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散文诗

2016-03-07 19:59:14   阅读:71次   作者:成晔   来源:成晔

 秋之将尽,雨。“湿的晚秋”该是萧索的意境,尤其是在从前。而现在,站在窗边,听钢琴曲里的冬天,看窗外落叶遍地,枝头冷清,心里却是平和,笃定,愿意在这一刻站到永恒。

“永恒”,想像不出的概念,却在这一刻体会出来。突然有如释重负的感激:因为“他是”。幸亏“他是”,让人得以与湿的晚秋隔窗对望,而不动愁肠;看落叶横陈,时光不再,而坦然;在音乐落处,能欣然想到音乐再起时;在思绪绵长时,能释然於那掌握明天的,嘱我将这些难解的千思万绪托付给他。

永恒,是上帝在夜里给的歌,不止歇地响彻心房,直到黑暗果然落幕,直到愧咎永远不再。因为“他是”。


美丽

不知谁说,“Beauty hurts.”

也许是吧。美到极致,是伤心的吧。不是因为美本身,而是因为美丽所勾起的反差和回忆——关於乐园和失乐园。而现在的我们,离美的源头那么的远了。虽说每天都在回家的路上,每天都有崭新的恩赐让我们看到希望,但失去的,毕竟是最宝贵的。即使能再见,且将不再分离,那失去仍是我们心上最隐蔽、最深的痛。在对着似曾相识的美时,当美如花香,月色一般袭来,我们面对的,哪里单是景致,而是曾有的家园和归家浪子的愧咎与期盼。

然而,心里知道是在回家的路上,知道有慈父的手臂在路的那头,在家门外,等着拥我们入怀,等着抹去我们脸上所有的泪水和风霜。那一刻,我们疲惫的心该是怎样地快乐啊!隐藏的心痛和叹息,都像一路的风尘和曲折,尽被抛在身后,抛在来路上了。

能够单纯地与美丽相对,不感伤曾经失去,不担心会再失去,那一刻,那一刻之后,我们只记得美。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苦难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