。

    在它黑暗的虚幻中推理,

    在自相矛盾中怀疑。

    谦卑不过是怀疑,

    日与月也蒙了污点,

    荆棘的枝条四处蔓生,

    把祂的灵魂和那些宝石埋掩。

    这个灵魂生命黯淡的窗户,

    扭曲了天堂的每一端,

    引领你相信谎言,

    要是你不以那真正的眼睛去看,

    当那灵魂睡在光的微明中,

    那在黑夜生的会在黑夜里毁灭。

    (e)

    耶稣贞洁吗?

    祂有甚么贞洁的教导吗?

    红日当空的早晨,

    玛利亚被人捉奸在床;

    上天下地都呻吟起来,

    在爱的发现中颤栗。

    耶稣坐在摩西的宝座,

    人们把抖颤的女人带到祂面前。

    摩西的律法要将她用石头掷死,

    耶稣会说些甚么话?

    祂将祂的手按在摩西的律法:

    那远古的诸天,敬畏肃穆,

    在天的一端到另一端写上诅咒,

    准备卷席一切:

    大地颤栗,赤裸裸的睡在

    由泥土所做肉身隐秘的床上,

    西乃山上来自上天的手,

    推开那染血的祭坛,

    她听见神的声音,

    就像她听见伊甸园的洪水声:

    「再没有良善与邪恶!

    西乃山的号角不要咆吼!

    神的手不要再写!

    诸天在你眼中也不干净。

    你是良善,你是唯一的;

    不要对罪人再掷一块石。

    要良善,

    只有是神,或者是法利赛人。

    你那些天上的天使,

    创造了我的身体,

    为甚么要写下这些律法,

    创造了地狱黑暗的大口?

    我会在你的面前,

    带走一个痳疯病人。

    你是这样纯洁光明,

    在你眼中天堂也不纯净,

    你的誓约使天空变得苍白,

    你立的约建造了地狱的监牢。

    你把混乱卷着大蟒,

    为寻找牠的灵魂,

    但上天的气息仍然活动,

    上天的气息便是爱。

    玛利亚,不要害怕,

    让我看看折磨你的七个恶魔:

    你的罪逃不过我的眼睛,

    但你已赢得了宽恕。

    有人要谴责你么?」

    「主啊,没有。」

    「这样还有谁要控诉你呢?

    来吧,由上天而生的堕落的人,

    你已忘记了远古的爱,

    把我颤栗的鸽子吓跑。

    你要在她脚前俯伏,

    你要为饮食舔着尘土;

    因你不知道爱,只会恨,

    你在爱的大门外当乞丐。

    你的爱在那里,让我看看;

    那是爱,还是黑暗的欺骗?」

    「爱离开我已很久,

    那是黑暗的欺骗,是为了讨活;

    那是贪图,或是习惯,

    或是一些不值一顾的小事情;

    他们称之为羞耻与罪恶,

    藏在神住的爱的圣殿,

    藏在那神秘而隐蔽的祭坛的,

    是人类赤裸的上天形象,

    并换来一个没有律法的东西,

    在它之上灵魂展开它的翅膀。

    主啊,这就是我的罪,

    起初是我让那些邪魔进入,

    在黑暗里扮演贞洁:

    亵渎了爱,亵渎了你。

    因此生出了秘密的奸淫,

    因此生出了贪图。

    如今你宽恕了我的罪,

    你能否宽恕我的亵渎?

    你能否再回到那黑暗的地狱,

    住在我火烧般的胸房?

    你是否可以死去而让我活?

    你是否可以给我怜悯和宽恕?」

    跟着人群从耶稣四周散开,

    让人们成为耶稣的猎物,

    一张贪婪的大口,

    闪烁着恨意叫道:

    「钉死这不幸的根源,

    他不遵从神圣的秘密!

    我们以疾病困锁所有有思想的,

    他却医治那些聋子、哑巴和盲人。

    那本是神为了某种目的叫他们受苦的,

    他却安慰他们,医治他们,称他们为朋友。」

    但当耶稣被钉上十字架,

    便使他闪耀的骄傲完满:

    三天夜里他吞噬他的猎物,

    他还吞噬那泥土的身体;

    因为尘土与泥块是大蟒的食粮,

    而那不是造出来给人类吃的。

    (f)

    我肯定这位耶稣,

    不适合那些英国人或犹太人。

    (g)

    看见那虚假的耶稣,我怒火中烧,

    我要所有国家都听见我的声音。

    (h)

    我的幽灵向伏尔泰和培根说:

    耶稣有教人怀疑么?

    耶稣有甚么哲学的教导么?

    他会指责那些见异象的人为欺诈么?

    他会称那些不信的人为有智慧么?

    (i)

    耶稣是由灵魂骄小、

    端壮娴淑的童贞女所生的么?

    如果他要负起罪恶,

    那么他母亲应该像妓女,

    或者像抹大拉,

    笔尖有七个魔鬼;

    又或者那犹太的童贞女更受诅咒,

    养育365体育官方的邪魔?

    又或者祂凭藉甚么,

    让祂带来救赎?

    一个可以被试探的身体,

    免不了痛苦,也免不了哀伤?

    又或者这身体不能感受

    和罪人相处的悲伤?

    但他们说他永不会堕落,

    问问该亚法便会知道。

    「他嘲笑安息日,

    他嘲笑安息日的神,

    他把邪魔从他们的祭坛解禁,

    他把渔夫变成神圣;

    推翻了隐秘罪恶的帐幕,

    还有那些金线和针─

    把那嗜血战争的祭坛,

    从一颗星到另一颗星钉住,

    公义的堂殿,憎恶邪恶,

    魔鬼却在那里梳理他的蚤子。

    他把邪魔变成猪只,

    好使他能引诱犹太人来吃;

    从那时开始,那些猪

    看来就像个犹太人。

    人们说:『服从你的父母。』他说甚么?

    『妇人,我和你有甚么相干?

    我不承认地上的父母:

    我要做我天父的工作。』

    他嘲笑世上的父母,世上的神,

    还嘲笑一个又一个的权杖;

    他派遣七十个门徒,

    去反对宗教和政府:

    然后惩罚之剑便降下来了,

    残酷的杀人者这样说他。

    他放弃父亲的生计出去漫游,

    是个无家的流浪者;

    他盗窃了他人的劳动,

    他的生活不受管束。

    他选择与平民

    及淫妇为伍,

    在奸淫面前,

    他不执行神正义的律法,让犯人逃去。」

    (附页)

    没有一样耶稣教导的德性,是柏拉图和西塞罗之前没有教导过的,那么祂有没有创立些甚么?那是对罪恶的宽恕。只有这一点是福音,这就是耶稣所显明的生命和不朽,就算是耶和华立的约,也是这样:如果你宽恕别人的过错,

    耶和华也会宽恕你,祂会亲自住在你里面;但如果你报复,你便杀害了神圣的形象,祂不能住在你里面;因为你们杀了祂,祂再次复活,但你们不承认祂再次复活,并且对永恒的灵盲目。

    (1)

    如果那些德性便是基督教,

    基督的自负便全变成了虚荣,

    而该亚法,比拉多和那些人,

    全变成值得称颂,

    狮子的洞穴而不是羊栏,

    成为神和天国光荣的讽喻。

    道德的基督教,

    是不信者和他们律法的起因,

    罗马的诸种德性,战争的虚名,

    都奉耶稣和耶和华的名;

    对敌基督,那些反对罪人的,

    天国以铁枝关闭,

    在德性的国度,

    有灵魂的审判者守在门口。

    (2)

    耶稣的福音能是甚么?

    甚么是生命与不朽,

    他提了一些甚么,

    柏拉图和西塞罗没有写过?

    天上的神祇已全写下,

    那些道德的德性,无论大小。

    甚么是对罪恶的控诉?

    那不过是道德德性致命的陷阱。

    道德的德性以它们的傲慢,

    征服了世界,

    以战争及对罪的牺牲,

    往地狱的灵魂排着队出现。

    那指控者,一切神圣的神,

    是法利赛人世上的节目,

    他们中间有祂神圣的光辉,

    在河上及川上。

    耶稣起来对我说:

    「你的罪全都被赦免了。」

    当他们看到福音之光,

    比拉多大喊,该亚法大叫。

    耶稣对我说:

    「你的罪全都被赦免了。」

    基督的号角大声宣布,

    世上藉着耶稣的名,

    对每一个的罪互相宽恕,

    并打开天堂的大门。

    道德的德性极之惊慌,

    变成十字架,大钉和矛头,

    那指控者站着大声叫道:

    「钉死他!钉死他!

    我们的道德德性不能如此,

    战争的盛况与尊贵也不能如此;

    因为道德德性全都

    由对罪恶的指控开始,

    而英雄的德性终于

    毁灭罪人的朋友。

    我不是伟大的撒旦,

    你们都是这伟大国家的女儿,

    我神秘之树的果实,

    无论是善是恶是不幸,

    是死亡与地狱,现在都开始长在

    每一个宽恕罪恶的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