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下的约定

2016-03-08 14:18:11   阅读:67次   作者:潘惠   来源:joannatse.com

2003年始,SARS疫情开始在亚洲蔓延。无名病毒肆虐地侵袭着人类,吞噬着人的生命。剎那间,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甚至多伦多等地,人人自危。隔离,买口罩,寻找偏方……

SARS成了“死亡”的代名词,每个人都尽力隔绝或躲避SARS……

然而,一位年轻的女子却逆潮流而行之。她在危难之时,请缨上阵,因抢救SARS病人而殉职。5 月22 日,香港殡仪馆,悠扬的歌声、熟悉的微笑、初夏灿烂的阳光,连同数以万计市民的祝福,充满了“香港女儿”谢婉雯的安息礼拜。一位接受电视台采访的香港市民,脸戴口罩,眼泛泪光,说:“她是那么英勇救人,而我们除了懂得戴口罩外,还做过什么呢?”这一个反问,发人深思:同样是每天24小时的生命,人的表现为什么竟会如此判若云泥?

让我们沿着谢婉雯生命的足迹,寻找其中的奥秘吧!

婉雯于1968年 3月31日出生在香港一个普通的家庭。她自幼便勤奋上进,1985年中学会考时,她获八个 A 的优异成绩,成为当年的女状元之一;后来进入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学习,1992年毕业,先后在联合医院、屯门医院实习,工作。

1995年5月5日,婉雯听信福音,在香港“神的教会”决志信主。此后,她参加查经班、教会小组、各种特会及退修会,认真学习神的话语,她的信仰因此扎下了根基,自己的生命也被建造起来。她的朋友秀仪回忆说:“婉雯说她每天早上必定会抽时间祷告,无论时间长短,对她心灵也有很大帮助。她还鼓励我在忙碌中要安排读经计划,随后又将她仅有的一本全年读经计划的小册子给我。”

婉雯于2000年12月2日受洗,在“浸礼申请书”上,她这样表达自己的受浸心志:“见证主耶稣基督,与主耶稣同死同活”。这是她与爱她的主所立的神圣之约,她那虽短暂却美丽的生命表明,她持守了这约,直到终了。

有了耶稣基督生命的婉雯,更加给人亲切可爱的感觉。她人如其名,温婉文静,性格沉静温柔。她一生虽短暂,但却经历了“三次洪水”,是耶稣基督的十字架的能力托住了她,使她在风浪涌起时处变不惊,沉稳自如,甘心舍己。正如九龙城浸信会张慕皑牧师所说:

“我相信基督在十字架上牺牲救人的榜样,激励了她愿意舍己,背十字架,跟随耶稣的表现。她那份愿意为别人牺牲的精神,就是从耶稣牺牲的爱而来。”

1994年,婉雯与陈伟兴相遇。陈伟兴是博爱医院内科及老人科高级医生,两人曾在屯门医院急症室共事。由于志同道合,两人很快相恋,真挚不移。两人同在教会聚会,对婚姻及家庭都极其认真。本来他们拟于1998年年底结婚,然而10月时,陈伟兴便患了血癌,婚事只好延期。

婉雯惊闻男友患上血癌,非常悲痛。她不离不弃,时刻陪伴男友,仍然决定与陈医生结婚。她为陈伟兴迫切祈祷,常至深宵。后来,伟兴移植了弟弟伟中的骨髓,奇地康复了。婉雯便与伟兴于2001年举行了婚礼,立下终生彼此相爱的彩虹之约。

婚礼上,诗班的献诗是《彩虹下的约定》。这是伟兴刻意选择的诗歌,象征着妻子是他心中的“雨后彩虹”:

我空虚的心灵,终于不再流泪
期待雨后缤纷的彩虹,
诉说你我的约定。
我不安的脚步?K于可以停歇。
主你已为我摆设了生命的盛宴。
与你有约是永恒的约,
彩虹为证千古不变
我要高歌为生命喜悦
万物歌颂你的慈爱
大地诉说你的恩典

“彩虹之约”是神在创世记中与人所立的约。古时,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神用洪水审判世界之后,对义人 挪亚说:“我与你们和你们的后裔立约……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我与你们并你们这里的各样活物所立的永约是有记号的。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我使云彩盖地的时候,必有虹现在云彩中, 我便记念我与你们和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约……这就是我与地上一切有血肉之物立约的记号了。”(创世记9:12-17)

对婉雯和伟兴来说,“彩虹之约”意味着,在他们的生命中,既使有洪水般的灾难来临,他们都会持守这个约定,因为他们坚信洪水之后,必有缤纷的彩虹。他们将共同度过洪水的日子,经历神的信实,体验神的奇妙,与神建立更亲密的关系。

伟兴为人乐观,心中常被基督的爱火焚烧着。婚后数月,谢婉雯在医院安排下到英国进修半年,夫妇分隔异地。2001年7至8月,她在英国收到丈夫旧病复发的消息,立即回港,小夫妻真正相处的日子不到一年,丈夫于2002年6月20日病逝。

丈夫的安息礼拜上,“彩虹下的约定”的乐曲再次回荡在聚会厅里,倾诉着婉雯对伟兴的追念。她给丈夫的挽联写道:“爱不止息彩虹下的约定永不变,主怀安息等待他日在云中相逢”,不仅表达了她对爱情的忠贞,对誓约的恪守,也充满了对未来的期盼。这是基于对耶稣基督的信心的期盼。她说:“人生在世很短暂,应该展望天上的永恒。”

伟兴走了,婉雯仍然坚强地活着,继续事奉,继续为主作见证。她将大部分时间奉献给医护工作。虔诚的婉雯说:“上帝将我留在世上,有他的心意,要我为他做点事。”她的朋友刘姊妹说,婉雯要做的事,就是牺牲自己医治他人。

2003年3月,她毅然自愿由内科病房转到非典型肺炎病房工作。其实她原本完全可以避过病毒感染,逃过死亡的厄运。当屯门医院表示需要一批医护人员照顾非典型肺炎病人,婉雯因自己丈夫去世,又没有子女,了无牵挂,心想与其让其它有家室的同事冒险,不如自己走到最前线救治病危的“非典”病人。当时,屯门医院接收了三名“非典”病人,但院内只有两名胸肺专科医生,由于其中一位医生另有工作在身,谢婉雯便自动请缨,踏上抗炎之战的最前线。

“她觉得这是自然不过的事,义不容辞。”屯门医院上司欧阳东伟这样说。

三月底谢婉雯在抢救一名“非典”病人、为病人插喉管时,可能是病人的血液和分泌物溅到了她身上,她受到感染,并在四月三日入院。

虽然卧病在床,但她一心只想着病人。她深信,卧病的日子很快会过去。欧阳东伟形容,谢医生入院后一直很有信心康复,一般病人面对突如其来的疫症都会惊惶失措,但她却冷静又勇敢,对同事说:“没有事的,就当是休息两星期,看看书,看看电视,时间很快过去。”

婉雯医生甚至与主诊医生一同看自己的肺部 X光片,以她的专业知识,她当然知道自己病情不轻,但她并没有流露出丝毫惊慌的神色。有人问及婉雯:你怕SARS吗?她说:“不怕,交托给主便不会惊慌!”

她的同事、内科医生黄伟伦说,她在一般“沙士”病房留医时,气喘情况已相当严重。她身边的旁人看见她十分痛苦,但她自己却从没有埋怨,还乐观地说:“要快点出院,返病房帮手!”

可惜,谢医生的愿望并没有实现。她其后病情急转直下,到四月十五日更要进入深切治疗部。

曾经赶赴屯门医院抢救她的中大内科及药物治疗学系系主任沈祖尧直言,两周前她的病情已十分恶劣,一直要插喉,他与众医生会诊时,差不多已用尽所有方法,可惜全部无效。

“我们为她抽验血液,血中沙士病毒经已很少,相信她病情严重是因为免疫系统受损太严重,以致身体出现其它细菌和病毒感染时,不能完全将之消灭。”

屯门医院护士黄佩仪表示,婉雯在深切治疗部情况危机之时,有同事在她身边鼓励她加油,昏迷中的谢婉雯竟流下泪来。该同事以为自己看错了,便先后问她两个问题,一是听到自己说话便点头示意,另一是想听诗歌的话请点头。她两次都微微点头,该同事被她对信仰和生命的信心深深打动,无法忘记她那永不放弃的精神。

婉雯医生至终持守着自己与神所立的约:信靠耶稣,与主同死同活。她从没埋怨为什么是自己患病,直至弥留期间。2003年5月13日凌晨4时,爱她的主耶稣接她回了天家。那是一个更为美好的地方。那里有缤纷的彩虹,在那里,她与亲爱的丈夫伟兴如约相会在彩虹下……

香港市民从此失去一个终身无私奉献的好医生。香港教会及婉雯医生就读的中文大学分别举行追悼仪式。悼念会上,婉雯的朋友和同事,上台分享其生前舍己为人的片段时,在场人士不时感动落泪。悼念会上,诗歌“爱是不保留”的旋律震撼着大家的心,当唱到“看!血在流反映爱没有保留,持续不死的爱万世不休”时,多人泪如雨下。

她的朋友怀念她说:“认识婉雯是神对我的恩典,她的出现,不但令我在信仰上得着良伴,更使我在心灵低潮时,得着支持、安慰、鼓励。她的经历,她安慰的话,使我有力量面对母亲患癌的不幸及逝世的打击。多年来互相扶持,同经忧患,这份友谊,我很珍惜,也很怀念。”

她的牧师说:“她也带给我们另一种人生观:不是拥有多少,而是付出多少。她对父母家人的倾倒,对婚姻爱侣的付出,对病人同事的呵护,给我们看见她的价值观和家庭观是多么纯洁真挚……谢婉雯医生从没有怨言,在公在私,顺流逆流,她永远都是别人的朋友。她身边的人感到凡有她出席的地方就有祥和,就有宁静,就有希望。谢医生还启发我们一个积极乐观的人生观。正因为她热爱生命——自己的生命和每一个人的生命,所以她才会从医生变成病人,但同事朋友都说她处变不惊,她说:人生在世很短暂,应该展望天上的永恒。她信生命仍有续集,雨后必有彩虹,今生有尽,永生无穷!”

陈伟中,婉雯的丈夫的弟弟说:嫂嫂生命中曾立过两个约……受浸的约(与主同死活)和婚姻的约(与夫共生死)。她三历 洪水……丈夫病发、离世、自己染病。然而在天上,在新天新 地,在基督的救恩和神的永约中,已不会再有眼泪、死亡、悲哀、疼痛;今世的滔滔洪水已过,她留给 地上朋友的遗产 ,是舍己的爱,对主的忠诚 ,并对神 的信心。

安息礼拜中,婉雯爸爸写的悼词是:
各位怀念谢医生
就会痛心
痛心就会落泪
落泪亦是下雨
下雨过后
定会画出彩虹
彩虹过后会到明天
全因主耶稣的爱

在婉雯的葬礼中,香港众教会二十多位牧师特别组成牧者诗班,为婉雯献唱一曲感人《奇异恩典》:

将来在天安居万年,
恩光如日普照,
好像最初蒙恩景况,
赞美永不减少。

是的,婉雯的躯体虽然长眠香港浩园,但她的灵魂已安息主怀,她将在恩光如日普照的天国安居万年……

谢婉雯的英文名叫Joanna,意谓“上帝仁慈的礼物”。在她出殡之日,就有市民说:“她是上帝为沉郁的香港派来的天使。”这评语,竟来得恰如其分。

天使的职责,除了守护凡人外,也传达上帝的话语。那么婉雯的牺牲,对香港人——及所有的人——又带来了什么启发和信息呢?

这个信息就是, 正如牧师在婉雯的安葬礼中的祷告词:

因着信心,我们知道,耶稣和婉雯仍然活着!

这个信息就是:因他(耶稣)活着,我们能面对明天,因他活着,我们不再惧怕。我深知道,他掌管明天,生命充满了希望,只因他活着!

亲爱的读者,如果你今天还没有这样的信心,你还不知道明天如何,你还在这个风雨飘摇的世界中茫然失措,愿你作一个决定,向那位赐给婉雯生命的主——也是能赐给你生命的主耶稣——祈祷:

“亲爱的主耶稣,生命虽然有苦难,但在你里面有平安。我今天来到你的面前,感谢你为我舍命!求你赦免我的罪,赐给我一个新生命,使我可因信而得救。赐我信心和爱心,引导我前行,让我能像谢婉雯医生一样,成为他人的祝福。奉主耶稣的名求,阿们!”

上一篇:死亡境界
下一篇:爱惜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