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D. 千禧年时的敬拜。40-48章
    D.千禧年时的敬拜。40-48章

    《以西结书》的这部分内容是全书中最难理解的。其中的某些材料比较难懂,但更重要的是:这部分经文向人展示了末世时的一种不同以往的新的敬拜样式,其中包括一座新的圣殿,新的祭司和新的献祭。很显然,对于以西结说到将来以色列的复兴的那部分内容,我们无法把它们解释来应用于现今的教会并且不严重地扭曲其中的含义。如果在将来会有一个新建的圣殿,重新制定的祭司和献祭制度,那这一切将如何与《希伯来书》8章极为明确地说明的基督所成就的工作。我们将在下面分析这个问题。

    1.新圣殿40:1――42:20

    这是公元前572年。这个异象不是以西结最后一个异象,而是在他晚期的一个异象。这也不是在公元前586年耶路撒冷和圣殿被毁后仅有的一次有明确年代的记载。这个异象发生在圣城被毁后的第十四年,它和这一毁灭性的事件有直接的联系。所罗门的圣殿被夷平了,但上帝并没有完全弃绝他的子民——圣殿将得到重建,上帝的子民要在里面带着清洁的心敬拜他。上帝把以西结带到以色列(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时他看见人们敬拜偶像以及上帝的荣耀离开圣殿)。这里以西结看到了一个像一座城的建筑以及一个人手里拿着度量用的工具。

    贴下2章表明在大灾难时期将出现一座圣殿(如启11章的记载)。上帝在千禧年期间重建圣殿明确地说明上帝将把它当作他临在的外在象征,这是在《以西结书》中重复说明的计划。(有关千禧年期间圣殿和献祭的问题请参见费恩堡(Feinberg):《先知以西结》,第233-239页;作者在书中对此有很好的分析。也参见惠特库(Whitcomb):《基督的被膏及以色列的动物献祭》,GTJ,6,1985年,2,第212页。)旧约时代的献祭本身并没有实际的效果("牛和羊的血不能除去人的罪")。当人们凭着信心献祭的时候,上帝赦免了他们的罪,而这是基于基督所成就的救恩,这救恩在上帝那里已经完成了。因为在《希伯来书》所记载的希伯来的基督徒重新回到献祭,放弃了基督已经成就的救恩,所以他们受到了批评。然而在千禧年中,他们显然可以重新献祭,并且清楚地知道这只具有象征性的含义,就像圣餐代表基督所成就的事工一样。(参见徒21:17-26,其中一些基督徒曾许下拿细耳人的誓愿(Naziritevow,与献祭有关),显然耶路撒冷的长老和保罗自己都容许这些事。)

    我们必须认识到,教会并不是上帝借以施行他的作为的最后的途径。虽然有些事情是普遍有效的,如为新约之基础的基督所成就的救恩,但《以西结书》中如此清楚地记载的犹太人的被复兴要求我们看到上帝在千禧年期间会施行的不同以往的作为。

    2.耶和华的荣耀回到圣殿,人们在其中献祭。43:1――46:24

    《以西结书》以一个异象为开始。有四个活物的神秘异象是为了表明上帝的权能和伟大;基路伯的任务是承载上帝的荣耀:在第10章中他们把上帝的荣耀移出被污秽了的圣殿;他们也将把上帝的荣耀送回新的圣殿(43:1-5)。这里的关键经文是43:7:"他对我说:-人子啊,这是我宝座这地,是我脚掌所踏之地。我要在这里住,在以色列人中直到永远。以色列家和的君王必永不再玷污我的圣名,就是行邪淫,在锡安的高处葬埋他们君王的尸首-"本书的主题因此很明确:上帝是宇宙的主宰,他不会将他的荣耀赐给其他人。他已拣选了以色列人做他的子民,他要住在他们中间。以色列人犯罪,使得圣洁的上帝离开他们,但上帝将复兴他的子民,使他们回转归向他,从而他就重又能够住在他们中间。从此,上帝的荣耀得以回到圣所,以西结也由此结束传讲信息。

    将来会有一位君王来治理他们。但这不是弥赛亚,因为他必须为自己献祭(45:22)。撒督的子孙(Zadokites,曾在大卫王的时候服侍的祭司家族)将在圣殿的敬拜中担任特殊的职责。

    3.活水之河以及划分地界。47:1-35

    那时将有河从圣殿下流出,一直流到亚拉巴,使盐海的水变干净,许多生物因此能够生长。

    在千禧年间以色列将被划成相等的部分,分给以色列的各个支派居住。约书亚时期的土地划分以及这次的划分如下:

    拿弗他利——但

    亚设——亚设

    西布伦——拿弗他利

    以萨迦——玛拿西

    玛拿西——以法莲

    以法莲——流便

    便雅悯——犹大

    但——供地

    犹大——供地

    西缅——供地——

    便雅悯

    玛拿西——西缅

    迦得——以萨迦

    流便——西布伦——

    迦得

    《以西结书》最后以一个城市的名字为结尾:耶和华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