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神的呼召?

2016-08-20 19:15:17   阅读:584次   作者:玛拉基   来源:生命季刊

许多弟兄姐妹询问要不要读神学院,谨在此以下面一封常见的信为例,结合相关的现象,针对所涉及的重要问题,尝试按照圣经剖析和回答,也盼望抛砖引玉,与众弟兄姐妹一起探讨和反省。

某弟兄来信询问:

玛牧师:

我来美作访问学者,去年感恩节受洗,至今大约半年了。我最近想读神学院服事主的心愿很强烈。但是太太还没有信,对此非常不理解,不赞同。另外,按照合同,我应当回国在原单位工作一段时间。我父母也需要我照顾。

我是先回国工作,履行与单位的合同,然后再辞职出来读神学呢?还是现在就直接辞职,读神学院呢?我比较倾向于现在就直接辞职读神学。

我想咨询一下你的看法。非常感谢。
某弟兄

我的回应:

某弟兄,

以下是经过祷告、思考,并与我太太的沟通后,我们目前的想法。因为这一问题涉及很多方面,我分几个方面来回答。也恳请你容忍我可能的“啰嗦”,因为这实在是事关重大。
玛拉基

确定呼召

要不要读神学院全职事奉神,第一步要明确的就是有没有神的呼召。正如主耶稣呼召使徒,是主耶稣通宵祷告,根据父神的旨意,从众人中拣选的。“因为那时耶稣出去上山祷告,整夜祷告神。到了天亮,叫他的门徒来。就从他们中间拣选十二个人,称他们为使徒。” (路6:12-13) 当主的呼召临到的时候,回应神的呼召就是蒙召的人优先考虑和选择的事情。

他们走路的时候,有一人对耶稣说:“你无论往哪里去,我要跟从你。”耶稣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只是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又对一个人说:“跟从我来!”那人说,“主,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亲。”耶稣说,“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只管去传扬神国的道。”又有一人说,“主,我要跟从你。但容我先去辞别我家里的人。”耶稣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 (路9:57-62)

第一个人显然不清楚跟从主的代价;第二个人是当主的呼召清楚临到时,并没有把主的呼召放在第一位;第三个人是心怀二意,犹豫不决。

但是,怎样明白有没有神的呼召呢?一般说来,需要考虑三个方面的因素。最基本的就是自己心里面有没有强烈的、清楚的、持续的渴慕。这是内在因素。“人若想要得监督的职分,就是羡慕善工。这话是可信的。” (提前 3:1 )这里的羡慕就是指强烈的长久的向往和渴望。该词用在希伯来书11:16是指“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用在提前6:10是指贪恋或贪爱钱财。不是指一般的渴望,而是程度很强的渴望。很多弟兄姐妹都曾有过全职事奉神的想法,尤其是刚刚信主的弟兄姐妹。你信主不久,有这样的愿望不足为奇。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多数的弟兄姐妹虽然在灵命上继续长进,却不再有这样的渴慕。所以,从这一点上讲,我不建议你马上读神学院,而是需要再祷告安静一段时间。

第二,并非内心所有的感动都是来自神。是不是来自神需要在神的护理中确认,包括教会、家庭和环境。这是外在因素。读神学院全职事奉不仅仅是个人的选择和行为,更属教会的权限,更是教会的决定和行为。读神学院的目的是要事奉教会,怎能一个人说了算?使徒保罗很明确有神的呼召要给外邦人传福音,但是教会必须要从圣灵领受同样的感动。所以,他出去既是圣灵差遣,也是教会差遣(徒13:1-4)。同时,也需要耶路撒冷教会其他使徒的确认(加2:9)。比如,荷兰改革宗教会的程序是由教会、区会和总会面试,由教会最终确定有没有神的呼召。许多弟兄自认为有神的呼召,但是没有通过教会的验证。教会一旦确定某弟兄有神的呼召,就会负责到底。要不要读神学院自己决定,教会不认真把关,读了之后任其自生自灭或胡作非为,这不负责任,也不符合圣经,不符合神的心意。

按牧也是如此,按牧之前不认真把关,按牧之后出了问题甩手不管,沉默是金,实在不负责任。目前,很多弟兄姐妹是在差传大会中举手或走向前台蒙召的。但差传大会并不了解他们基本的属灵状况。一位姐妹在某一个差传大会上奉献,然后多次被邀请去外面作见证。但是,她连固定参加主日敬拜都没有。当牧师因为这一点不同意她进入同工会时,她就恼羞成怒,开始散布谣言,蛊惑人心,赶走牧师,分裂教会。所以,当地教会是确认呼召的最基本的权柄。差传大会有多少人奉献一定不能作为其业绩来宣扬。我建议你先咨询你所在的教会,包括牧师和其他同工。

另外,呼召需要家庭的确认,太太一定是信主的,而且要清楚认定你有神的呼召并且全力支持你。根据圣经的总原则,事奉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一家人或夫妻同心合一的事奉。假如太太不信或者没有与丈夫同心合意事奉,是很痛苦的,是事奉不下去的。始祖亚当并没有摘分别善恶树的果子,是夏娃摘了,吃了没事之后给他的。他自己并没有摘,而是他最爱的太太摘了给他,他才要,而且无可推诿,顺理成章。他是从最爱他、他也最爱的美若天仙的太太手里,接过了这个古今中外空前绝后威力最大的炸弹!可见太太多么重要!教会一般的建议是不仅仅太太要信主,而且丈夫即使蒙召,也要等到太太认可或支持丈夫的蒙召,才能走上事奉的道路。否则就要一直等候。这对丈夫也是一个舍己、交托、信心、和爱的功课和操练。因为舍己还可表现为把我们自己的爱好、自己的计划、自己的梦想、自己的追求、自己的观点放下,愿意等候神。按照圣经的要求,教会的监督必须 “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提前3:4-5)

目前,你的太太还没有信主,更谈不上支持你的呼召。我不认为你要全职事奉神的想法有来自家庭的确认。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根据圣经确认我内心的感动是不是来自上帝。你要读神学院就意味着在一般情况下,你会在三四年之后进入全职事奉,承担监督、长老、或牧者的职份。因为神学院的学习主要是知识方面的预备,所以就读的神学生的品格应当符合圣经里对监督、长老或牧者的要求,应当在入读神学院之前有必要的预备。这一点涉及很多内容,所以专门以“预备自己”为题目单独讨论。实际上还是继续探讨怎样确定神的呼召。

预备自己

若是听到神的呼召,我应该如何预备自己?以下这三个方面,可供你参考。

家庭的预备

感谢神让你有心志和信心放下一切跟从主。圣经里面说的放下一切,至少包括舍物、舍人、舍己三个方面。其中舍己(deny myself)是关键和根本。基督信仰的舍与其他信仰的“舍”是不同的。我们的舍,是让神成为我们的最爱,从而把一切交托给神,在一切的事上寻求神的心意,依靠神,顺服神的带领、真理、和原则。所以当圣经说到我们要放下一切包括家庭跟随主的时候,不是说我们不要家庭了,而是不要把家庭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而且要以基督之爱和真理爱家庭。而以基督之爱和真理爱家庭,就是舍己。所以,我们不是《红楼梦》里的甄士隐,不是《岳飞传》里的周三畏,不要家、不管家。也不是释迦摩尼,弃妻子儿子不顾,自己修炼去了。因为这违背了圣经里最根本的原则之一:爱。一个人“不爱他所看见的弟兄(父母、妻子、孩子),怎能爱没有看见的神呢? (约一4:20 )作牧者的(圣经又称监督或长老),要“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提前3:4-5)“人若不看顾亲属,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还不好。不看顾自己家里的人,更是如此。”(提前5:8)更重要的是,家庭是上帝亲自设立的,家庭关系是上帝荣耀的彰显,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每个人的第一个学校,基督徒生命成长的基本功课都是在家庭里进行和完成的。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说了七句话,其中一句就是关于怎样照料祂母亲的。“站在耶稣十字架旁边的,有祂母亲,与祂母亲的姊妹,并革罗吧的妻子马利亚,和抹大拉的马利亚。耶稣见母亲和祂所爱的那门徒站在旁边,就对祂母亲说,‘母亲,看你的儿子。又对那门徒说,看你的母亲。’从此那门徒就接她到自己家里去了。”(约翰福音19:25-27)

彼得、安德烈、雅各、约翰、以利沙的确撇下一切跟从主。这是主直接、面对面、清楚的呼召,但我们不能以“呼召”做借口推卸我们的责任。我们也不能排除使徒们对父母有合宜的力所能及的安排。一定不是一刀两断,一走了之。马可福音第一章记载了彼得跟从耶稣之后,耶稣又医治了他的岳母。保罗说:“难道我们没有权柄娶信主的姊妹为妻,带着一同往来,仿佛其余的使徒和主的弟兄,并矶法一样吗?” (林前9:5) 十诫中关于人我关系的第一诫,就是要孝敬父母。“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所以,身为儿女、丈夫,尽到应尽的责任和本分是非常重要的。你的父母现在需要你赡养。除非你对他们有合宜的安置,否则,我不建议你现在就读神学院。

现在有的差传大会讲员极其不负责任,为了鼓励别人奉献作传道,增加举手的人数和自己的业绩,大讲一些煽情的话,说什么也不要管,卷起铺盖就去传福音,美其名曰这是信心。他如果自己这么舍弃一切跟随主,像戴德生那样,再去鼓励别人这样,也无可厚非。但是他自己却住百万豪宅,开豪华奔驰。另外,如果真的是戴德生,他自己舍弃一切,飘洋过海来到中国,知道事奉主的艰难和属灵争战的艰险,他就不会盲目地煽动别人盲目地什么都不要去传福音。与此相反,他鼓励和告诫年轻人好好预备自己,操练信心,并且认真祷告,了解自我的败坏,清楚神的呼召之后,再出来全职事奉主。主耶稣也是拒绝盲目的跟随者,告诫跟随祂的人要清楚跟随祂的代价。“你们哪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路14:28-30)

生命的预备

生命的预备是最重要最根本的。属灵的职份必须与属灵的生命和身量相对应,否则,就一定会对圣工造成很大的伤害,对事奉者的灵命成长也造成很大的拦阻,在别人尤其是慕道友面前也失去了美好的见证。我们经常说,“在事奉中成长。”当我们的事奉与灵命相对应时,事奉的确有利于我们灵命的成长。否则,只能适得其反。这样的例子在教会比比皆是。 即使靠着恩赐在一定时间内达到一定事奉的果效,但如果生命跟不上,最终的损害一定会大于先前的果效。具体而言,作牧者的,“也必须在教外有好名声,恐怕被人毁谤,落在魔鬼的网罗里。”(提前3:7)这里讲到我们美好的见证和德行是必须的。神是守约的神。你既然已经与单位签约,按照诚信守约的原则,应当履行合同。神的呼召不会让我们违背作人的基本底线,不会让我们不道德,而是让我们的道德标准和德行比世人还高。

“初入教的不可作监督,恐怕他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罚里。”也就是说刚刚信主的不可以作牧者。为什么?第一,因为生命的成长需要时间,老我的对付需要时间,对圣灵的经历需要时间。像彼得那样,经过失败才会谦卑,才会理解别人的软弱,否则就会骄傲。第二,合神心意的事奉需要时间。熟悉圣经、把握真理、和认识事奉原则都需要时间。事奉是很严肃的事情,有很多事奉的原则我们需要学习,否则只能害人害己,不荣耀神。我们不能犯拿答、亚比户那样的错误(参见利未记10:1-3),献上凡火被神击杀;不能犯乌撒那样的错误(参见撒母耳记下6:6-7),手扶约柜,被神击杀。所以,虽然我们要羡慕圣工,但同时也要警醒。马丁路德说“要逃避作传道人,像逃避地狱的烈火那样。”他并不是说不要作传道人,而是说作传道人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要有神清楚的呼召,而且是神来成就这呼召,不是我们。

在生命成长的道路上,没有天才,只有侏儒。有许多的弟兄姐妹,信主很多年,但是生命没有太大的变化甚至没有进步,正所谓:“信主一年,主在心间。信主十年,主在天边。”但是没有一个弟兄姐妹,可以速成,可以火箭式地成长。外在的恩赐或才能可以给人一种错觉,但恩赐突出不等同于生命成熟。参孙的恩赐很突出,但是生命一塌糊涂,行事我行我素,独来独往。有的先知像巴兰,甚至可以直接跟神对话,虽然是“为谁祝福,谁就得福。你咒诅谁,谁就受咒诅”(民22:6),但却是假先知。

目前华人教会很强调传福音,所以谨在此以传福音为例,说明生命预备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在传福音的过程当中,最重要的是传福音的人(Messenger)。马太福音的大使命提到“去”,但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大使命说到“等”。“你们要在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穿上)从上头来的能力。”(路 24:49 )“不要离开耶路撒冷,要等候父所应许的,就是你们听见我说过的。”(徒1:4 ) 这当然不矛盾,因为一定是先“等”后 “去”。我们不能不“等”就“去”,也不能只“等”不“去。”等到什么时候?等到“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人。” (徒1:8 )保罗成为宣教士之前,也有隐藏、等候、反思的时间。保罗一开始传道是自己“越发有能力,驳倒住大马色的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徒9:22) 。后来是“倚靠主放胆讲道” (Act 14:3)。摩西在旷野等候四十年,雅各在拉班那里被磨练二十年,约瑟寄人篱下、锒铛入狱十三年,大卫被扫罗追杀十几年。

以彼得、约翰、雅各为首的使徒们,虽然时间较短,只有三年半,但他们所经历的是何等摧枯拉朽、翻天覆地的破产!他们对耶稣的认识不断被更新,耶稣所做的总是超乎他们的预期,与他们想象的完全不同。耶稣怎么会是基督?基督怎么会死?死了怎么会复活?复活了怎么还要升天?否认了主怎么还可以事奉主?他们一方面对十字架愚顽、惧怕,同时又在争谁为大,要成为最伟大的传道人。一方面信誓旦旦地要与主同死,同时又在祷告中昏睡。所以,当试探来临的时候,彼得刀法很好,不偏不倚,正好砍掉了马勒古的右耳(约18:10)。他艺高胆大,跟主到最后,结果三次不认主。其他的使徒轻功很好,都溜之乎也,都没有上战场,连否认主的机会都没有。霹雳火雷子约翰(可3:17;路9:54)也老实了,默默跟随,亲眼目睹也亲身经历了人性的软弱。最后,即使在主耶稣复活向他们显现之后,他们也都决定金盆洗手,重操旧业,又回去捕鱼(约21章)。正是在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们在灵里最低落、对自己完全绝望、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时候,主来坚固他们,预备他们同心等候祷告,迎接圣灵的降临。

记得刚刚回天家的李慕圣老弟兄,年轻时的梦想就是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传道人,像约翰和雅各那样,“坐在耶稣的右边或左边”。他请一个老牧师为他祷告,结果老牧师没有为他成为一个伟大的传道人祷告,只是为他忠心服事主祷告。他非常失望。他作见证说,

“不要把眼睛放在工作上,不要急着为主做大事、作大传道家,那样是很危险的。或许有人会发问:为主传道还危险吗?为主发热心还危险吗?我说:是的,灵里面不对是很危险的。我在青年时期,按外边看,也是很热心的、很追求的。礼拜天我从来不到任何娱乐场所去;别人到礼拜堂去,我也不肯去,只想独自上山去祷告、读经或到农村去传福音。从外面看很热心,但里面呢?有一个心愿:我要作一个大传道家。我到山里面祷告、读经,然后就对着山讲道、对着河讲道、对着树讲道。这是为什么呢?——要想练习作个大传道家,一鸣惊人,可以震动全国、震动全世界。这种雄心其实是野心。当初我蒙恩的时候,父亲对我说:孩子,你不要求主怎么使用你,你要迫切祷告,叫主引导你一生走正路。我当时不理解什么叫正路,以为作大传道人,就要读神学,作一个神学大博士,讲一堂道下来能领三千人悔改,这就是正路了。‘我不是爱世界啊!我是爱教会里的工作。’其实,这正是一个隐藏的世界——更恶毒的世界。我却不认识、不领会。”

那时他还不知道要成为合主心意的工人需要经历多大的试探、多少的磨练和神多么大的对付。传道人有着和其他弟兄姐妹同样的软弱,但是比其他弟兄姐妹要面对365体育官方更大的属灵争战。正如主耶稣所说,“你们不知道所求的是什么。我所喝的杯,你们能喝吗?我所受的洗,你们能受吗?” (可 10:38 )

不经过圣灵的重生,不经过十字架的对付,我们每个人都会像扫罗那样对地位、影响力、名声极其敏感,纠缠不清,甚至为了自己的名利地位倒行逆施,利令智昏,成为可怕的兽。他执迷不悟地追杀大卫,而且滥杀无辜。扫罗“吩咐多益说:你去杀祭司吧。以东人多益就去杀祭司,那日杀了穿细麻布以弗得的八十五人” (撒上 22:18)。每个人都会像耶罗波安那样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引诱整个国家拜金牛犊的偶像,甚至亲身经历上帝的审判和怜悯,亲身经历手枯干又复原的神迹,依然不悔改。“这事以后,耶罗波安仍不离开他的恶道,将凡民立为丘坛的祭司。凡愿意的,他都分别为圣,立为丘坛的祭司。”(王上13:33 )即使是“合神心意”的大卫当权力膨胀、不知儆醒、欲望支配的时候,也难免杀人之命,夺人之妻。弟兄,我们一定不能认为自己比别人强,比别的牧师强,而是“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腓2:3 )。站在他们的位置上,如果不是上帝的恩典,我们的本性都和他们一样,我们的表现甚至可能比他们还差。神所求于管家的就是忠心。无论神带我们到哪里,求神怜悯我们,让我们忠心、安心、知足、感恩、信靠、顺服就好了。

弟兄,我们处在一个末后的世代。这很像士师记17-21章,“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 17:6,21:25) 17-18章的米迦、利未人和但支派所做的一切都是以敬虔、敬拜神、事奉神的名义进行,他们也奉献,也祷告,也寻求神的心意,也感谢神,因为按照他们的理解,神应允了他们的祷告,让他们的道路通达。但是,这一切都违背了神的律法,违背了神的旨意。IainMurry说,我们处在一个空前世俗化同时又空前自信的时代。我们鲜有圣灵的果子,却坚定的相信自己一定会进天堂。这实际上是背信、背道和不信(Apostasy)的表现。

我们一不小心,事奉就有可能成为士师记17-18章那个利未人的光景,家庭就有可能成为19-21章另外一个利未人的状态。17-18章的利未人成了拜偶像的米迦的儿子(士17:11)和雇工,成了米迦的祭司而不是神的祭司,“米迦待我如此如此,雇我作他的祭司。”(士18:4)这个利未人抛弃米迦,追求名利地位,作了另外一个“大教会”的牧师,“你作一家的祭司好呢?还是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好呢?”(士 18:19 ) 但是好景不长。但支派很快就抛弃了他这个无名之辈,又雇了名人之后——摩西的后代作他们的祭司(士 18:30-31 )。

弟兄,我们服事神,一定要清楚士师记18:3这三个问题: “谁领你到这里来?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在这里得什么?” 马丁路德说“要逃避作传道人,像逃避地狱的烈火那样”,并不是耸人听闻,空穴来风。

许多大陆背景的弟兄姐妹,尤其是第一代,刚刚信主就读神学院,许多人为之振奋,因为我们的罪性追求的就是“人数”、“速度”、“轰动”,越多越好,越快越好,越有名越好。一位名人受洗,另外一位牧者不远千里来给他施洗,好像名人的灵魂比普通人的灵魂更宝贵,名人比普通人更有价值,天上的使者为他的信主更要欢喜,上帝更要看重和使用他的名气,让人信主。一个人真正信主是因为布道家的名气么?圣经说,“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 (林前12:3)“就如经上所记,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林前1:19 ) 如果一个人信主是因为布道家名气和口才的影响,他很有可能就没有真正地信主。“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前 1:26-31 )有的牧者在真理上如此强调人的“全然败坏”,但在实践中却如此看重人的名气。事已至此,追悔莫及啊!

感谢神,有的牧者在神的恩典里谦卑学习,不断成长。但是也有的牧者,刚信主就读神学院,圣经还没通读一遍就读神学,没毕业就已经成为明星,没有固定的教会生活却成为教会代言人,对真理、生命、十字架、圣灵、教会几乎一无所知却称为布道家和神学家,最后自认为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圣人,保罗也有错误,马丁路德和加尔文也有错误,都不如自己。别人对圣经的理解,包括传统的正统的教义,是神学,是理性,是知识,不是生命,自己对圣经的理解就是生命,就是真理。同时又否认了基本真理如因信称义和圣经无误,认为只有福音书里耶稣说的话是圣经,保罗书信不是圣经,要独树一帜,开创划时代的神学。弟兄,你看,多么可怕!

神的旨意不是靠我们用自己的办法完成,而是神自己做成。当我们想帮助上帝时,我们就成了上帝。既然是神的呼召,祂就会成就。我们的责任就是等候、交托,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荣耀神。而且“我们一生的日子,我们尚未度一日,神已经写在祂的册上了”。发生在我们人生中的一切,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出于神,是神让我们学功课的。所以,你提到的这些拦阻,我认为恰恰是出于神的拦阻,是让你在回国工作的这段时间里,孝敬父母,爱妻子孩子,为他们祷告,让他们信主并支持你的呼召,履行与单位的约定,在教会中成长,学习事奉,了解教会。这是作传道人必须的、有益的预备。

真理的预备

“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就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了 ”(多 1:9 ) ,也非常重要。尤其是华人教会刚刚起步,在某些方面并不知道或重视圣经的教导。比如,在传福音方面,追求以人数为导向的四率:收视率、举手率、决志率、受洗率,追求“多、快、好、省”,片面地强调“传”,而不重视传的信息(Message)是不是符合圣经,传的是不是“福音”。路加福音的大使命24:45-49强调要传“悔改、赦罪的道”。但检视我们目前所传的福音,对“悔改、赦罪”这一重点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甚至只字不提,避而不谈。莱尔(J. C. Ryle)说,没有真正的悔改就没有真正的信心,没有真正的信心也没有真正的悔改,悔改和信心是不可分的。6

教会历史也表明,如果悔改不是布道和证道信息的重点,教会就从来不会有真正的复兴。7 主耶稣要我们舍己(self-denial),但我们所传的福音常常以自我的实现(self fulfillment)为重点。自爱是罪性的本质之一,但成功神学让我们变本加厉地更加爱自己。现在连万能的上帝也爱我了,自我中心的罪性简直如虎添翼。8

我们所做的与保罗恰恰相反:“基督差遣我,原不是为施洗,乃是为传福音。并不用智慧的言语,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林前1:17) 我们如此重视决志率和受洗率,却不重视所传的是不是十字架的道。保罗避免用“智慧的言语”、“高言大智”、“神迹奇事”,“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我们却为了让人决志和受洗,竭力使用“智慧的言语”、 “高言大智”、“神迹奇事”,甚至编造“神迹奇事”。得了末期肝癌和肾癌被神医治,实际上不过是食物中毒。祷告八个小时,太太肝癌得医治,后来却被证实太太没有患肝癌。

我们可能对信心也有很多误解。有时候我们离开神和神的真理探求所谓的“信”,只要你信,就好办,大有“人有多大信,地有多大产,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之势。结果信成了自己想象的信,而不是上帝启示的信,信的是自己的信心,而不是上帝。

司布真说:“我听人经常说你如果相信耶稣为你而死,你就得救了。我所爱的听众啊!不要被这样的说法欺骗。不要把这样的想法放在你脑子里,它会把你毁了。有真正的得救的信心的人一定会相信主耶稣为我而死,但相信主耶稣为我而死的人并不一定得救,因为信心的本质不仅仅是同意某些教义或相信某些事实,而是信靠,完全绝对地单单信靠主耶稣以求罪得赦免和罪得战胜。

(I have heard it often asserted that if you believe that Jesus Christ died for you, you will be saved. My dear hearer, do not be deluded by such an idea. The man who has saving faith afterwards attains to the conviction that Christ died for him, but it is not of the essence of saving faith. Do not get that into your head, or it will ruin you. Do not say, “I believe that Jesus Christ died for me,” and because of that, you feel that you are saved. I pray you to remember that the genuine faith that saves the soul has for its main element—trust —absolute rest of the whole soul—on the Lord Jesus Christ to save me. Spurgeon, Sermons 58, 583-4)。9

更有甚者,有的布道家望文生义,还会把上帝的启示之道与中国文化中的道混为一谈,同日而语。“同样是一个‘神’字,但是不同的人赋予的内容不尽相同。同样是一个‘道’字,但是不同的时空其所指可以千差万别。关键在于分别为圣,方能不失本意。”“《老子》诚然谈‘道’,但老子的道有十字架上的血吗?如果没有,那么这‘道’为什么不是道教的‘道’呢?为什么不是混合真理与谬误的道的‘道’呢?”当时的以色列人并不是不敬拜神,而是把独一的真神等同于埃及的金牛犊或者迦南地的巴力。10“他们快快偏离了我所吩咐的道,为自己铸了一只牛犊,向它下拜献祭,说:以色列啊!这就是领你出埃及地的神。”(出32:8 )这是神非常恨恶的。“耶和华对摩西说:我看这百姓真是硬着颈项的百姓。你且由着我,我要向他们发烈怒,将他们灭绝,使你的后裔成为大国。”(出 32:9-10)

这种望文生义、张冠李戴的无稽之谈,爱国爱教、中国特色的和谐神学,居然可以成为以持守真理自诩的改革宗神学院的毕业论文,并且在华人教会先声夺人,旗开得胜,二十几年畅通无阻,所向披靡,如鹰展翅,如鱼得水,实在值得我们叹息、谦卑、深思、警醒!我们怎么能加添或删减圣经呢?“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 (启22:18-19)

教会生活的预备

了解教会需要时间。我们信仰的起点之一是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所以,教会就是罪人聚集的地方。当然教会里也有神的爱和基督的同在。我们不能只看到人的罪,看不到神的爱,但是也不能只看到神的爱,看不见人的罪。这两点,尤其是牧者,需要有客观的认识和经历,而不是戴着玫瑰色的眼睛。我知道有些传道人,包括我,对此没有基本的认识和准备,结果只能是碰壁,踩雷,对个人、家庭和教会都不好。

因为华人教会一般非常重视传福音,请允许我继续以传福音为例,分析教会的现状。目前在传福音的方式上(Method),有的布道会为了让人决志几乎可以说是不择手段,邀请名人、明星、歌星作见证,使用美妙的音乐和煽情的口才,大讲信主的好处,操纵人的情感和心理活动,人为地让人决志而不是依靠圣灵的大能和福音的大能。更有甚者,有的讲员为了表明自己有能力,有恩赐,作假见证,编织传奇故事和神迹奇事,制造轰动效应,引诱别人决志。我们想一想,主耶稣有没有这样传福音?主耶稣有没有传这样的福音?主耶稣使用名人让人信主吗?祂所拣选的彼得是“捕鱼明星”吗?是“著名民营企业家”吗?是“黑社会老大”吗?是“跳水冠军”吗?假如神看重名气,如果名气有用,主耶稣一定拣选希律王或彼拉多了。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啊!这不是神做事的法则。

保罗可以算得上是犹太人的社会名流,大概相当于现在的“院士”或终身教授,但主耶稣并没有使用他在犹太人中的名气,而是向他说:“你去吧!我要差你远远地往外邦人那里去。”(徒 22:21)他就成了一个在异国他乡摆地摊卖帐棚的“三无人员”。主耶稣和保罗有没有住百万豪宅,开着豪华奔驰或私家飞机去作见证传福音? “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林后2:1-5)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 4:6 )

也有的布道家为了扩大影响力,获得世界的认可,以合一的名义(Ecumenical Movement),与不相信圣经真理和基督复活的自由主义者合作。这样的合作导致的结果不是信的影响不信的,而是不信的影响信的。不信的还是不信,信的反而被影响得糊涂了。主耶稣让我们来跟从祂,祂必使我们成为得人的渔夫(太4:19)。我们却跟从鱼,结果不是我们捕鱼,而是被鱼捕去了。1966年钟马田表达了这样的忧虑,但斯托得(John Stott)却认为他所讲的破坏了合一。不幸的是,锺马田的忧虑三十多年后成了现实。“1997年6月1日,美国南加州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普救论者 Robert Schuller访问了终身努力于全球布道的福音派名牧葛培理。电视节目主持人邀请这位历史上可能向最多人讲过道的布道家对基督教的未来展望。葛培理提到,基督教会至终的成员将包括哪些人。

他说﹕“……从世界各地的基督教团体和基督教以外的团体。我认为每一位爱慕基督或认识基督的人﹐不论有意或无意﹐都是基督身体的成员。……神对这个时代的旨意﹐乃要为自己的名呼召一群子民出来。这就是神今天在做的。祂正在为自己名字的缘故﹐从世界呼召人们出来﹐无论来自伊斯兰世界﹐佛教世界或无信仰世界﹔他们都是基督身体的成员﹐因为他们都被神呼召了。他们可能不认识耶稣的名字﹐可是他们在心中知道﹐他们需要一些他们没有的东西﹐而他们转向他们唯一拥有的亮光﹔我相信他们是得救的﹐和他们将在天堂里与我们在一起。”

Schuller感到有点惊奇,请他的客人作个澄清﹕我听到你讲的﹐就是﹐耶稣基督有可能进入人的心灵﹐人的灵魂与生命里﹐就算他们在黑暗中出生﹐从来没有接触到福音。这个讲法﹐是否正确解释刚才你所说的﹖葛培理以肯定的语气回答说﹕是的。这时候电视节目主持人兴奋到不知道讲什么好﹐惊叹着说﹕我听到你这样说﹐实在太兴奋了。神的怜悯广大无边啊﹗ 葛培理接着加上﹕是的。实在如此。”11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别名)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林后 6:14-18)

一个富有成功、道德高尚、才能出众的少年官来见耶稣,问“做什么才能得永生”(太19:16;可10:17;路18:18)。如果他来问我们,我们一定说,决志和受洗就可以得永生。而且,这样难得的人才极有可能很快事奉,成为同工,甚至奉献作传道。但耶稣是怎么说的?“变卖一切所有的,分给穷人,还要来跟从我。”为什么呢?一个人有偶像,怎么可能完全遵行上帝的律法?当少年官说自己已经从小遵守了上帝的律法时,是何等自义!他的自义不被摧毁,他的偶像不被打碎,怎么可能真正信耶稣?主耶稣的救恩对所有的罪人都是雪中送炭;没有一个罪人,救恩对他是锦上添花,“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唯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6:23)。12

司布真说,有时候我们倾向于认为当代的相对主义和传福音主义更是诅咒,而不是祝福,因为这样的传福音已经导致成千上万的人在知道他们在罪中的苦境之前就有了某种平安,让浪子回到父的家却不用说,“父啊,我得罪了你。”如果他不认为自己有病,怎么可能得医治呢?如果他感觉不到饥饿,生命的粮怎能使他满足呢?古老的好像过时的对罪的认识被轻视,导致的结果就是问题的根源还没有被挖出来,我们已经在其上建立信仰的大厦。很多人没有被降卑就来到了教会,没有被降卑就留在了教会,没有被降卑就离开了教会。

(Sometimes we are inclined to think that a very great portion of modern revivalism has been more a curse than a blessing, because it has led thousands to a kind of peace before they have known their misery; restoring the prodigal to the Father’s house, and never making him say, “Father, I have sinned.” How can he be healed who is not sick? Or he be satisfied with the bread of life who is not hungry? The old-fashioned sense of sin is despised, and consequently a religion is run up before the foundations are dug out. The consequence is that men leap into religion and then leap out again. Unhumbled they came to the church, unhumbled they remained in it, and unhumbled they go from it. Spurgeon, The Sword and The Trowel, 1882)。13

一个人没有悔改就作了决志祷告,没有悔改就受了洗,没有悔改就成为会员,没有悔改就火热事奉,没有悔改就担任执事长老,没有悔改就读神学院,没有悔改就作传道人,没有悔改就成为举世闻名的布道家。当初信主就没有悔改,现在成了教会举足轻重的布道家,即使东窗事发,怎么可能悔改?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 (太23:15 )。弟兄啊!你看,在人的眼中,他们也是跑遍全球、举世闻名的巡回布道家,自由传道人。我们一定不能把这些现象看成是自古如此,天经地义,而是求神怜悯我们,多读圣经,对此有分辨和反省。弟兄啊!你若对此不了解,就一头扎进了这样的传福音至上、传福音主义、传福音运动,以为这就是福音,这就是传福音,这就是事奉神,而且为之抛头颅,洒热血,栉风沐雨,早出晚归,是多么可怕、可悲、可怜、可惜、可叹!

主耶稣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唯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不遵行律法的人,离开我去吧。” (太 7:21-23 )


文章原刊于生命季刊78期,如需转刊,请保留以下两行。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网页:
www.cclifefl.org