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与责任

2016-06-26 18:24:39   阅读:107次   作者:小约翰   来源:生命季刊第67期

很多弟兄姊妹常在主日听道之后分享说:“我这次听道很受责备,发现自己没有好好爱主爱人,最近这段时间我很软弱,很亏欠,我没能活出主的道,我实在是个罪人。”

这类说法,我们大概听过很多遍,自己也说过不少次。近来,通过默想约翰福音尤其是前四章,我发现这种说法背后似乎有某种微妙的心态,这是我们需要去面对的。

也就是说,这种说法的背后,是一种由责任推动恩典而不是因着恩典推动责任的心态。在这种想法之下,人在用责任检验恩典而不是由恩典带动责任。这里的着眼点不再是以基督为中心而是以自我为中心,不再是以信心为焦点而是以行为为焦点。因此,人就会盯着自己读经有多少,祷告有多少,爱神爱人有多少,出席礼拜有多少。读经祷告爱神爱人多,就说明了上帝的恩典大;读经祷告爱少了,就说明了上帝的恩典少,若读经祷告少到没有呢,就说明最近没有上帝的恩典。你看到没有,这里的着眼点是“我”自己,而不是基督,其本质是小信或不信。

而约翰福音重点讲“信我”,而不是“我信”。请细读:4:21,5:44,5:46,6:35,7:38,8:24,8:45-46,10:37-38,11:25-26,12:44-46,13:19,14:1,14:11-12,16:9,16:27,17:20!

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约4:21)

“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4:23)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祂。”(约4:26)

人们常用约翰福音第四章主和撒玛利亚女人说话的这段话,来讨论基督徒“心灵和诚实”的问题。其实耶稣的意思是祂来了,祂把父的救恩启示出来了,拜父的要拜祂,拜祂就等于是拜父,信祂才是信仰的实质和关键,也是称义和成圣的关键,更是生活得胜的关键。这里的着眼点不是我是否有心灵和诚实,而是基督来有没有把这一切都更新了!现在是不是真就是那到了的“时候”?咱们到底信不信“祂是”和“祂能”?

回到约翰福音第一章,说到恩典和真理都是从祂来的,甚至把耶稣和摩西强烈对比(参约1:17),以此强调旧约时代和新约时代因着祂的到来而带来的更新和迥然不同!这当然不是说旧约时代只有律法而没有恩典,而是强调祂来的意义多么重大,重大到显出以前只是影子和宴席的头盘菜。祂带来的时代多么了不起!

再到第二章祂变水为酒,第三章祂讲重生。祂来了不是定尼哥底母的罪,而是铺开了重生与得救的门路。这里的重点不是耶稣在讲重生,而是在讲重生的关键是信耶稣。重点不是耶稣讲了什么内容,而是讲了这些话的耶稣到底是谁。不是离开耶稣讲重生,而是就着重生讲耶稣。重点是祂带来的天国和更新以及可以真实鲜活地与你我的连接,而不是仅仅限于犹太人而已。因此接下来才是信不信子的问题。

约翰福音3:16节不只是一味展示上帝的大爱,而是强调“信子”。把这一节当成耶稣的话,跟上文更能一气呵成。不是通过耶稣展示一种抽象的神的爱,而是把神的爱融化为耶稣降世,好让人信祂得永生。永生是信结出的果子,而不只是信的目的。不是为了进入天国所以我要信,而是信了一定就有。

下文呢,所谓真理(参约17-21),不是离开了耶稣来谈,而是就着耶稣来谈。希腊人和犹太人认为自己很信真理,很行真理,但不来就光,就显明不是靠着神而行而信。不靠神,靠什么呢?靠自己。所以,不来就主,不来就光,在道德上就是恶的。这里的恶(约3:20),首先不是内在的恶,道德的恶,而是不爱这光。我怎么知道我就是恶的?通过是不是来就光。

因此,才有施洗约翰的见证,提到主必兴旺我必衰微(参约3:30)。这时候我们会说,你看人家约翰多么谦卑。但这不是孤立的,这是从上文来的。也就是约翰不是靠着自己的谦卑才到主的面前,而是因着到了主的面前才谦卑的。这里的关键是什么?是来不来就光。

他施洗约翰是新郎的朋友。新郎才是喜宴的主角。我们听到祂的声音就喜乐,摸到祂的衣裳坠子就喜乐,不是我很会听声音就喜乐,我很会摸祂的衣裳就喜乐。很多时候,我们喜乐的焦点弄错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不是因为我谦卑所以我喜乐,不是因为我爱主所以我喜乐,而是因为这是祂的喜宴!锣鼓喧天地响了,大家等新郎来,祂是主角。不是我很会听,很会敲鼓。我为新郎高兴。等新郎,等了好久了,终于来了。等了千年又千年了,从创3:15就在等,从被逐出伊甸就在等,等啊等,过尽千帆皆不是。亚伯拉罕来了,不是;摩西来了,不是;大卫来了。大家说总算来了,但大卫说我只是个弹琴的。除非你有了整个旧约在心里头,有整个人类历史在里头,你才知道约翰的喜乐有多么大,你才知道新郎来了意味着什么。祂不只是来到以色列,也来到你的生命里头,这是你所有得胜的关键—关键中的关键!

所以,再读约翰福音第二章迦拿的婚宴,就豁然开朗。我们是那个不怎么合格和负责的新郎,我们是不是常忘了祂在场?在你我的人生宴会上,祂也只是一个客人吗?没有酒了才想起祂来吗?祂变水为酒,本质上不只是为了让你喝,而是让你知道祂是谁,让你欣赏祂的喜宴。你喝到了,就猛地知道连你喝的所有不是祂变的酒,也是祂变出来的,这神迹就像一道闪电照亮我们的人生和整个宇宙,显出祂就是那位创造宇宙万物的主,祂来到宇宙之间了。

“这是耶稣所行的第一件神迹,显出祂的荣耀来。”(约2:11)

你看圣经说得多么清楚明白。是显出祂的荣耀,是要你信祂。

整个约翰福音,整个新约,都在展示和强调天国荣耀已然在人间显现的大美,这是借着耶稣展示出来的。

这可不是马利亚求来的,她就是做梦也梦不到有这么好。对这一位哪怕最谦卑,最虔诚,最懂耶稣的人,耶稣都不客气地说:“母亲,我跟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2:4)主这是在声明,祂就是为那个极其重要的“时候”来的,哪怕这个时候荣耀的展示都还不是那个“时候”,更可见出那个“时候”的荣耀和重要。

马利亚敢说这是她求来的吗?她难道仅凭自己的智慧就知道有那么一个人想不到的时候,而这个时候显出来,是那个“时候”的前奏吗?不是我们走进那个时候,是那个时候在走进我们,因为连接这一切的不是我的信与求,而是主自己。

迦拿婚宴只是天国的头盘。但来了。所以,做一切祂所吩咐的(参2:5)。来,给祂让路。哪怕祂啥都不做,都应该信才对。

这喜宴展示出来了,端出来的,你品尝吧。这一段叙述的重点是不断强调这酒多么好。酒象征基督里生命的美好,水象征着我们卑贱的原本的生命。而那六口石缸是犹太人行洁净礼用的,那象征着宗教责任。祂来了,祂把力图靠着宗教责任进到上帝面前的观念给更新了。这本就不是出于旧约和上帝,而是人的遗传和意图。这酒漫溢飘香,何等美好芬芳。这是祂供应的。借助这酒,我们知道祂多么美好高贵和伟大。这酒这么好,显明祂多么好。这是咱们做梦都梦不到的,但是真的了。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参约1:14)。你喝到了吗?那你信祂吗?“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约20:31)

尝尝主恩的滋味吧,就知道何等美善,而你尝到的,还只是预尝。

约翰福音二章接下来,是主洁净圣殿,着眼点不是教会和我们应该干净,着眼点还是祂是谁,祂的时候来了没有,祂怎么有这个权柄?祂到底是谁,竟然说这是祂家的殿,是祂父的殿,连希律和大祭司都不敢说,一个加利利的乡下人竟敢说。

倘若1949年后的溥仪从东北监狱跑到北京故宫,把里边的劳动大众和人民干部都赶出来,高叫说这是他家的,是他爸的,你们却搞得这么脏乱。我们会耻笑他丧心病狂到不知道已经改朝换代的地步。

但若在清朝,他就可以。

耶稣说这话,莫非变天了,改朝换代了?祂说这是祂家的殿了。而且还说不能把外邦人院给变成市场。祂竟然把外邦人院也当成了神圣的殿。这本该就是市场嘛,就只配作为市场。祂怎么把市场当成圣殿,反而指责我们把圣殿当成了市场?难道祂来了,把我们心目中圣殿所代表的那种礼仪性的宗教生活方式也给更新了吗?或者干脆像希伯来书的说法:“这些事,连那饮食和诸般洗濯的规矩,都不过是属肉体的条例,命定到振兴的时候为止。”(来9:10)

我们常把世界当成撒但的,当成过忧愁日子的场所,但是主耶稣却跑进这个世界来,大喊说:这是我家的花园,不能搞得这么脏乱。

人啊人,我们到底是在冰冷的大地上流浪还是在祂家的花园里诗意地栖居?祂来了,把你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更新了,把你人生每一个幽暗的时刻都更新了。“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人们始终有个巴别塔的梦,要把冰冷的大地凭着自己的力量建设成美好花园。在寒冷无边荒凉无边的土地上,寒冷彻骨,人心荒凉幽暗,人们在更加拼命地建造啊建造啊,不停地在大地上搭建那座高不可及的天梯。就是不愿意转身去相信,那一点看似微弱的光,竟然映照全世和全时。人就是不肯信祂已经来了,祂能。你盯着世界看,盯着人性看,越看越荒凉,越看越绝望。已经绝望了几千年了,凄凉了几千年了,我们的土地啊,我们的心啊,就是不愿意来就这光。折腾了这么多时间,还不够吗?为什么一定要看见了才信呢?你信了就会看见啊。

“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来希腊人。因为上帝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罗1:16-17)

所以,祂洁净圣殿的焦点还是在于祂有权做这一切吗?在于新旧对比。犹太人质疑祂,让祂显出神迹给祂看。主没有拒绝,只不过把以后的神迹(祂从死里复活)放在这些人眼前。在上帝没有过去和将来的区别,但他们不信。主也把那以后的那时侯的神迹给我们看,我们也还是不信。

但我们的狡猾在于,我们没有公开质疑,但私下在心里则嘀咕:“为什么过红海过约旦和耶利哥城墙倒塌的神迹现在没有了呢?若让我看见,让我生活在那群队伍中,我一定会信!”其实,我们有更大的神迹,那就是祂的死与复活,我们有更大的大能,因为圣灵自己给了我们。那为什么我们还羡慕旧约时代,还羡慕到一个仿佛圣灵不在我们生命中的地步?这难道不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吗?

信,是什么呢?是超越了时空限制和思想限制的一种位格之间的交流和信任,是咱们单单对祂的爱的交托,单单对祂的全然接纳,就在你所有的失败和挫折的狭小空间和时间中,就在你的生命中是可以当即发生的事。

把宗教性的生活方式,把这辉煌的圣殿拆毁吧,祂三天就可以建造起来,而且已经建造起来。祂的死与复活是可以属于我们的。很多人只想信耶稣基督的神迹,可就是不信行神迹的主。这其实是不信,因为我们还在建,还在自己建,还没有交给祂,哪怕说靠主,还是我在靠我会靠我学着靠,而不是软弱的我一下子扑在主身上,就那么牢牢地靠着主了。我们常常在利用祂,而不是敬拜祂。一个神学家说:“偶像就是敬拜你所利用的和利用你所敬拜的。”我们在没有信主之前是敬拜我们所利用的,而信主之后呢,则常在利用我们所敬拜的,哪怕是利用祂做属灵的事情,骨子里还是自我中心,还是人本。

所以祂不把自己交托我们(参约2:24)。因为祂知道人的内心。人心里所存的是自己,是巴别塔而不是主自己。这才是问题之所在。

拆毁与重建的说法,易流于行迹。主耶稣讲属灵,住在祂里面,是讲信祂,讲圣灵在我们里边,我们在圣灵里边。

我们讲属灵往往讲的是属于自己的灵,主耶稣讲的属灵则是属于圣灵。这一切的发生都是一种静悄悄的轰轰烈烈,似乎只与祂的门徒有关,祂的门徒在第四章一开始的时候在施洗(参约4:2),很多犹太人跟随了祂。这似乎跟我们无关。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撒玛利亚女人的事。祂在走向你,走向这个与上帝的选民似乎无关的你,走向这个约外之民的你。祂“必须”走向你(约4:4)。也必须是祂走向你,甚至在你意识到这“必须”之前,在你认识祂之前,祂认识你,走向你。信仰是认识“祂认识你”这个事实,认定并笃定是祂走向你而不是你走向祂。

“你若知道上帝的恩赐,和对你说‘给我水喝’的是谁,你必早求祂,祂也必早给了你活水。”(约4:10)

上帝的恩赐=主耶稣基督=活水。这是连在一起的,分不开。但祂给你的,恰是能从里边“涌”出来的(约4:14)。

祂不是从外边给你,祂是从里边给你,于是你一下子就又回到了第三章(讲重生),甚至第二章(变水为酒)。我们的着眼点是怎么打水,是环境,是困难,是我做什么,但主总提醒我们要认出祂是谁,祂到底有没有就在你的生活中,就在此时此刻。

我们讲道时候容易有个误导,是在推广一种正确的属灵生活方式,而不是以基督为中心来激发恩典和信心,是讲石缸和圣殿而不是讲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在你我生命中的鲜活。一个神学家说,讲道是让上帝的真理和耶稣基督在大家心灵深处变得鲜活和真实(REAL)。请看保罗的说法:“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祂。”(弗1:17)

听道的时候,我们也容易有个误解,认为我们自己本身没有,传道人把我们没有的东西加给我们。比如我们没有忍耐,传道人给我讲了忍耐,咱们回去照着做,慢慢练习,就学会了忍耐,就像学游泳一样,先上理论课,然后回家做家庭作业,在水中练习,每次我们做完了功课,来教练身边就比较有劲头,没有做好,就灰头土脸忐忑不安。

请听上帝的圣言:“因为人若有愿作的心,必蒙悦纳,乃是照他所有的,而不是照他所无的。”(林后8:12)

不必羡慕别人,不必和人比较,你有一位主,祂爱你,百分百爱你,就在你认为的目前的不如意的环境和失败挫折中。祂能让你得胜有余,因为祂已经得胜有余。

但我们不信和小信。一位弟兄说:“我信心好的时候是律法主义(连信心也成为律法),信心不好的时候是反律主义。”其实,我们信心好的时候也容易是反律主义,好到啥都可以了,信心不好的时候也容易成为律法主义,会沮丧软弱到极点。

“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约4:13)

我们讲石缸和圣殿,人听了还会渴。

我们听道往往听到传道人讲了什么格言和事例,忙着评鉴传道人的讲道风格和方式,恰恰忽略了有没有听到主的道。“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4:14)

因此,哪怕一个很糟糕的传道人,但他读了主的道,讲了主的道,我用信心听到了主的声音,我就再也不渴,因为主的羊必然听主的声音(参约10:4)。传道人要有这样的信心,听道人也要有这样的信心。

这是从恩典,从属天根源来的。
你已经有了,而不是没有。
主已经来了,而不是没来。
主已经“必须”,而不是没有这“必须”。
难道这还不够吗?!

或者关键还不是你有和没有,而是你到底是属于谁?

这就是为什么主耶稣要这个女人叫她的丈夫来。主提醒她,她本质上不要纠缠于眼前的水,而是要反省自己到底属于谁。是她的丈夫所代表的罪恶忧伤人本宗教,还是眼前这位所代表的真理和圣灵,离开前者走向后者吧,离开石缸和圣殿走向已经复活的主吧,离开黑暗走向光吧。属于这一位,就是信祂,就是属于真理和圣灵,这就是敬拜,这也是生活。但永远不是离开主来谈论。敬拜和生活是在祂里面,在祂的大能中才能合一,而不是在我自己的能力上面。

亲爱的弟兄姊妹啊,重点不是我在爱主,而是主在爱我,这就激励我起来跟随祂,哪怕留下水罐子(参约4:28),哪怕撇下一切。祂在在切切地向我展示了天父的大爱,祂把一切都更新了。

不是我能,而是祂能。
不是我愿,而是祂愿。
因着祂能,所以我能。
因着祂愿,所以我愿。

“众人问祂说:‘我们当行什么,才算是作神的工呢?’耶稣回答说:‘信神所差来的,这就是作神的工。”(约6:29)


文章原刊于生命季刊67期,如需转刊,请保留以下两行。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网页:
www.cclifef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