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境界

2016-03-07 21:39:05   阅读:66次   作者:远牧师   来源:网络

真生命消灭死亡
人生最大的敌人不就是死亡吗﹖能否消灭它﹖能否在它到来之前就消灭它﹖能﹗就是“先死”,就是死掉死亡,就是用真生命超越死亡﹗

神是人的真生命
一﹑撒但的一切作为﹐都是借着我们肉体的软弱性达成的。
二﹑如果我们克服了肉体的软弱性﹐撒但对我们来说﹐就好像不存在一样。
三﹑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克服肉体的软弱性﹐就是死掉它。
四﹑只有一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在活着的时候就死掉它﹐那就是我们的心灵活在神里面﹐或者说﹐神活在我们的心灵里。
五﹑神﹐是我们死掉死亡的力量﹐是我们的真生命所在。

死亡境界
总意﹕我已经与耶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拉太书2﹕20﹚
肉身之死﹕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加拉太书5﹕24﹚
人智之死﹕你们中间若有人﹐在这世界自以为有智慧﹐倒不如变作愚拙﹐好成为有智慧的。因这世界的智慧﹐在神看是愚拙。如经上记着说﹕“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又说﹕“主知道智慧人的意念是虚枉的。”﹙哥林多前书3﹕18-20﹚
俗心之死﹕弟兄们﹐我对你们说﹕时候减少了﹐从此以后﹐那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哀哭的﹐要像不哀哭﹔快乐的﹐要像不快乐﹔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我愿你们无所挂虑。﹙哥林多前书7﹕29-31﹚

死亡境界是人生最高的境界
让我们死去﹙哥林多前书15:35以后﹚。活在死亡中。真生命在死亡中微笑、焕发、升华。死去吧﹐为了真生命。在死亡中战胜死亡。死亡中无限快乐。死亡的赞歌!

开工完工
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你们哪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路14﹕27-30﹚。
真正的得救﹐耶稣的功效﹐在于与他同死﹙罗8﹕7-13﹚。很多人没有同死﹐那就是罪还在﹙贪﹑妒﹑骄﹑属世俗﹚。罪老是重复﹐这样﹐你无法完工。

圣灵三步
灵动-见神﹙感大爱而泣﹐遇大能而畏﹐沐大光而醒﹚
灵活-亡己﹙亡肉身之罪念﹐亡头脑之智慧﹐亡世俗之牵挂﹚
灵主-永生﹙共享温馨﹐垂听启示﹐与神对话﹚

死的体验
永恒﹙来生﹚在瞬间﹙人生﹚有反映﹙全息律﹚
1﹚不向世界死﹐就不能向神活﹙难以完成﹚﹔不向神活﹐就不能向世界死(“向”﹐即心的状态﹚。
2﹚信徒﹙肉体﹚向世界死了﹐就进入了神的国﹙此时此刻﹚﹔这就预示着﹙肉体﹚死后的情况。
3﹚信徒今生不能向世界死﹐就决定了(预示了)肉身死后的情况《死亡九分钟》。
4﹚世俗的人﹐此世活着谈不上死﹔他若自死﹐就是真死(如自杀)﹐因为他的死没有活的去处。他就是全部为此世活的﹐怎能死呢﹖若死就失去了一切。而这正是他将来死去时的真实﹕失去一切。所以不能死﹐怕死﹐恐惧。

我不是死了吗
1994年3月8日晚﹐收到一份传真﹐是《世界日报》的一篇文章﹐说“河殇的一位作者皈依基督﹐否定传统文化﹐不学无朮﹐不知深浅”之类。读后马上有一些反映﹐想写出来。但跪下祷告时﹐便哈哈大笑起来﹐“我不是死了吗﹖我不是活在神的境界吗﹖干嘛还为此揪心呢﹖”当时心情之开朗﹐难以言说。感谢神﹐使我失去争竞之心﹐有超越之性。

只有一条路
一个人发现妻子与别的男人暗暗来往﹐心里恼怒。
世俗的说来﹐此事不难﹕要么分手﹐再折腾也没事﹔要么以牙还牙﹐也许会使妻子翻然醒悟。
但麻烦在于﹐这个人是基督徒﹕分手﹐教会会哗然﹐不合圣经﹔儿女也是一大要素。以牙还牙﹐更不行﹐因为他绝不能犯罪﹙他将此事视为一种试探或试炼﹚。世上有许多美好的东西向他招手﹐但他一样也不能拿﹐他一拿就犯了罪。怎么办﹖出家做修道士﹐在现代也难。他无处求援﹐向最好的朋友诉说也要有分寸。
最后﹐只有一条路﹐就是耶稣的十字架。在世界中战胜世界。就是看清这世界﹙包括妻子儿女﹚的虚幻﹐在世上过世俗的生活﹐无动于衷﹙保有一颗清洁的心﹐就必须超越这个世界﹚。可怜她﹐为她祷告。
别人都以为他异常痛苦﹐这个人却真正找到了幸福。

跟我走不要再回头
信主前的虚幻魔影又袭来。你知是罪﹐却不能挣脱﹐你感叹自己的渺小。天地无垠﹐却盛不下你此时此刻的痛苦与忿恨。
耶稣来了﹐轻轻摸着你的心,说﹕跟我走﹐跟我走﹐不要再留恋﹐不要再回头。
在无法解脱的痛苦忿恨之中﹐耶稣是唯一的出路 他正是为了你的此刻﹙摆脱即得救﹚而死的。他知道你此刻的痛苦﹐他此刻就在你身边。跟他走﹐就能战胜罪﹐罪作脚凳﹐走向义的光明﹐超越﹐永生。让他﹙她﹚们去张狂享乐吧﹐你跟耶稣走。他为你死了﹐你要向他那样做。他永远活着。你要与他在一起﹐(对世界)死一样的活着 永活。

死能治病
自死能治一切病。一切疾病不都是一个目的﹕让你死吗﹖一旦你死了﹐一切病便都失去了兴趣﹑能力和意义。有什么病毒还能感染死尸呢﹖

人的事就算了吧
我呼求神﹐神一来到我心中﹐我就紧紧地抱住神﹐神也抱住我。我流泪﹗但魔幻又来了﹐怎么办﹖神说﹐你在我这里,就不要恋顾这个世界。“可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啊!”你的心跟我来。“可我的苦怎么办﹖我怎么会不扎心呢﹖”
痛苦中﹐我再呼求神。我说﹐让我死去﹐好跟您走﹐真的不想活了﹐别人都会活下去的﹐也许很好。我仰天躺下﹐像在十字架上死去﹐想象着手被钉了﹐脚被钉了,一死了之。耶稣下来﹐安慰我……要彻底地死﹙“这世界的样式将要过去……”﹚。
我心中一怔﹗对﹐明天就像死人一样面对这个世界﹙向世界死﹐向神活﹚。
我好像给别人讲过﹕我死了﹐死是多么好啊﹗这么多痛苦﹑愤恨﹑无法解脱的折磨﹐死了多么好啊﹗痛苦来了就死﹐欢乐来了就活﹐这多么好﹗不是吗﹖这个世界又虚幻又短暂又痛苦﹐向它死了吧﹗神又明亮又美好又喜乐又长久﹐向神活就是了﹗昼夜思想神的事﹐人的事就算了吧﹗

死死﹙死可死﹚
我写过“死而后生”﹐经历了祷告时的“死我”境界﹐也思考过死去老我。但此时一是真死﹙不是想象中﹚﹐二是长死﹙不仅祷告中,而且一生中﹚﹐三是死死﹙不仅是死我﹐而是死掉死亡﹚。
耶稣一下子就进入了生命﹕一个真正寻求向世界死的人﹐因耶稣的进入而得到成功﹕死掉死﹐进入生﹐活起来。
将耶稣的死与我的死相联系﹐他必死﹙在这个罪的世界上﹚﹐我也必死﹙在这个罪的世界上﹚。因为神性在我们心中﹐不见容于这个世界﹐要向世界死。但一旦这样﹐我的神性就成全了我﹐我就离了死﹙世界﹚﹐因这个世界是必死的﹑虚幻的﹑短暂的。原来﹐那神性是永活的﹐世界是必死的﹐就容不得神性﹐因神性映照出此世的虚﹑假﹑罪﹑死。肉体﹑欲望﹑人智﹑骄傲﹑贪婪﹑狭隘﹐一齐起来﹐捍卫自己的权利和地盘﹙这个世界﹚﹐他们已成了人﹐成全了世人﹐所以世人不觉。那光是真光。得了那光的人﹐就向着黑暗死了﹐黑暗也就在我们心中死了。
啊﹗死亡﹗我向世界一死﹐就是世界在我心中死了。其实死的不是我﹐而是那原先使我怕死的﹑本身是死神的世界﹗我反而活了﹐因世界就是死。

死前与死后
未死之前﹐旧生命的纠缠﹐情﹑思﹑利﹑名﹐直到又犯病﹙原来的老我罪相﹚﹐无法解脱﹐到了非死不可的地步。
有自死之意识﹐当是在见了真生命之后﹐否则﹐人不会有自死之意识﹐除非是自杀。因为﹐如果没有一个真生命在心中可以从旁观察﹙随时可以超越﹑处死﹚旧生命﹐你就会以为老我﹑旧生命就是全部的自我﹐就是唯一的生命﹐所以说死就是自杀。你没有看到生命的另一面﹐或另一种生命。
死了以后﹐面对的第一件事仍是令人愤恨的罪﹐但随它去﹐神会管的﹐若神也管不了或不管﹐那就没办法了。与我的关系﹖与我无关。我已死﹐只是在神里活。
第二件事﹐就是“要这要那”的问题。要不要﹖随它去。因为我已死﹐只是在神里才是活的。神若给就要﹐不给就不要。给就必有适宜条件﹐若没有条件﹐就是神不给。
不要揪心﹐不要处心﹐不要伤心﹐不要忧心,不要忘了神。

《传道书》的主题
没有神﹐生命就没有意义﹔没有神﹐知识就没有意义。没有神﹐人就没有意义。

我的一生是你的一个意念
神啊﹐你的生命﹐无穷无尽﹐是真正的生命﹔人的生命﹐转瞬即逝﹐不是真正的生命。你的智慧﹐无影无踪﹐是真正的智慧﹔人的智慧﹐招摇过市﹐不是真正的智慧。
我的一生﹐是你的一个意念。
在你的如风的意念里﹐我轻悠得失去了自己。
哦﹐是你的意念﹐我随风飘逝﹐
任天地剥夺﹐任人人宰割。

方言与瘫死
一对美国夫妇带三四十人﹐要说方言﹐大家不一地说起来了。一男一女在我身后﹐向我按手﹐为我祷告。
我却不能﹐只想安静﹐不想开口﹐根本不能开口。若能开口﹐一定会是方言﹐因为那时我绝不能说出理性逻辑的话来。但那时我不会开口。
我仿佛看见﹐高天有蔚蓝光﹐地上众人向着这光呼喊﹙说方言﹚。我呢﹖我的身体瘫死在众人的脚下......

枝子的正途
作为枝子﹐追求紧紧连在树上﹐而不是追求多结果子﹐才是正途。因为紧紧连在树上的枝子﹐自然多结果子﹔不是紧紧连在树上﹐自然不能多结果子。想多结果子﹐也是干着急﹐多挣扎﹐甚至被假果子所迷惑。

放弃自我努力
要防止对付自我成了一种努力﹐你的意志﹑情感﹑知识都卷了进来﹐越努力越自我﹕我要这样﹐我要那样﹐根本还是我。
弃绝自我﹑钉死自我﹑没有自我﹐不是靠人的努力﹐而是靠人的放弃﹐放弃人的一切努力。

入道
我越来越懒得写辩理的东西了。我只想与神亲近﹐想清静安息地生活﹐觉得被神悦纳﹐就胜过一切。这是越来越入道了吗﹖

献给永恒的瞬间
心里不断冒出世上的事﹐家庭﹑工作﹑人际﹑国家……﹐难以纯净在神面前。一颗星星透过百叶窗进了我的眼睛﹐只这一颗星﹐便提醒了我﹕宇宙的浩瀚与人世的渺小﹐进而﹐上帝的伟大与个人的虚无。
我是虚无﹐人是虚无﹐地是虚无﹐天是虚无﹐都瞬间消失﹔长﹑短﹑强﹑弱﹑大﹑小﹐并无区别﹐在永恒里﹐都是瞬间。唯有一种可能性﹐使瞬间不消失﹐那就是连着﹑为着永恒的瞬间﹐那就是献给永恒之神的瞬间。
在永恒里﹐任何一个有时间有空间的存在﹐如果只是他自己﹐他就什么都不是﹔如果献给永恒﹐他就不再是自己﹐却是永恒的儿子。

无我以便见神
神给了人自由﹐也规定了自由的界限﹔神给了人智能﹐也设定了智能的范围。
人总想突破自由的界限和智慧的范围﹐但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人放弃自由﹑流放智慧。
我出声祷告说﹕“神啊﹐你听到我的声音﹐那就是我﹐我已来到你面前。我实在没有什么好东西献给你﹐只有将我自己献给你。”
你﹐不也是我的吗﹖
是啊﹐我这无赖无知的孩子﹗
我正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看着你﹐也总是在你的周围环绕着你﹗
“我想见到你。”
我正与你同在。
“我想见你的面。”
你真得想见我吗﹖
“是﹗”
我就看到一只黑蜘蛛爬到我的项背上﹐有些惊惧之后﹐就想﹐你来吧﹐请便﹐那黑蜘蛛就钻进了我的脑子﹐好象要吃空我﹐我就变成了一只黑色的﹑空壳的甲虫。
“神啊﹐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见你。

除非你圣洁到没有了自己﹐你才能见到我。
没有了我自己﹗我似乎明白了﹔但没有了我自己﹐还有什么“我见神”呢﹖画面上﹐我一经消失﹐一片风一样运动着的空白立即来了。你就是灵﹗
哦﹐虚就是实﹐空就是有﹐那虚无中的实有就是你。

死一般的寂静中有神的声音
越是神看重的人﹐所受的试练越严重﹔越是看重神的人﹐自身的战争越激烈。
我看见自己的污秽﹐就像在显微镜下看见﹐格外分明﹐触目惊心。这是神让我看见的。神也让我脖子痛﹐好晓得厉害。
人到神面前﹐第一步﹐要战胜自己﹐离开自己﹐就是离开由罪念﹑杂念﹑私念组成的“老我”﹐身心灵都洁净了﹐才能接近神﹑献给神 人到神面前﹐一定是献给神﹔献身的人﹐才能到神面前。
我要到神面前﹐诸罪都滚开吧﹐诸念都停息吧﹐学人们都闭口吧﹐全宇宙都静默吧﹐我到神面前了﹗死一般的寂静中﹐充满了“活”﹐我与神活为一体。死一般的活中,有神的声音。

上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